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65章 双生墓
    刘邦本身是有大智慧的。但对于自己的身后事却也如平常人一样,心中畏惧而且茫然。在得知这里的风水被一个道士将这里改造后,他就开始为自己建造陵墓,但他并不放心身边的人,所以还请来一位道门高人主持。

    随着陵墓的建造,道门高人却告诉刘邦这里的天地精气因为尸山的缘故已经变得非常杂乱,不适合帝王入葬,如果刘邦继续质疑住下去,会导致王朝崩碎。现在这个地方只能换一个非皇室血脉,并且与大汉息息相关的人入葬,这样不仅可以延续汉室江山,还能保汉室挺过一次劫难。

    最终刘邦选择了一位公主(古代的女人是不会被看做自家血脉传承的),一位他与蛇女刚刚所生的公主。

    为了让自己建立的汉室江山可以永固,刘邦听从了道士的话,采用了更为残忍的方式下葬公主。

    这是一个为了让这位公主的灵魂能永久不灭而采用的方法。

    最先遭殃的就是那位在芒砀山与他相爱的蛇女。刘邦听从道士的话,将蛇女做成了人彘。

    人彘。彘,豕也,即猪。人彘是指把人变成猪的一种酷刑。就是把四肢剁掉,挖出眼睛,用铜注入耳朵,使其失聪(熏聋),用喑药灌进喉咙割去舌头,破坏声带,使其不能言语,然后扔到厕所里,有的还要割去鼻子,剃光头发,剃尽眉发(不只是把眉毛和头发剃光,还包括眼睫毛),然后抹一种药,破坏毛囊,使毛囊脱落后不再生长,永不再长毛发,然后一根根拔掉,有的嫌累,就一起拔掉。如果人没死的就会被放在厕所里做成了人彘。

    然后让这位公主浸泡在由母妃(蛇女)制成的人彘(这个是历史中真有,史书上记载的乃是吕后对戚夫人所用。)中。

    让这位公主被自己的母亲活活吓死,最后与她的同卵白蛇一起葬在墓中。

    我们所见到的这个小女孩和先前见到棺椁中的白色蛇头就是同卵双生。也就是那蛇女所生的公主。

    刘邦在做完这些之后,便开始将此墓封闭。那道门高人劝刘邦用对汉室江山极为重要的大臣,做成十六卦奴阵的阵奴,这样就可以让他们的气运与汉室相连。但最后十六卦奴阵因为找不到阵眼,所以封印了云瑞公主白蛇,而云瑞公主自己则决定与她的白蛇共进退。

    刘邦的这一系列决定可谓是丧心病狂,不仅屠杀了一个种族近万人,更是为了江山残杀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我听到这里就再也听不下去了,刘邦在历史上的名声确实不太好,但他毕竟是个汉室的开创者,是我们的先祖。

    “能说下这个幽冥鬼玺吗?”我打断了云瑞公主,我怕我在听下去会被这残酷的现实给打击到。

    “胖子”痴笑一声,用手轻轻的抚摸了下幽冥鬼玺。一个细小的火花瞬间出现。他的样子立马从微笑变成了厌恶。

    这放在我眼里,是一种想拿而不敢拿的情愫。

    “幽冥鬼玺据说是伏羲传下来的,最初的作用不得而知,只知道可以调遣鬼兵。正是有了它,我们才能打败项羽。”

    “你就知道这么多?”我有些遗憾的说道。

    “胖子”微微一笑。“我能告诉你们这些已经算是给你那阴阳眼面子了。”

    “小心。”

    这时欧阳菘瑞大声的喊道。只见那“胖子”的手里已经有了一把匕首,正要向我捅来。

    道三爷一听这话,立马欺身而上,直接用枪托在“胖子”的后脑上来了一下。

    可这时,那原本沉睡的小女孩却突然睁开了双眼。

    我在她身边看的是清清楚楚,这小女孩的最为引人注目的便是那双眼睛了。其中的一枚与先前看到的那白色蛇头的蓝色蛇眼一模一样。

    而”胖子“则在同一时间倒了下去。

    “都闭眼。”

    我大叫一声,生怕这小女孩眼中的这只也同样具有致幻效果。

    当我再次睁开双眼之时,那个小姑娘已经消失不见了,但幽冥鬼玺却依旧放在哪里。

    现在。我的身边躺着的就是胖子,道三爷与欧阳菘瑞依旧是闭着双眼。

    “没事了。”

    我喃喃一句。

    道三爷和欧阳菘瑞睁开眼后,也与我是同样的表情。

    “那个小女孩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你不是检查过她吗?”

    道三爷眼神犀利的看着我,他是眼中带着丝丝的愤怒。

    “那个小女孩是有体温的。”我不好意思的说道。刚刚在摸到小女孩的身体时,我就本想说话,可突然被那”胖子“打断,所以没来的及说。

    “被耍了。”

    道三爷冷哼一声。

    “什么意思?”

    “那个小女孩就是云瑞公主,我们在十六卦奴阵下遇到的只不过是她的魂而已。她就是那个因为母亲被做成人彘,所以才被吓死的公主。这里就是主墓室。”道三爷恶狠狠说道。“终日打雁,终被雁啄瞎了眼。”

    “这里就是主墓室?”我有些不解的说道。

    “这里和我们先前遇到的那个白蛇蛇头的墓室都是主墓室,这是个双生墓。是上下两层。一般葬的是兄弟或者姐妹。没想到今天却让我看到了这么一对蛇女兄妹。”道三爷自嘲的笑了一声。

    “双生墓?怎么解释?”我怯怯的问道。

    “你到底是不是老齐家的人啊?咋啥也不知道?”道三爷没好气的说道。

    我一听这话就有了一种骂人的冲动。这能怨我吗?老头子不告诉我,我咋知道了。再说了,老头子年纪那么大,忘记告诉我点东西这不很正常的事情。

    “双生墓就是两个有血缘关系的人,将墓葬在了一起,一般是左右相邻,左为长,右为幼。这种上下双生的墓葬确实少见。”

    这是胖子说的,我回头看去,只见他已经被欧阳菘瑞扶了起来。

    “三爷,小胖我记住这一下了。找时间会还给您的。”胖子指着自己的后脑,脸色不善的说道。

    我知道他指的是道三爷最后用枪托砸他的那下,可那是不是为了救我吗?

    “哼!”道三爷冷哼一声。“随时恭候。”

    “三爷爷。师叔。你们就别吵了。我想知道这次到底是怎回事?”我不想让他们吵,只能挑起一个话端了。

    “我来说吧。”胖子淡淡的说道。

    “我是在听到师傅死讯之后出去的。在哪里碰到了逃逸的蛇女。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我也就不说了。就说说那云瑞公主吧。”

    “云瑞公主,也就是这个小女孩,是刘邦与蛇女的女儿。人类要让蛇女这种生物生育应该是非常困难的。特别是在古代那种条件下,让蛇女怀孕是个麻烦事,能生下来更是个麻烦事。但那云瑞公主却是出生了。她是刘邦与蛇女祭祀的产物,但刘邦没想到的是,这蛇女所生的乃是一人一蛇。这种事情,不管放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是一种禁忌,她能活到那么大已经是一种幸运了。”

    “那我们在十六卦奴阵下,见到的是她吗?”我急切的问道。

    “哎!”道三爷低叹了一口气。“这是造孽啊!”

    “你刚也听到了。那云瑞公主就是小女孩,她是被自己做成人彘的母亲吓死的。但是她找到了那个松脂棺中的蛇女,那个是另一个白蛇汐族的祭祀。因为云瑞公主死时并没有对自己的母亲有多少印象,更不愿意想起那人彘时的情景,所以就将那个蛇女当做了自己母亲。也是她平时幻化成了的样子。所以潘黑见到的那个蛇女就是她。”道三爷音色悲痛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想起了那个粉嘟嘟的小女孩,实在不敢想象,她居然经历了那么多。

    “我想那条十六卦奴阵下的白蛇,应该就是云瑞公主母亲的那条,但蛇魂却被当做了十六卦奴阵的阵眼。因为那条白蛇上面有她母亲的气息,所以她更加坚定那个松脂棺里的蛇女就是自己的母亲。这也算是一种心理麻醉吧。”道三爷道。

    “可那云瑞不是说,刘邦斩杀了云瑞母亲的那条白蛇吗?”我问道。

    “那是传说。传说与事实总是有些出入的。我们只能用逻辑来推。那小女孩是云瑞公主,这是她的双生墓,那就是说下面的那个白色蛇头是她的同卵白蛇。假设一个部族只能有一个白蛇的话,因为白蛇在芒砀山这边,所以松脂棺中的蛇女是没有白蛇的,她是与道士在和人头鹰的战斗中死亡的。而那个原本可以带出白蛇的大门又因为霍罗天龙王被封印。那我们见到的那条白蛇谁的?只剩下了刘邦斩杀的那条了。”道三爷说道。

    我听到这里,算是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原来那云瑞公主说的,乃是自己的事情,只不过将最苦难的那一段交给了一个从未出现过的人。

    这样的命运,何其可悲啊。

    “那这个小女孩的尸体为什么还是温的?”我突然疑惑的问道。

    这一下,道三爷与胖子都哑了,他们只知道结果,而并不知道原因。

    “是因为这颗树。”

    欧阳菘瑞拍打了下我们曾经走过的树洞,示意这个才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