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83章 另一个潘黑
    这时我们的周围已经聚齐了一大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学生。

    我不由的感叹今天出门肯定是没看黄历,一进学校就遇到了我最不想见到的两个人。

    范建广一脸痞气的走了过来,边走还边将背心扔下,露出了一身的腱子肉。

    见我还是不说话,眼神甚至还有点蔑视,嚣张惯了的范建广举手就向我扇来,但却被我一把抓住,并顺势压了下去。

    要是隔以前,我还真不是这个肌肉男的对手,可现在不一样了,我泡过了法将的药浴,又吃过了尸丹,虽然表面没什么变化,但内在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也许现在的我还不是道三爷这种人的对手,但对付眼前这种空有蛮力的家伙我还是够了。

    不要问我这是为什么。

    因为我的蛮力比他大。

    “你露那腱子肉干嘛?没看见我也有吗?”

    我淡淡的说道,并露出了胳膊上那只有我能感觉到的股二头肌。

    “md。哎呦,哎呦,我错了。”

    范建广正准备学胖子骂人,却被我将手腕反折,整个人再度弓了下去。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见?”

    我每说一句就将他的手腕往回掰一点。

    “我,我错了。”

    “你这个人咋这么没有素质,动不动就打人啊,像你这样的家伙,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老婆。”宋小雪一脸焦急的骂道。

    “我就他的娘子。”

    这时,欧阳菘瑞说话了,虽然她没能听懂前面宋小雪那几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这句话却听懂了。

    “听见没,她是我娘子。”

    我随口回了一句,轻蔑的看了眼宋小雪,心中感叹这欧阳菘瑞说话真是太及时了。

    “另外,像你这样的女人,就算当小妾也进不了我家的门。”欧阳菘瑞一本正经的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听见没。她连当小妾都没资格。”

    “听见了。她叫宋小雪,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当众拒绝过很多人,以前可神气了。”

    “看人家老婆那么漂亮,她居然还说人家找不到老婆,真不知道她脑子咋想的?”

    “这个我知道,这个我知道。那个帅哥叫齐成,以前宋小雪没眼光拒绝过人家,现在人家找下女朋友,她就气不过了。”

    “哼!一看她就是个没眼光的家伙,只会找个银样蜡枪头。”

    说这句话的人在说完这话后就引来一群人的目光,她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红着脸逃离了现场。

    在欧阳菘瑞说完这句后,那些看热闹的女生就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这就是真女神与伪女神之间绝对的差别。

    这些话简直是把宋小雪给气疯了,我看着她本欲发飙而又不敢的神情别提多想笑了。最后,她在骂了一句范建广“废物”之后,气呼呼的跑开了。

    “我,我错了。”

    范建广在宋小雪离开后,又说了句这话。

    我一松手,便将他放了,其实我也不想过于得罪他,毕竟他爸爸是副校长,而我却有半个月的“把柄”在他们手里。

    “欧阳,你太给力了。”

    在离开人群后,我不由得对他大声称赞道。

    “恩.”欧阳菘瑞高兴的点了点头,然后非常认真的指向了一个比较高挑的女生。

    “这个人屁股大,好生养,很适合做小妾。”欧阳菘瑞献宝似的对我说道。

    我一听这话,连忙捂住额她的嘴,而那个具有“小妾”潜质的女生则对我怒目而视。

    我顿时感觉这个操场杀机四起,连忙直奔宿舍这个避难所。

    待我走到宿舍门口,听见里面有所响动,我本来是准备给他们一个惊喜。可当我悄悄的打开门后,只见沈艾生,韩斯琦这两个家伙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倭国小电影。

    他们两个在看到是我后,集体愤怒了。

    可当他们看到我身后的欧阳菘瑞,他们却集体做了一个护裆的动作。

    沈艾生尴尬的看着我们,而韩斯琦则悄悄的关掉了小电影。

    欧阳菘瑞在进来之后便直接红着脸退了出去,后面不管我怎么叫都不愿意再进来。

    “你干嘛不敲门就进来?她是谁?”这两个货在确定没有外人之后就对我严刑逼供。

    当我告诉他们欧阳菘瑞是我老婆后,他们集体鄙视了我。

    “说好的一起光棍到底,你却偷偷的娶了媳妇。”

    我是没有告诉他们我回家是奔丧的。因为我家里的特殊,所以我只是告诉了他们我家里有事。“

    “哎!你们听说了没。齐成带着一个姑娘羞辱了宋小雪。”

    柳方的人没到,话就先到了。

    “你回来了?”

    一进门,柳方先是惊讶,然后便对我投以了一个贱贱的微笑。

    “外面那个美女就是校园里传的你家娘子?”

    我有些警惕的看着他,没好气的说道:“别那么多废话,说说点名的事吧,我咋一下成了老师眼中的红人了。”

    扑哧。

    沈艾生直接笑了,把嘴里含的水直接吐了出来。

    “有这么夸张吗?”我无语的看着他。

    “你是不知道。自从你走了以后,老师们每次上课准点名,刚开始我们还能替你喊几声,可最后接直接就被认出来了。”沈艾生道。

    “那还不算啥。开始的时候老师点名还会连带着叫几个人的名字,可到了现在。”韩斯琦贱贱的看着我,就是不说话。

    “现在怎么了?”我有些急了。

    “现在老师上课几乎只点你一个人的名字。”柳方有些怜悯的看着我。“说吧,你是不是为了外面的那个女孩做了什么对不起老师的事情?”

    “什么跟什么啊。到底是那个老师针对我最多?”我有些不解的问道,这些老师怎么会突然想起了我。

    “施红伟,施教授。”柳方淡笑的看着我。

    施红伟这个教授我是知道的,是教我们宋元明考古的一位老师,我曾经和他打过几次交道,可也没发现他对我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啊,为啥会突然这么关注起了我。

    “是在我请假之后多久?”我特意问明了时间。

    “你走后的第三天。”柳方道。

    就在我想这几天的点名和我有什么关系的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我打开一看,是一个归属地为北京的未知号码,而且还是个座机。

    我在北京认识的人屈指可数,而且谁会拿座机给我打电话?

    我轻轻的压了,可没想到这个电话却一直给我打个不停。

    “喂,是谁啊?”

    “你可以叫我潘黑。三爷叫你来一趟。”

    潘黑?我一听这个名字直接就懵了,他不是死了吗?这是诈尸吗?

    “车会在五分钟后到你们学校门口,车牌号xxx。”

    我愣愣的压了这个电话,电话里面那个潘黑的声音和死了的那个倭国人一模一样,都像是嗓子被开了个洞,难道那个家伙复活了?

    “我得先走一趟了。”我无奈的说道。

    “刚回来就要走?”柳方等人诧异的看着我。

    “明天就回来了,回来我请你们吃大餐。”我留下了一句话。

    此时的欧阳菘瑞正站在门外,脸色还有点微红,我笑了笑,带着她走出了宿舍楼。

    我刚到学校门口,一辆奥迪就停在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