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69章 惟吉
    潘黑?

    看到这个人我的心中颇为诧异。我们历经了千辛万苦才到了这里,他又是如何能提前我们一步的。我与胖子互看了一眼,彼此的眼神中都出现了一丝戒备。

    这个戒备不是给我们彼此,而是给我们身前的这个人。

    这个一路上带着我们来到这里的道三爷。

    难道道三爷找到我们是故意的?他找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拿回摸金符?

    道三爷与潘黑分开的原因是他告诉我们的,来这里也是他与倭国人的合作。按他的说法,那潘黑是根本没有本事,也不可能会走到这里的,而现在他不仅到了这里,身旁还有一个人。

    这是一个年约60多岁的老者,神色颇为倨傲,一副我是高手我很刁的模样。那一身的装束我也认识,那是倭国的狩衣,穿这种衣服的只有一种人,阴阳师。

    阴阳师这个职业虽然在倭国大肆的流行,但其实它最初形成的地方是华夏,在战国时代,有一支主张提倡阴阳、五行学说的学派称之为“阴阳家”,当时以齐国人邹衍、邹爽为主要代表。“阴阳说”是把“阴”和“阳”看作事物内部的两种互相消长的协调力量,认为它是孕育天地万物的生成法则。

    在倭国,阴阳师是以阴阳五行说做为基础,结合了天文、历法、占卜等学科,以天人合一思想为轴心发展而出的、用来预测祥瑞吉凶、咒术、祭祀等等一系列的事务的深奥的精神体系。

    但较为可惜的是,这个阴阳说并没有得到广泛的支持,渐渐消失在了华夏的历史中。

    阴阳师形成的那个年代还属于上古道门横行的时代,所以在倭国的历史中对阴阳师中的一些人传的近乎与神。而其中最为著名的当属安培晴明。

    阴阳师的手段多样,但最为著名的当属式神,而式神就是各类的精怪,异物,最为著名的当属雪女。

    原先的我是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的。但在经过这一趟之后,我不得不说我对玄灵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观。

    阴阳师的出现,的确使我们对道三爷产生了一些怀疑,但还远没有到达质疑的程度。

    “道先生,你带的这些人也太慢了吧。老夫在这里已经等候多时了。”阴阳师首先开了口,言语中虽然将我们称之为人,但语气和神色都对我们颇为不屑。

    胖子一听这话不乐意了,不顾身上的伤就要出手教训他。

    “呵呵,原来是安培先生,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上次东京一别,道某对安培先生的茶道甚是钦佩,既然能在此地遇到安培先生那就不得不要在讨饶一下了。”

    道三爷回的这句话可谓是牛头不对马嘴,安培的口气是将此地当做他的主地,表明了自己立场,要道三爷以先来后到之礼排序。而道三爷则是将安培先生的国别说了出来,意思是这里乃是华夏,不是倭国,不管谁先谁后,主人都是他。

    这是一种势的较量。

    “他就是我在盆地里感觉到的那个人,很危险。”

    欧阳菘瑞这句话让我一时间摸不着头脑,想了半会才记起,当初欧阳菘瑞要离开盆地,潘黑阻止她的时候,那山坡上出现了一群倭国军人,而她则感觉到那山上有一个十分危险的人物,当时的我会错了她的意,没想到她指的是这位阴阳师。

    能让欧阳菘瑞都感觉到危险的人,道行一定不浅。

    只是这阴阳师出现的突兀了些,竟然能不知不觉的走到这。

    不过想想这件事情本就是道三爷也倭国人之间的合作,倭国那边不可能只派出潘黑这么一个家伙过来,有个重量级的人物压阵,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且倭国那边曾经试图盗过赵元佐的墓,那南宋游方道士的手记上对曹操墓的描写也许并不如道三爷说的,或者看到的那样简单。

    “道先生。”

    阴阳师安培正欲再说话,却被道三爷打断了。

    “我不管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现在咱们都有大麻烦了。”

    道三爷说完还不往看看后面,示意后面的那个才是真正的需要考虑的。

    “那个大家伙确实厉害,但那只不过是一只不能动的虫子而已。”安培先生对霍罗天龙王表现出了些许的不屑。“不过,我倒是对那条白蛇很感兴趣。”

    道三爷没有理会他,而是挥了挥手手,就要带我们走,他没有告诉这位安培先生霍罗天龙王的事情,对于那么一个大麻烦,能有一个帮忙挡道的,绝对不是啥错事。

    我们向前跑了几步,我突然感觉到不对,回头看去,只见欧阳菘瑞正盯着那第九血虫尸不住的观察,而那第八星血虫尸,则是一直盯着欧阳菘瑞。

    身为一个男人,我立刻感觉到那第八星血虫尸眼神中的一丝爱慕,这是一种只有在情敌出现时才会有的感觉。

    一个怪物会对人产生爱慕?难道美女真的可以让爱跨越种族?

    我摇摇头,把我这种荒谬想法丢了出去。

    “欧阳,快走了。”

    欧阳菘瑞应了一声,就快步跟了上来。

    只留下那安培先生和潘黑在这里。

    我们没走几步,就在此听到了一声怒吼。这怒吼中带着悲痛,也同样带着无奈。

    这是一个有着自己思想的血虫尸。

    我们无暇多顾,只能往前快走,道三爷走了几分钟,突然停了下来,回头望了眼刚刚安培他们站的地方,又拿出摸金符来看了一眼。

    “墓口在那边。”

    道三爷叹了一声。再次走了回去。

    这时的我才有机会真正观察安培先生与那第八星血虫尸。

    此时的第八星血虫尸上虽然还有着无数的霍罗天龙,但相比它刚出现时,现在已经少了很多。而他与先前最大的区别在于他的额头之上,有一根一指来粗的巨大铁钉。

    那安培先生就在用这颗巨大的铁钉试图来控制第八星血虫尸。

    这第八星血虫尸见我们回来,竟然又不再乱叫,单它这次却牢牢的盯住了欧阳菘瑞。

    突然间,那第八星血虫尸自残一般的将自己的手插入了胸膛之中。

    这一幕直接吓傻了安培,他的脸上充满了不解。

    而那第八星血虫尸,缓缓的将自己的手掏了出来。

    在那双手上,有着无数的霍罗天龙,看起来十分的恶心,而在这些霍罗天龙的中间,则有一个翠绿色的玉牌。

    上面有两个篆体字。

    “落霞。”

    欧阳菘瑞一见此物,双眼极瞪,右手直接抄起紫丹,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直接插在了安培与第八星血虫尸之间。

    落地之后,欧阳菘瑞连掐道决,直接出手将那铁钉拔出。

    “不可。”道三爷大惊失色道。

    “放肆。”安培怒喝一声,一个奇异的鬼影就出现了他的身后。

    这个鬼影瞬间化出了几个残影,以顺雷不及掩耳之势欺到了欧阳菘瑞身旁。

    欧阳菘瑞亦不手软,手里的紫丹剑更是化作层层剑花,将那鬼影排斥在外。

    我一见此景,立马用出了阴阳眼,在阴阳眼之下,那个奇异的鬼影露出了身形,那是一个似狗非狗,似虎非虎的生物,这个家伙最大的特点就是那额头上的第三只眼。

    而这个家伙在一击不成之后,第三只眼睛就开始变成了血红色。

    “小心它的眼。”

    我立马大喝一声,双眸一变,立马进入了地狱次元。

    待我双眼变成灰黑之后,那个鬼影的形象更加的清晰了,但还没等我细看,它却直接扑到在地,低呼一声消失了。

    待我退出了地狱次元,安培则一脸惊愕的看着我。

    “老夫,安培龙禹,不知这位可是齐家少主。”

    “我是。”我淡淡的回道。

    “老夫曾在三十年前见过贵祖父一面,期间也是相谈甚欢。”

    “不用说了,我没兴趣知道。”

    安培龙禹这个家伙一见我用阴阳眼烧坏了他是式神就赶紧过来示好,我刚刚出现的时候咋不理我了。而且还抬出我爷爷,我爷爷可是最恨他们的,鲍天贵都死在他们的手里面。我爷爷会和他相谈甚欢,套近乎而已。

    安培龙禹没想到我会这么不给面子,脸色一青一紫,好生尴尬。

    “八嘎。”

    潘黑怒喝一声就想出头,只听“啪”的一声,他的话和没说完就直接被安培龙禹一巴掌打了下去。

    我一见此景,心中也是颇爽,狗咬狗,我喜欢看。

    只不过这安培龙禹应该不只是这点本事吧,欧阳菘瑞可是说他很危险的啊。

    我见这里没我什么事,就向着欧阳菘瑞走去,双眼却随时准备进去地狱次元,防止这血虫尸发作。

    可没等我靠近他们,一句话彻底将我给听懵了。

    “惟吉?”

    欧阳菘瑞的话声音很小,除了我以外都没有听见。

    那第八星血虫尸缓缓的点了点头。

    惟吉就是赵元佐的字(古人喜欢念字,而不是名。),我因为怀疑欧阳菘瑞就是赵元佐墓中的那个女尸,所以向道三爷问过赵元佐的事情,其中就有他的字。

    如果这第八星血虫尸点头的意思就是说他是赵元佐的话,那欧阳菘瑞的身份就确定了,她就是那个有着不死之谜的女尸。

    只是这赵元佐一个宋代的王爷为何会出现在一个汉末的古墓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