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63章 第九星血虫尸
    “这是八卦吗?”我颤颤的说出了口。那悬浮着的字符究竟是什么,竟然可以封住如此巨大的生物。

    “是十六卦。最初的伏羲十六卦。”

    欧阳菘瑞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看着那下沉的霍罗天龙王,心中的不安也跟着散去。

    “十六卦?与十六卦奴阵一样吗?”

    欧阳菘瑞摇摇头,叹了一口气道:“不一样。十六卦奴阵虽然是地级阵法,但也不可能压制的住这霍罗天龙王。能封印住它的肯定是天级阵法。只是我们正一教连十六卦的地级阵法都没有得到传承,就更不用说天级了。”

    没能知道这阵法的名称和来历,我颇有些遗憾。

    这次霍罗天龙的突然袭击着实可怕,回想起来依旧心惊。

    这时,虚惊一场的我却发现胖子的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那霍罗天龙王确实可怕,但它却被困在了某处,我都已经放下了心,为何胖子依旧在发抖?

    难道胖子的胆子比我小,这绝不可能。倒斗人的胆子要是小,那早就死了几百次。难道他是在试水惧怕这霍罗天龙王吗?

    我想起了他在尸山上对我的照顾,轻轻的走了过去,试图安慰他。

    我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背部,可胖子却像受惊的小鸟一般逃离开了我的手。

    这时的我,已经看清了胖子的眼睛,那是一对蛇形的竖眼。

    这时,欧阳菘瑞如临大敌,直接抽出了紫丹,而道三爷也是同样冰冷的看着胖子。

    看来这次胖子的异状,并非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

    “你到底是谁?”

    道三爷缓缓的说道。

    “能先,先带我离开这里吗?”

    胖子说话声音有些柔,这绝对不是胖子的声音。

    “你要先保证不伤害他。”我说道。

    我说的他,自然就是指胖子,包括他的身体和灵魂。

    “好。”

    胖子点点头,一对蛇眼却铮铮的看着下面的沙河。

    在扶起胖子的时候,我也随着他向下看了一眼,可这一眼,我却看到了一个老熟人。

    “看,那是谁?”

    道三爷与欧阳菘瑞闻言,瞬间看了过去,只见那沙河之中,一个血肉色的尸体正从里面出来。

    “第八星血虫尸?它没死?”

    欧阳菘瑞一脸震撼的看着那第八血虫尸。

    “它现在应该死了吗?”我问道。

    “那当然,这血虫尸能活的时间本就不长。这些血虫尸是靠痋术中能量的激发来运动的,现在时间早已经过去许久,它怎么可能还活着。”

    “不光是它,它还在从沙河中拖拽出了一个人。”道三爷低沉的说道。

    我闻言再次看去,只见那第八星的血虫尸已经从哪沙河之中带出来了一个同样模糊的尸体。

    从这个尸体的外形来看,他应该也是一个血虫尸,但这个血虫尸的血肉早已干瘪。

    “这是第九星。我能从哪个尸体上看大星辰残遗的能量。”

    我看到欧阳菘瑞的双眼再次变红,就知道她用了阴阳眼,我也连忙使用。

    在阴阳眼之下,那第八星血虫尸与第九星血虫尸的身上都有着淡淡的红光,与我在那盆地时看到的一样,但却淡了很多。

    那第八星血虫尸在抱起第九星血虫尸后直接就向着沙河的深处奔去。

    “好奇怪啊。这第九星的血虫尸为何会给我一种奇妙的感觉,好像很熟悉。”

    欧阳菘瑞喃喃自语着。

    “也许是因为阵法的缘故吧。”我随便找了个理由。

    “跑!”

    这时,胖子不知为何说了这么一句,就直接向着墓道奔去。

    而等我再次回头之时,只见那霍罗天龙王向天一阵长啸。

    它以极快的速度向前奔去,巨大的身体带动着沙河,连带着那十六卦封印都已经撤显现出来。

    一时间,如狂风肆虐。

    霍罗天龙王似乎极度的愤怒,它冲着第八星血虫尸的方向不断的攀爬,千只巨足之下,巨大的力量似要把那十六卦的封印彻底撕开。

    我们被这肆虐而起的狂风吹着东倒西歪。

    在霍罗天龙王巨大力量的拉扯之下,那十六卦封印似乎要被震碎,而在我的阴阳眼下,我却看到了一个被缓慢的打开的大门,一扇即将被撕碎的门。

    当这门被打开后,一团巨大的沙尘从门内飞出。

    我现在终于知道这沙子是从哪里来的了。

    当门被打开到了四分之一时,十六卦上那些虚浮的字,猛然发出一阵光亮,将这个大门重新压了回去。

    我已经猜到这封印后面的门代表着什么了。

    这霍罗天龙王就被封印在它当年出现的那个大门上。这是部落献祭时需要开的那个门,也是古道文中所说的修罗之门。

    而这个十六卦封印与那尸山上的太极图阵法都是天书阵法。

    因为有这个修罗之门和霍罗天龙在,所以这里才会被上古道门的人称之为不祥之地。

    看着这十六卦封印的巨大力量,我猜测它肯定是出自哪上古道门之手。

    那用血写下古道文的人和封印霍罗天龙王的应该就是同一个人了。

    至于那壁画上所说的天神,我想也应该是他。

    这个上古道门之人的尸体,估计才是最吸引人的。只是这上古道门的人究竟有何能耐,可以让他的血能留存千年。

    “快走吧,别看了。”

    道三爷急喝一声。

    那霍罗天龙王在没能扯开封印之后,就不断的乱叫。一时间,那沙河中涌出了无数的霍罗天龙。

    这第九星血虫尸上到底有什么,竟能让这霍罗天龙王如此生气。

    虫类这种生物,一旦达到一定的数量,那将是毁天灭地般的存在。而现在,这些霍罗天龙不仅拥有了数量,同样也拥有了质量。它们的威胁,已经不下于它们的王了。

    这段时间看似多,其实我就耽搁了一小会,前后不两秒,那先跑的胖子也还在通道的不远处。

    我们急速的追了回去。再次爬进了树洞。

    想到那树洞之后的人头鹰和身后的霍罗天龙群,只能两者取其轻了。

    现在的我们可真是前有狼群后有虎,心中感叹这大难不死,后福也未必致啊。

    我随着众人一起向上爬,可待出了树洞之后,却发现这个墓室虽然陈设与先前的一样,但似乎并不是我们下来的那个。

    因为出来的那棺椁中存放着的乃是一个小女孩。

    先前的白色蛇头已经消失。至于那人头鹰,也是同样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