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59章 幽冥鬼玺
    胖子体内的那个蛇女又有动作了,我连忙拉住了正准备过去的道三爷。

    胖子喊完那句话后,两眼一直盯着那棺椁,脸色沉稳而贪婪与先前的惊讶判如两人。

    “三爷爷,你能看见他的异常吗?”

    道三爷自然知道我是在说胖子。道三爷惊骇的看着胖子,缓缓的摇摇头。

    我转头看向了欧阳菘瑞,但欧阳菘瑞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们,而是盯着一个墓室角落的盒子直看。

    这是一个外部非常古朴的铁盒,我从直觉上判定这个盒子用的材质与蛇女、人头鹰的棺椁并无二致。

    我拉了下欧阳菘瑞,示意她注意下胖子。欧阳菘瑞淡漠的看了眼胖子,眼神依旧。我这才知道欧阳菘瑞并没有看出什么。看来她必须强行进入阴阳眼才能看见这些。

    “多加注意吧,我们过去看看那棺椁里到底放了些什么?”

    道三爷先一步走了过去,我随即跟上。

    走到哪棺椁旁边,我们小心翼翼的向里探去,只见一个硕大的蛇头停放在了棺椁之中。

    这是一个白色的蛇头,头上的鳞片如白色的玉石般洁白明亮,上面丝毫没有灰尘的落下的痕迹。整个蛇头足有脸盆大小,它静静的躺在了棺中,睁着一只蓝宝石一半的竖眼,正一动不动的盯着我们。

    不过这颗蛇头的末端似乎是长在书里一般,大树的生长已经将这蛇头包裹进了一半。

    “小心。”

    道三爷在看到这颗蛇头后直接拉开了我。

    这时,只见那白蛇的蛇头似乎是活了一般,它“跳”出了棺椁,直接冲我扑来。

    蛇头的速度就如子弹一般,直接咬在了我的手臂上。

    一股酸痛顿时席卷全身。

    “三爷,救我。”我大喊一声。

    只见道三爷眼神坚毅,心下一狠,直接掏出了一把斧头,看都没看的向我砍来。

    “啊!!”

    我不置信的看着道三爷。在他的手里有一把斧子,斧子上有滴滴的血迹,而斧子的下面则是我的一只胳膊和一个蛇头。

    我惊骇的看着道三爷,不是刚刚才说好的要彼此信任吗?

    这时我突然看见那白蛇的蛇头再次盯上了我。道三爷的双眼也出现了那蛇眸的竖眼。

    原来,道三爷已经被那蛇女控制。

    “欧阳。欧阳快走。”

    我转身看去,只见那边哪里还有欧阳菘瑞的身影,她早已消失在了这个房间内。

    我看着那急欲再扑的蛇头和举起斧子的道三爷,心中暗道不妙。

    他们两个已经将我的退路封死,只有后退一途。

    我看了眼那还在继续盯着棺椁的胖子,心中想到胖子对我好,便准备拉着他一起跑。可我刚拉住胖子,便被其一把拉了回来。

    胖子的力气极大,不仅把我拉了回去,更是直接便将我扔进了那棺椁之中。

    我躺在棺椁中,看着道三爷和胖子。他们两人都是显出一对蛇眼,直盯盯的看着我。

    而这时,一个硕大的蛇头,忽然飞起,直接冲我扑来。

    白色蛇头一下落在了我的身上,张开蛇口便要向我扑来。

    “啊!!!”

    我大惊一声。只见欧阳菘瑞,道三爷和胖子都惊奇的看着我。而我的手里则有一个方形的黑色玉玺。

    我看着四周的人,再看看自己的手脚,又看了看那棺椁中的白色蛇头。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愿来我再次进入了幻境中。

    “你也进了幻境吧?”道三爷一脸担忧的说道。

    我点点头。

    原来,我、胖子和道三爷在看到那白色蛇头的一刹那就都进入了幻境中。只有欧阳菘瑞没有进去。因为她在看到那蛇头之前,就拿到了一个东西。

    幽冥鬼玺。

    这幽冥鬼玺似乎可以抵御一切幻术,所以在我拿到幽冥鬼玺之时,我便从哪幻境中退了出来。

    道三爷从我手里接过了幽冥鬼玺。细细的把玩了起来。

    “没想到这世间真的有幽冥鬼玺。”道三爷喃喃道。“相传在秦末之时,刘邦比项羽率先闯进了阿房宫中。不仅在那宫中得到了传说中的传国玉玺,更是得到了一枚可以驱使鬼兵的幽冥鬼玺。在项羽进宫之后,只是交出了传国玉玺而没有上交这幽冥鬼玺。传国玉玺之上刻着的乃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这八个篆文。而这幽冥鬼玺之上,则刻着‘天地同寿,万般皆弱’八个字。”

    道三爷拿着幽冥鬼玺在我们面前转了一圈,又笑呵呵的说道:“看来野史也不一定是假的,只不过这幽冥鬼玺上刻着的应该是古道文吧。”

    欧阳菘瑞点点头。说道:“没错,这幽冥鬼玺上确实刻着的是古道文。在道家传说中,幽冥鬼玺可以开启中央通地之门,乃是伏羲所传四符,五玺中的一个。”

    “中央通地之门?难道就是那血道文上写的那个修罗之门?”我疑惑的问道。

    先前欧阳菘瑞怀疑那人头鹰的棺椁之下就是修罗之门,人头鹰就是封印那修罗之门的祭品。但那下面却是墓道,更是被白蛇闯入,让我们趁机脱困,可见欧阳菘瑞的推断是错误的。

    只不过那用古道文上所记载的修罗之门,就没了踪迹。

    欧阳菘瑞听了这话后,摇摇头。“中央通地之门是道家传说,而修罗之门同样也是。我想先辈们应该不会用两个名词来记录同一个东西吧。”

    “齐少,你看见这幽冥鬼玺有没有想到什么?“道三爷笑呵呵的问道。

    “能想到什么?”我不解的看着他。

    “被篡改的历史啊。”道三爷自嘲的笑着。

    “为什么这么说?难道历史也被人改了?”

    “那是自然。不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个故事你听过没?”道三爷笑呵呵的说道。

    我点点头。说道:“讲的是刘邦夜袭陈仓城的故事?”

    “没错,就是这个故事,那陈仓乃是战略要地,既然明修栈道能用来迷惑敌人,那就说明周边无路。既然周边无路为何刘邦能找到可以让攻城大军通过的小道。我想这小道估计指的就是这幽冥鬼玺,而那大军也可以是鬼兵。你想想,在那夜袭之下,人与鬼可并没有多大差别啊。”道三爷笑道。“先前我师傅说这个故事时我还不信,可看到这幽冥鬼玺之后,我相信了。那刘邦的实力本比项羽差的太多,可最后能够获胜,想必每次交战都是有这鬼兵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