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70章 想用?拿她来换
    我对这第八星血虫尸的身份产生了一丝的怀疑,而欧阳菘瑞却拿着那块翠绿色的玉牌看着对方的眼睛。

    我走上前去,轻轻的将欧阳菘瑞拉开。

    欧阳菘瑞之前的那一幕让众多的人摸不着头脑。

    其中就有安培龙禹。

    “道先生,贵国的这种态度,可不像是待客之道啊?”

    “哼!待客?”道三爷用充满了轻蔑的口吻低笑了一声。“我们请来的自然是客。但不请自来的,那就不是了。对于那种不请自来的人,我们一向是喜欢关门放狗。”

    “三爷,咱们这边好像没狗啊。”胖子一脸真诚的说道。

    “那不还有你嘛。”道三爷一脸晦气的说道。

    我一听这话,浅笑一声,没想到道三爷还能如此幽默。

    胖子听了这话也瞬间没了脾气。

    “道先生,你可别忘了。这次的行动可是我们两方的合作。如果你想反悔,后果你可是知道的。”

    潘黑这时再次插了嘴。但安培龙禹却没有再动手。

    “没错,但我们这边可是没有多出人手来。”道三爷冷笑道。

    我听了这话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道三爷这句“没有多出人手来”的意思岂不是说我出现在这里本就他是们的计划之内的事情。

    我出现在胖子的店里完全是因为我要去拿摸金符,这在我的心中都属于意外,那道三爷是如何知道我会出现,并设下的这个套呢?

    难道是因为我们准备的那三天?我想到这里瞬间又否决了。

    这样一次大的行动,如果说只有三天的准备期就能搞定,那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那么剩下的只有一种可能,在我没出现在胖子的店时,这个计划就已经出现了,而我则是促成这次计划可以执行的关键。

    道三爷是如何确定我一定会出现呢?

    道三爷和安培龙禹之后的话我一句也没听进去。我的思绪一直在往前翻。

    我和欧阳菘瑞的婚事,道三爷不可能知道,我爷爷也没有理由告诉他,而我爷爷留下的信中也没有让我一定要去拿摸金符。

    但这件事却出现了,那就说明我与道三爷之间有一个牵线人。

    胖子。

    我爷爷的好徒弟,王进凯。

    一想到这里,我就明白了事情的大致经过。

    事情就出现在那个件丰城货上。

    胖子是在潘家园里收到的那件丰城货,子母花罐这种东西只要是个懂行人就能看出这时个宝贝,而且当初胖子也曾怀疑过,因为那个罐子比较新,不像是刚出土的,但也正是因为其价值连城,所以胖子才会铤而走险。

    一个价值连城的丰城货,能做手脚的地方太多了。

    不管是道三爷还是倭国人,都有这个机会和这个实力下手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

    道三爷只要找一人去劝李建军将那个罐子买下来,然后再驱鬼伤人,那李家必定中招。

    以李家的势利,买了一个带鬼的罐子回来,岂会善罢甘休,找胖子麻烦自然也是情理之中。

    胖子是什么人。那是我爷爷的关门弟子,但是他却有一个缺点,怕鬼。所以他跟着我爷爷学了很多的本事,就一点没学到,驱鬼。

    我齐家号称齐闻通古,我爷爷又是摸金神相。驱鬼那不是小菜一碟。

    一个怕鬼的徒弟,在被人逼的走投无路之后,会做什么事情。

    找师傅求救。

    这才是他们的目的。

    道三爷和倭国人的本来目的其实不是为了找到我,而是为了找到我爷爷。

    因为他们手中有我家第一块祖传的摸金符,所以不怕我爷爷不上当。

    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出现在胖子店里的人不是我爷爷,而是我。

    胖子也压根没去向我爷爷求救,只是准备找一个人冒充我,蒙混过关而已。

    想到这里,似乎事情就通了。

    可是这件事中还有一个关键点,李嫣溪。

    李嫣溪是我心中的女神,她的中招是蓄意还是巧合,我不知道,如果是巧合那还好说,如果是蓄意,那可就太可怕了。

    这说明我也是他们的选择之一,他们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

    他们为了能把我揪出来,不仅用了一个价值连城的汐族花罐,还将一个妙龄少女折磨成那般模样(被鬼附身后,肢体变形。)。

    这样的心机,这样的谋略,竟然是在这下墓之前就准备好的。

    对于能策划出如此行动的组织,我只能奉上膝盖了。

    想到这,我瞬间感觉到一个巨大的魔手在向我伸来,他们行动诡秘,手段通天,目的神秘,而我只是他们手中一枚小小的棋子。

    我再次看了下道三爷的背影,没有他,别人肯定做不成这件事情。

    这是一个怎样的组织,居然能够把事情做的如此天衣无缝,能够让我身在迷途而不自知。

    现在的我,只知道这个组织中肯定是有道三爷的,倭国人也加入了其中,其余的竟一概不知。

    “我不管你要做什么?现在我们首要的任务是挖开曹操墓。”

    走出思绪的我,直接听到了道三爷的吼声,他的面部有些歇斯底里,我不知道刚刚还一脸从容的他为何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我走到了胖子身边,对他说道:“三爷这是怎么了?”

    胖子一脸喜色的看着我,说道:“道三爷想要先挖曹操墓,但那老鬼子却要先要抓式神,他说欧阳身后的那个血虫尸,他志在必得。”

    “那欧阳是什么反应?”

    “肯定是不愿喽。”胖子看白痴的看向我。“你老婆和那东西是什么关系?咋那么维护啊?”

    我瞬间无言以对,总不能说第八星血虫尸就是赵元佐,有可能是我老婆的前世情人吧。

    胖子见我没说话,也就没多问。

    道三爷一看这情况已经不能达成共识,直接伸出了手说道:“那把东西拿出来,我要开馆。”

    安培龙禹则是冷笑一声,从身上那出一个圆盘。

    我盯着这个圆盘,眼球瞬间被吸引了过去。

    这并不是因为这圆盘有多么的优美。完全是因为这圆盘上的八个字。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发丘印?”

    我和胖子同时惊道。

    没想到这盗墓界的至宝,从汉末就消失了的发丘印居然会在倭国人手上。

    “想用?拿她来换。”

    安培龙禹用手一指,直接对上了欧阳菘瑞。

    这一幕可吓坏了我,这老鬼子不是一直想要式神吗?为什么会突然对欧阳菘瑞感了兴趣,难道他看出欧阳菘瑞是个千年女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