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60章 照片中的壁画
    “鬼兵?这鬼兵是如何而来的?”我不解的说道。

    “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据说这幽冥鬼玺原先乃是秦始皇的东西。当年秦始皇曾得到一神秘种族的进献,这贡品中就有这幽冥鬼玺。幽冥鬼玺可以收集战场上的亡魂,当做鬼兵之用。秦皇最后便是用这鬼玺中的鬼兵荡平六国,一统天下。”道三爷道。

    “那秦始皇付出了什么?难道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能使用这鬼玺?”我连忙问道。

    “不清楚。不过相传秦始皇在死前的那几年,他夜夜都能看到向他索命的亡魂。”道三爷道。

    “这事情是真的?”

    “鬼魂之事我信,所以这事我也不得不信。”道三爷缓缓的说道。

    我拿过了幽冥鬼玺,没想到这个东西居然有这么大的作用。如果真是它改变了战场的走向,那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东西会在史书上一笔也没?

    难道真是因为它的神秘?还是历史被某些人有意的篡改?

    “欧阳,你刚刚说这幽冥鬼玺乃是伏羲传下的四符五玺之一,那另外几个是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欧阳菘瑞摇摇头,缓缓的说道:“四符五玺乃是一个统称,我只知道在四符之中还有一个无眼青龙和红头恶鬼。至于五玺我则是知道人皇尊玺,幽冥鬼玺,无影龙玺,另外的两个我并不清楚。至于这四符五玺的作用,我更是不知。单拿这幽冥鬼玺来说,它在我的记忆中乃是开启中央通地之门的钥匙,而在三爷口中,则是凝聚鬼兵的法器。”

    我明白欧阳菘瑞的意思,这伏羲传下的四符五玺的具体名称都是秘密,更别说是其作用了。

    “现在我们拿这蛇头怎么办?”胖子在一旁有些幽怨的说道。

    我听胖子这话在耳中,感觉其中夹带着一股怨恨之气。

    “先放在那里,去看看周围都有些什么吧。这个墓室能放着长明灯。那肯定是有其原因的。”

    道三爷说完,就开始了观察。而我则是又看向了这些长明灯,待我打开阴阳眼后,发现这里的的长明灯竟然不是用人油制成,在那侍女的灯柱中也没有灵魂存在。

    “不一样?”我有些奇怪的走上前去。细摸这下,我当即就确定了这是青铜制成,和我们一进门的人蜡并不一样。

    “三爷。我觉的这灯柱有问题。”

    “有问题?这些灯柱又不是人蜡,你又有啥问题啊?”

    胖子不耐烦的说着,先前我将那些人蜡弄灭,让他有些不爽,现在算是回击了我。

    “正是因为它的材质不是人蜡,而是青铜。”我换换的说道。“如果这里是主墓室,那刘邦没有理由在墓道开始用人蜡,而在主墓室里用青铜。除非。”

    “除非那墓道的人蜡不是刘邦造的,或者说这个墓室不是主墓室。”道三爷在一旁插口道。

    “没错。”

    “我先前就说过,这个墓室的规格有些问题。但它应该是个主墓室没错,那只能就是说那墓道前的人蜡并不是刘邦所铸。”道三爷道。“你不是照了那墓道的壁画吗?拿出来看看吧。”

    这时的我早已经将那壁画的照片拿了出来。前面的照片比较清晰易懂,可后面的那些却因为氧化和灯光的问题,有些暗淡。

    在一般的古墓中,在墓道的前端不是写着墓主出生的事情,就是记载一些歌功颂德的篇章,对于考古专家来说,这些东西肯定是有用的,但对于倒斗人来说,这些东西一点作用也没。

    所以道三爷他们才会在一进门后直接去关注那个盗洞而不是那些墙壁上的壁画。

    当壁画的照片被我们整理好后,一个较为清晰的故事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这是一个古老的部落。他们崇拜的乃是一位蛇女,暂且叫做蛇女部落。

    蛇女的部落是一直游荡着的,在某一天部落里突然来了一位伟大的天神。这位天神所向披靡,在天神的帮助下,蛇女的部落击败了另一个崇拜着人头鹰的部落。

    人头鹰的部落乃是首领与图腾都被蛇女部落抓了起来。但人头鹰部落的大祭司他不甘心失败,领着一堆族人进行献祭将一条恶龙放了出来。

    蛇女部落和天神则是被那恶龙所伤,但恶龙最后却被关了起来。

    在最后的壁画中,蛇女部落的人为了感谢天神,将天神埋葬在了一个好地方,而蛇女和人头鹰也一同守护在天神的左右。

    但这在壁画的最后,应该是天神所葬的地方,却是模糊不清,着实可惜了些。

    “人头鹰?蛇女?天神?和恶龙?这都是什么?咋这么想西方的奇幻故事啊。”胖子无奈的说道。

    “其实不是,你们看这恶龙的壁画,在我们的古代传说中,什么龙会有这么多的脚。”

    我拿着一张壁画照片,将那恶龙指了出来。

    道三爷和胖子一起凑了过来,在细细观察之后,道三爷缓缓的说道:“这个很像霍罗天龙啊。”

    “什么?那些大蜈蚣?”胖子在道三爷说出这句话后,立马细细的查看了起来。

    “还真是条大蜈蚣啊?”胖子无奈的说着。

    我在看到这张壁画的时候就觉的这壁画中的恶龙很像是霍罗天龙。

    但在壁画上显示,那人头鹰的部落是放出这条霍罗天龙的,那就是说这条巨大的霍罗天龙一直是被关着,或者是在某一个地方。

    “你们看这张壁画。”

    我再次拿出了一张。这上面显示着人头鹰部落的人是通过献祭将那霍罗天龙放出来的。

    “这张壁画上显示,恶龙是从这里来的,这里会不会就是那古道文上写的修罗之门或者说是中央通地之门。”

    “应该是修罗之门。中央通地之门不应该是在这里。”

    欧阳菘瑞坚定的说道。

    既然欧阳菘瑞都这么说那我自然也不好在坚持,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被画作“恶龙”模样的霍罗天龙是从那修罗之门里出来的。

    最后我指向了最后一张壁画。在这张壁画上,那天神,蛇女和人头鹰都被下葬了,在这些生物的旁边都有一个圆圈。

    “你们在看这里。这张壁画上显示那蛇女和人头鹰的旁边都有一个圆圈,会不会就是说这是那松脂棺。”

    “是。不过那不是松脂。”

    这是一个女声,一个沉重的女声。

    我猛然抬头看去,只见那人头鹰正用冰冷的眼神盯着我们,她现在两只手都已经废掉,只有一只鹰爪,但那对鹰翼却始终如一。

    不过与先前相比,她的面色却更加的苍白。

    “不好。她在尸变。”道三爷大惊失色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