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79章 游方道士
    道三爷很生气,这事搁谁身上都会生气,花了这么大的力气,最终得个空棺。

    空棺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一切的努力都将化为乌有,花费的钱打了水漂,死的人也毫无价值。

    “三爷,这个地方可是您带我们来的,先前说好的价格可是不能变。”

    胖子这时好死不死的说了一句,我连忙拉住了他,他这不是火上浇油嘛。

    道三爷冷哼一声,没有理会胖子。

    我和欧阳菘瑞快步上了陀螺沙华,准备看看这个我们冒了这么大险才找到的空棺到底是啥样。

    到了上面,我这才算是看清了陀螺沙华的模样,它的花叶确实像海棠,但这花芯部分却是与向日葵更像。

    不过这花芯与向日葵的花芯还不一样,这花芯乃是硬的,就和那些翡翠一样,这样的花,别说见,听都没听过。

    这花芯之上确实是有一个棺椁,与那下面的七位一样,翡翠棺椁一个,不过这个棺椁比起下面的来,要更加的简朴。

    之所以这样形容这具棺椁,乃是因为它的周边连一个雕纹和文字都没有,一片油绿之色。

    我笑了笑,这曹操玩的究竟是什么把戏,难道说他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花费了那么大的心血,就为了在这里弄个疑冢?疑冢里还放了个连悼词,谥号都没有的空棺。

    这不是玩人嘛。

    别说是道三爷,就连我都很有骂人的冲动。

    但想归想,最后我还是走了过去,并且希望能在这棺内找到些有用的东西。

    可入眼之后,我失望了。

    这棺内依旧光亮,别说个人了,连根毛的没有,干净的可怕。

    可就在这时,我脑中却多出了一个影像。

    “我”站在了这个棺椁旁边,而“我”的眼前似乎多了一个人,这个就静静的躺在棺椁之内。

    可这个人突然睁开了眼睛,他愤怒的看着“我”,不停的对“我”咆哮着,而“我”则是跪在了他的身前,并向旁边一指。

    这一指则让我看到了一个人,欧阳菘瑞。

    原来,这并不是我看到的,而是赵元佐看到的。(本文中的“我”都是指的赵元佐。)

    在看到这个棺椁后,尸丹中储存的一些记忆显现了,但这和他的爱情相比,明显不算什么,所以这次的记忆极其的模糊,只有些片段,而没有声音。

    在这个片段中,“我”模糊的看到了这个人的衣服,他的衣服似乎和之前那四个封印中央通地之门的虚影男子一般。

    而就在我以为这个片段消失的时候,我的脑中再次浮现出了另一个片段。

    这一次的“我”明显感受到了阵阵阴寒,因为这一次,“我”的皮,被扒了。

    “我”的眼前依旧是这个男人,他正在不断的扒着我的皮,而“我”则躺在了这个棺中,他丝毫没有顾忌到我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的动作非常细腻,似乎不是在扒皮,而是在制作一见艺术品。

    最终,那个男子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只不过这一次,却是以“我”的面貌出现的。

    他换上了“我”的皮,成为了赵元佐。

    而这时,我却看到欧阳菘瑞就躺在“我”的旁边,他给欧阳菘瑞喂下了一粒药,之后便盖上了管板。

    画面再次翻转。

    “我”静静的躺在棺中,可突然有一天他回来了。这次他还带了另一个人回来,这个人穿着一身道袍,面容显得特别苍老。

    这两个人将我和欧阳菘瑞移除了棺外,神秘男子给我喂了一粒药丸,然后放了一个盒子在这棺椁之中。最后,他们将“我”抬出了墓室,另行找了两个棺椁将“我”和欧阳菘瑞放了进去。

    我看到这里,画面就彻底的消失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最后那个神秘的男子是将赵元佐与欧阳菘瑞分别放入北斗天照阵中的第八星棺椁与第九星棺椁中的。

    这些画面也解释了赵元佐与欧阳菘瑞之间最后的一些事情。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片段里的那个神秘男子就是道三爷口中的那个游方道士。也就是他带上了赵元佐的人皮,成为了历史上的那个赵元佐,也是他,潜入了龙虎山,利用近百年的时间调查欧阳菘瑞的秘密。

    另外,我还可以从这些画面中推断出游方道士换皮之后的一些事情。

    比如,宋太宗赵光义为什么会废除赵元佐的太子身份并将之贬为庶人。

    古人云,知子莫若父,虽然赵光义没有找到十足的证据证明这个人不是自己的孩子,但他却可以感觉的得到这个人的不同。

    而化身赵元佐的那个游方道士自然也是清楚这件事的,他在自己的叔叔赵光美被迫害后,将计就计变成了一个疯子。

    赵光义更是顺水推舟将他贬称了庶人,但赵光义千算万算也想不到,他的继承人宋真宗并不希望自己的哥哥在外吃苦,所以恢复了赵元佐的爵位。

    这样一下,那游方道士自然就有了钱和地位,从中周旋和调查一些事情自然也就水到渠成了,之后龙虎山的求道,欧阳菘瑞的秘密也就都有了机会去探查。

    不过这里面却还有两个疑点。

    欧阳菘瑞在赵元佐的记忆中是被放在第九星的棺椁中的,但我爷爷却是在赵元佐的皇陵中得到了她,而化身第八星血虫尸的赵元佐更是在沙河中挖出了一具第九星血虫尸。

    当欧阳菘瑞在第一次见到那个第九星血虫尸的时候,竟然还说了一句“对它很熟悉”,这个熟悉到底有指的是什么呢?

    欧阳菘瑞,第九星血虫尸和游方道士之间到底还有什么秘密呢?

    还有,曹操在那?那个游方道士模样的家伙肯定不是曹操,这倒不是曹操做不出那等扒皮之事,而是以他的身份绝不会亲手去做这样的事情

    这些我都没有答案。

    这时,我突然想到那个游方道士曾经将一个盒子放在了棺椁中,这里如此难找,那就说明那个盒子很有可能依旧放在这棺椁之中。

    想到这里我连忙开始敲击着棺底,棺底则传来了空响的声音。

    这个声音一下子便将失落的道三爷惊醒,听到了希望的道三爷直接抄起了自己的卸岭铲,砸了下去。

    欧阳菘瑞本欲阻止,可道三爷这时已经砸完。

    道三爷的力气极大,棺底直接被砸了个稀碎,待我们将碎裂的翡翠完全拿掉后,却看到这棺底之下竟然还有一个人。

    而这个人正怒目圆瞪的看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