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76章 网
    听了这话的我先微微一愣,然后点点头,确实是要开那曹操墓了,但是我还必须弄清楚一些事情。

    “三爷,您是不是知道这墓(曹操墓)怎么进去?或者说您下来过?”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道三爷听了这话,嘴角轻微一翘。

    “你又开始怀疑我了吧。”

    我点点头,说道:“自从您和我说了我爷爷和您的故事之后,我本来对你的怀疑已经降低了很多,但那安培龙禹拿出发丘印的时候,我就觉的您和倭国人之间,肯定是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如果我说我没和你隐瞒,你信吗?”道三爷笑道。

    我微微摇头,走到这一步,道三爷的那些动作我依据看不透,这个人是个迷,他对我隐瞒的事情,绝对要比告诉我的多。

    这是一个男人的第六感,虽然很少有人相信它,但是我信,所有的齐家人都相信,这个第六感的重要性是我爷爷在非常正式的情况下告诉过我的,我相信我的爷爷。

    道三爷探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我是有一些瞒着你,但那些事情你不能知道,如果你知道了,会为你带来杀生之祸。”

    “这一点我信,我想让你解释的是这个。”

    我从身后拿出了那发丘印,发丘印上的“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八个大字依旧古朴而内敛。

    “我不知道这回事。倭国人有发丘印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道三爷道。

    “我指的不是这个。”

    “那你指的是什么?”道三爷无奈的说道。“齐少,我觉咱们还是早点开墓的好,这么危险的地方你觉的还有必要继续在待下去吗?”

    道三爷有些焦急了,按理说活到他这个年纪的人是不应该这么急躁的,他的表现与他的年龄和阅历有点反常。

    “那好,我就直说了。你和倭国人合作盗墓,是不是提前就准备好要对我下套?另外,你们又是如何知道进入曹操墓需要这些东西的?”

    “下套有。但进入曹操需要什么东西是倭国人那边提出的,他们说只要我拿着摸金符到了这,自然会有人将第二件东西给我,我先前也不知道哪个东西就是发丘印。”道三爷倒是很爽快的承认了。

    “什么?是你对我齐家下的套?”胖子急了。

    我挥手制止了胖子,严肃的说道:“那你们是怎么查到我的?”

    “有人给了我你的资料,我们才知道你爷爷居然还有一个孙子。”道三爷道。

    “是谁给的你资料?”我急忙问道。“还有,难道我的身份很隐秘吗?”

    “是谁给的我资料你最好不要知道,另外你自己身份有多重要我希望你去问一下小胖。”道三爷微微一笑。

    我将疑惑的眼神看向了胖子,难道这里面也有他的参与?

    胖子见我瞅他,到是也没在意,依旧理直气壮,这让我的心瞬间放下了一大半。

    “小橙子,说实话。你的身份对于某些人来说,那太重要了,所以我们必须保密,如果那些人能不找你,那你最好也别知道他们是谁。但对于那些人来说,你的出生本来就是个迷。当年你爸和你妈是在很隐秘的情况下生下的你,知道你出生的人在这个世界上绝对不超过5个。我,你爷爷,你爸爸和你妈妈。”

    “还有一个人是谁?”

    我急切的问道,这个人对我来说太重要了。

    “是你的小姨,当年你就是由你小姨接生的,在你生下来后不久,她秘密的将你带给了你爷爷,之后我就没了她的消息。”胖子道。

    “她现在在哪?”我严肃的问道。

    “不知道。”胖子耸耸肩。“你小姨在将你送走之后,就没了消息。之后你爸爸和你妈妈也去了新疆。不久后你爷爷就写信给我,叫我无论如何也不要将你出生的事情说出去。”

    “那你为何还要在找人冒充我。”我指的是在李家宅时,他找人冒充我去抓鬼的事情。

    “是他们要求的。”胖子有些气愤的说道:“我是摸金齐家徒弟这事知道的人很多,但知道你事情的人却没有,但那霍东不知为何知道了你的存在,三番四次的逼我向你或者你爷爷求救,我没有办法就写了封信给你爷爷,但你爷爷一直没回,我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才找人顶替的你。”

    “时间是什么时候?”我急切的问道。

    胖子说了一个时间,这个时间恰好就是我与欧阳菘瑞结阴婚的前六天,而我也在那天后的第三天接到了电话。

    必须要说的是,胖子是不可能把信件直接邮到我们家的,他只会把信发到一个中转站,这个地方的人会告诉我爷爷有他的信,而发信从北京到那个中转站的时间恰巧就是三天。

    而我也是再接到信后的第二天从北京出发的,那我配阴婚这件事会不会与胖子的信有关呢?想到这里,我突然感觉到身心一阵疲惫。

    “那李嫣溪被鬼上身多久了?”我缓缓的问道。

    “十天。”

    这句话不是胖子说的,而是道三爷说的。

    道三爷见我看向了他,微微一笑。“李建军的女儿中鬼,是在你去的十天前。”

    “三爷手眼通天啊,这种事情也能知道?”胖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这有什么。那别墅群里还有我的一份产业呢,我自然要关心下那个地方。”道三爷道。

    “那可是军区大院。你有房子?”我不置信的看着道三爷。

    “军区大院的人也有没钱的时候,我们住在那里面。”道三爷说到这笑容依旧,但他的表情似乎是在告诉我什么事情。“安全。”

    “安全?”

    我隐隐感觉到了不对,思绪就在这两者间飘荡,最终落到了汐族上。

    想那子母花罐是汐族的东西,而这个地方也曾经是汐族的地方,这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以我现在得到的线索根本分析不出这其中的联系,但是我能够感觉到我已经落入了一个错综复杂的黑网里面。我只是其中的一个小棋子。至于道三爷,他依旧是个棋子,只不过他的分量要比我大一些。

    我感觉到我不能在这么盘问下去了,现在知道的东西再经过我的推断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正如道三爷说的,如果我知道的再多,估计真的会被人当做弃子。

    “齐少?齐少?”

    道三爷连续呼唤了我几声。

    我抬头看他,发现他真在微笑的看着我。

    “现在可以开馆了吧。”

    我茫然的点点头,示意没问题。

    道三爷缓缓的走了过来,悄声说道:“这里只有4个人,有些事情知道就好,但千万别表现出来。”

    我看了看道三爷,知道了他说这句话的意思,这里面只有四个人,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我只要确保他们不说出去,继续当一个傻子或者是棋子那就可以没事,但如果我执意探究下去,那对谁都不好。

    我想明白了这点,感激的看了眼道三爷,从道三爷脸上我看到了一丝关怀,也许他与我爷爷的感情并不是假的,他真的想要照顾我。

    在经过线络图的比对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曹操墓门的所在。

    我们将那一层沙土移开,一个约有十平方大小的石制圆门出现在了我们的脚下。而这石制圆门的两侧,则各有一个图案,从形状上来看,这两个图案分别就是那枚古摸金符和发丘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