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75章 我这把匕首可是在牛栏山开过光的
    那人头鹰飞的很高,在空中一个盘旋之后,就准备向我们这边飞来。

    可就在这时,一只无形的屏障似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而这个无形的屏障就是那四个虚影男子所形成的。

    如果不是人头鹰飞了出来,我们根本不知道这四个虚影男子的竟然在那中央通地之门处形成了一屏障。

    人头鹰飞的很快,给我的感觉他似乎很着急,有一种他是在逃命的错觉感。

    可无论人头鹰如何的飞,他始终不能冲破那四个虚影男子的无形屏障。

    以我的眼力,我能够看见他的彷徨无助和惊慌失措。

    这种表情居然会出现在一个上古道士的身上,那中央通地之门后面到底是有什么,怎能让他如此的畏惧?

    就在洗个虚影男子慢慢的将无形屏障下压到中央通地之门时,一条暗绿色的铁链蓦然出现。

    铁链直接栓在了人头鹰的独脚之上,而后一拉,人头鹰便顺势而下,再次落入了中央通地之门内。

    这时,那四个虚影男子也将无形屏障压到了中央通地之门上。

    “这是封印。”

    欧阳菘瑞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

    “这是大五行阴阳印,是上古道门的镇派阵法,我也只是在书中见到过。这个封印阵法虽然朴华无实,但内藏真理,可惜早已失传。”

    欧阳菘瑞的脸上露出了遗憾的神色,她现在的神色要比刚刚好很多了。

    “不,那不是什么上古道门的东西,那是我阴阳道的东西,你们没看见他们穿的衣服都和我一样吗?”

    这时,安培龙禹的声音从哪中央通地之门的方向传来,他眼神崇敬,神色亢奋,如同一个狂信徒一般,他大步的走到了欧阳菘瑞的门前,大声的喝问道:“告诉你,这是我大倭国阴阳道的东西,与什么上古道门没有关系。你要是再敢胡说。”

    “再敢胡说就咋?”

    这时胖子直接打断了安培龙禹的话,并将枪头对在了安培龙禹的脑后。

    “老鬼子你废话真多,什么叫你们阴阳道的东西?你们阴阳道都是从我们这里传过去的。你tm要是再敢给我废话,我就崩了你丫的。”

    “八嘎!”

    安培龙禹大喝一声,背后红光一闪,这是他在对付人头鹰时用的,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个危险的东西。

    这时的胖子还受着伤,我连忙进入了地狱次元,深怕胖子被那个红色的家伙给害了。

    可当我进入地狱次元后,那红色的身影压根没受影响,直接滑破了胖子那枪的手腕,眼看就要向胖子杀去,可却被一把铁铲塞了回去。

    动它的人,正是道三爷。

    “哼!该死的支那人,老夫曾经说过,吾的式神可不知一只。”安培龙禹气焰嚣张的说道,眼中丝毫没有畏惧之色。

    这句话还未音落,一个黑色的身影就从天而落直接冲向了胖子。

    就在这时,胖子的手上竟多出了两把匕首,直接划了个圈,两把匕首全都插在了那黑影之上。

    “呜!呜!”

    黑影在受了伤后,直接哀嚎一声,退了回去。

    这个黑影就是我先前第一次看到的那个式神。

    “呸!你胖爷是伤了,但还不至于虎落平阳。”胖子霸气一喝,直接收回了自己的双匕。“也不仔细瞅瞅你胖爷这两把匕首的出处就敢胡来。”

    “嗯!”安培龙禹没想到一直不出彩的胖子居然还是个硬货。“你这匕首是哪里的啊?”

    安培龙禹这个倭国人还真和他们国家人一样,一本正经,竟然真的问出了这样的话。

    “哼!”

    胖子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个老鬼子可听好了,胖爷的这两把匕首可是在牛栏山开过光的。”

    “牛栏山?”

    安培龙禹听了这话竟然思索了起来。不过我估计他一辈子也不会想到,那牛栏山只卖二锅头,胖子的这两把匕首估计是在酒里开过光的。

    道三爷一听这话,没有忍住,直接笑出了口。

    我是没笑,但这不是因为我的涵养好,而是因为我笑不出来,因为旁边也有个人在问我话。

    “牛栏山是道教的吗?我咋没听过?”

    我一听这个,那里还敢笑出来。

    不过欧阳菘瑞都一本正经的问了,我也只有大发慈悲的告诉她。

    “牛栏山是做酒的,只卖二锅头。”

    “哦。”欧阳菘瑞淡淡的回应着,不过我也不在乎,这个女尸对除了道家之事感兴趣外,其余都十分的冷淡。

    至于牛栏山?

    欧阳菘瑞不知道这个很正常,她重生都没几天,去了北京也就一晃而过,那里会知道这一个地方。

    看着我们的表情,那安培龙禹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自己被耍了。

    “八嘎!”

    安培龙禹再次爆喝一声,这一次他的身后直接多出了三个式神,分别是一把刀,一个小孩和一个驼背老僧。

    这时的我才看清那红色的身影到底是什么,它竟然是一个驼背老僧,这个驼背老僧全身散发着赤红色的光芒,脸上的神情也很慈祥,但他的双眼却是两个黑洞,而这黑洞里还有两条青蛇。

    至于那把刀,就是一把看上去很普通的倭国刀,而那个小孩则是一个大鼻子的丑八怪。

    “哼!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下我大倭国的厉害。”

    安培龙禹话音一落,就要准备再次动手,可是只听胖子那边枪声一响,一枚子弹已经从他的颅腔而过。

    “md,还真以为自己是铜墙铁壁啊.”胖子不屑的说道。

    安培龙禹缓缓的倒了下去,而他所召唤的三个式神也各自烟消云散。

    “他是因为太过狂热,才会这样癫狂,要是搁在平时,你根本没有机会射出那颗子弹的。”道三爷缓缓的说道。

    “哼!我管他那么多。趁他病要他命。”胖子嗤笑一声,然后再次对着道三爷说道:“三爷,现在碍事的人都走了,咱也该说道说道那曹操墓的事情了吧.”

    道三爷听了这话后微微一笑,他没有接胖子的话,而是对着我说:“齐少,咱们该开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