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84章 危急乍现
    当我下了奥迪车,一个熟悉的样貌就进入了我的眼帘。

    “潘黑?”

    欧阳菘瑞非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我真没有想到我竟然还能看到眼前的这个男人,难道他真复活了?

    潘黑缓缓的走向了我们,声音低沉的说道:“齐少,除了您,所有的人都到齐了。”

    我才刚刚从潘黑复活的震惊中走出了,他这立马又给了我个炸弹。

    什么叫除了我以外的都到齐了,我和谁约过吗?

    能不能不要老是替我下决定。

    我看了下四周的环境,这与我想象中的恰恰相反。我原先以为下车的地方会是在野外郊区,但没想到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大厦门前。

    站在那半透明的电梯上,我可以通过玻璃看到里面努力工作的白领和悠闲喝茶的老板。

    “三爷真的在这?”

    我忍不住吐槽了一声,这种地方怎么也不像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人能适应了的,不是那种田园山林的生活才是他们的最爱。

    “中隐隐于市。”

    潘黑淡淡的回应了我。

    我与欧阳菘瑞相识一眼,真没想到会得到个这样的回答,看来书上写的那些确实不能全信啊。

    我们的目的地是这栋大厦的第三十三层,也是这栋大楼的顶层。

    一出电梯,我就被扑面而来的争吵声给惊呆了。

    在我的面前,站着有几百号人,他们清一色的西装革履,分成了几波聚在了一起,而他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争吵。

    但在我出现之后,他们竟全部都闭口不言了。

    这种感觉我已经在那霍东家里感受过一次,可那次就是些普通人,而这次却全是黑社会。

    清一色的资深黑社会,看着那一个个裸露着的纹身,别提多吓人了,我为了不让欧阳菘瑞害怕,赶忙遮住了她的眼睛。

    所幸的是,他们看的其实并不是我,而是我身边的潘黑。

    潘黑一言不发的带我向深处走去。

    走在他们中间,即便他们看的并不是我,我也能感觉到他们眼中的畏惧。他们是在畏惧我身边的这个人。

    这个潘黑,他的身上又有什么秘密呢?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我几乎可以断定,这个潘黑与我先前认识的那个并不是同一人。

    潘黑先将欧阳菘瑞带到了一间房内,然后将我带进了一个会议室。

    一进会议室,我就感觉到阵阵杀气扑面而来。

    这次,这些人是真的在看我。

    这是一个会议室并不大,满打满算里面也就八个人,这还是包括了我和潘黑在内。

    但就是这几个人,气势却比外面那一群都高。

    “齐成,坐到我这边来。”

    这时,道三爷的声音从哪会议桌的最前方传来,他的声音与先前在墓里时的温和不同,一股肃杀之气迎面扑来。

    看到这,我算是信了胖子的话。这道三爷还真是北方黑道的霸主,如果我没猜错,这个组织应该是从鲍天贵那个时代就开始传承了,依靠卸岭群魁为基础,慢慢发展至今。

    待我走到道三爷身旁,道三爷便笑着说道:“这位是我的义孙,他叫齐成,以后就是公司里的人了,大家要多走动走动。”

    我不知道道三爷一进门就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我却能感受到桌上那些人的骚动,况且我啥时候答应当他义孙了。

    道三爷仿佛没见到他们的那般动作一样,直接指向了旁边的一个黑脸大汉。

    “霍南,他是西南五省的负责人,另外他有个堂哥你也认识。”

    “霍东?”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他。

    道三爷笑着点点头。

    “三爷,我家的事你也不是不知道。”霍南满是自嘲的说道。

    而后道三爷陆陆续续的给介绍了几个人。

    赵泊冰,东北三省的负责人。

    韩延青,中部六省的负责人。

    张昭,海外业务负责人。

    宗鸿阳,传统业务负责人。

    至于潘黑,他是京津冀地区的负责人。

    这里的人全部都不负责南方那边的生意,可见这批人的势利范围依旧没有改变。

    而至于他们所说的生意,则是一些价值很高的艺术品。

    这里的每个人都有几家艺术品拍卖行,负责销售和收购各自地区的艺术品。

    这些生意都很正规,但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里面的猫腻大的很。

    而在我没来之前,他们都在争一个职位,北京地区负责人。

    “把人带上来。”

    潘黑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不多会,一个满身是血的中年男子被抬了进来。

    我看到这,心脏几乎都要跳出来了。

    在那秦岭的时候,我虽然见到了血虫尸,但是那是因为痋术,而且还是老以前的弄的,我的心理负担还较轻。

    但现在的这个人,却是双眼被挖,双膝被扣,十指全部反关节。

    “三爷爷,这个我看合适吗?”我有些心颤的说道。

    “哼!”道三爷冷哼一声,似乎是看出了我内心的胆怯。“合适,这有什么不合适的,这些东西迟早是要交给你的。”

    道三爷这话一出,直接让那几个人炸开了锅。

    “三爷,您刚刚这话是什么意思?”说这话的是宗鸿阳,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当他问出这话的时候,我能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个人身上的气势骤然一变。

    看来这个负责的传统业务的宗鸿阳,是个练家子出身啊。

    “我的话需要在复述一遍吗?”

    道三爷轻轻的瞟了一眼宗鸿阳,不冷不热的说了这么一句。

    “三爷,我敬您是前辈,是公司的大佬,但您做事也不能不守规矩啊。”宗鸿阳直接站起了身。

    这时的我才发现,这家伙的身高已经接近了2米,如果他真是练家子出身的话,那绝对是个人形凶兽啊。

    “哼!你对三爷这么说话,这就是你守的规矩?”

    这时,潘黑笑吟吟的看向了宗鸿阳,脸上满是轻蔑。

    宗鸿阳一听这话,笑出了声。

    “三爷刚认了一个义孙就要把公司传给他,这个怎么也不能让大家信服。”

    宗鸿阳大声的说着,可潘黑却拿出了一叠文件,扔在了他的面前。

    “那你与老沙合谋陷害三爷这事怎么算?”

    潘黑话音刚落,那个被带进来的血人就恐惧的喊道:“我没有害三爷,我没有害三爷,我没有害三爷。”

    看来这个血人就是那所谓的老沙了。

    宗鸿阳看见那个文件先是一愣,然后快速的打开看了几眼,最后恶狠狠的盯上了潘黑。

    “真是好手段。”

    宗鸿阳淡淡的看着潘黑,眼中的肃杀依旧未减。

    宗鸿阳说的这话算是承认自己犯了事,但看他那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不像是在害怕。

    “为什么?”

    道三爷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宗鸿阳冷笑一声。“就因为你这个老妖怪的待在这上面的时间太久了。自打我15岁入帮,你就是这个样子,四十多年了你还是这个样子。”

    “你的主子是谁?”道三爷的语气已经开始变冷。

    在听到这句话,宗鸿阳的双眸明显扩大了一圈,这是人在惊讶时的下意识反应。

    “我没有什么主子.”宗鸿阳矢口否认道,但别说是道三爷,连我都能听出他在说谎。

    可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眸的颜色却在红黑之间连续变化,而当他的眼眸彻底变成红色之时,一把小刀直接显现,并以极快的速度射向了我。

    就在这关键时刻,道三爷直接出手接下了小刀,并直接射回了宗鸿阳的眉心。

    在宗鸿阳倒地的一刹那,一颗飞虫从宗鸿阳的口中飞出,但却被另一把小刀射杀。

    这射死飞虫的人,竟然是那潘黑。

    宗鸿阳的这一下可谓是意料之外,我与那宗鸿阳往日并不相识,他为何会害我性命。

    我感激的看了眼道三爷和潘黑。

    在看到这两人的手段后,我才知道自己的那点蛮力根本不算什么。

    “你们先都出去吧。”道三爷缓缓地说道。

    其余的人一听这话,纷纷点头。

    最后,留在这屋内的就只剩下了我、潘黑和道三爷三人。

    “齐成啊,看来有些人已经准备动手了。”道三爷满是担忧的叹息道。

    “他们是谁?”我连忙问道。

    “中原八大家。”道三爷缓缓的说出了这五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