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92章 真的是越狱?
    “越狱?”

    我瞪着双眼看着她,心中还在消化这句话的含义。

    “咋了?姑奶奶亲自带你玩越狱,你还不乐意了?”

    冯晓苓一脸淡笑的看着我,她站起了身,有意无意的在我面前忽闪她的那两条穿着性感丝袜的大长腿。

    我眨了眨双眼,努力的把视线调整到别的方向。

    “你没搞错吧,你要我现在越狱?那我这辈子不就完了?”

    “你觉的你现在没完吗?死者的父母和警察那可都是亲眼所见。监室的门是你踢坏的,死者的身上只有你的指纹,就算监控视频坏了,在证据层面上讲,你也是完败。你现在不越狱,那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冯晓苓摆出一脸你死定了的模样看着我,让我看的心里火大。

    “说实话,你这种实心眼的家伙能混到世家接班人这个位子上那简直就是奇迹。”冯晓苓轻蔑的看着我。

    “我怎么当的不用你管,要是你没别的事,我撤了。”

    我淡漠的回了一句,越狱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做。

    “姑奶奶说了,我没时间在这和你耗。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选。第一,越狱,道三爷已经花了足够的价码让我带你出去。第二,在这里等死,那个霍东是绝对救不了你的,就算是能救,我也能搅黄了,你现在看着办吧。”

    冯晓苓说完便看向了我,在她的眼神中只有两个字。

    蔑视。

    我从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或者说没有想到会这么早遇到这样的问题。

    “我还有第三条路,自己走出去。”我没好气的说道。

    这倒不是我觉的我真的还有救,只是不想这样被她牵着鼻子走而已。

    “啪!”

    我正要离开。

    冯晓苓突然打了一个响指,脸带轻笑的看了一眼门外的警卫。

    就在我疑惑的看向她时,那警卫竟然直接走了进来,拿出钥匙将我手上的镣铐打开。

    在警卫给我打开镣铐的一刹那,整个警局鸣笛大作。

    我直接傻了眼,愤怒的喊道:“你想诬陷我?”

    “阻人财路等于杀人父母,你不越狱就等于让我的钱泡汤,这趟狱你不越也得越。”冯晓苓一脸戏谑的看着我。

    “那既然你要越狱,这警铃又是怎么回事?”我大声的质问道。

    “很简单,这里有摄像头,有人给你开了锁,那些值班的警察自然会按下警铃,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冯晓苓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好像这警铃不是为我们拉开的样子。

    “乖乖的跟我走。我们必须把事情闹大点.“

    我恨透了这种感觉,这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感觉非常的差。

    我内心暗暗发誓,这样的事情,以后决不能再发生。

    冯晓苓的确是个妖精,每个看到她的警员都会在第一时间掏枪瞄准,而在下一秒将枪扔在了地上。

    这简直比魔术还要神奇。难道那冯家的幻术就是如此奇妙?

    这一路上,冯晓苓带着我,如入无人之境。

    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跟上了她,现在我每走一步,感觉都是在煎熬。

    我们走的速度很快,但要离开探望室就必须穿过办公区,哪里才是真正的危险区,现在想必有很多的警察已经埋伏在了哪里。

    就在我们快要走到办公区的时候,冯晓苓从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只手帕,隔着手帕将地上的一把枪捡起,然后递给我。

    “拿上它,对着我,我来给你当人质。”

    “你tm这是要玩我吧?”

    “那你有别的办法?”冯晓苓一脸无所谓的看着我。

    我一把拿过了手枪,指在冯晓苓的太阳穴上。

    “对,就是这个样子,背过身子,指着我的脑袋。”

    “眼神再凶恶一点,再暴力一点,就好像你想强(暴)我。”

    “我是让你上面凶,不是下面凶。”冯晓苓故意的摩擦着我的下体,然后说出这种话,这个娘们绝对是个妖精。

    “恩,这就对了。拿枪的手再稳点。”

    “现在还不错,我们要出去了哦。”

    我指着冯晓苓,慢慢挺进了办公区。这时的我能看见那些忽上忽下的人头和指着我的枪眼。

    “来,快叫几声警察叔叔,这可是魔法。叫了他们可以给你让条道,一般人我可不告诉他哦。”冯晓苓突然说道。

    “闭嘴!”

    我没好气的回了冯晓苓一句,这娘们tm的是在逗我,还让我叫警察叔叔,现在叫警察大爷都不行了。

    我慢慢的向前挪动,时刻观察着这些警察的一举一动。

    就在这时,警察局的办公室里被投进了几个烟雾弹。

    一个黑衣壮汉带着一群人跑了进来,待我看清,他已经拉着我跑出了办公区,这个人就是潘黑。

    “齐少,车已经准备好了。”

    我跟着他直接跑了出去,现在的这种情况已经脱离了我的控制,但这绝对是别人最后一次操作我的意志。

    当我快要上车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好像有人在看我。在我抬头看向那警察局顶楼时,一个人影一闪而逝。

    我虽然没看清他是谁,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就是霍东。

    潘黑给我开了门,我和冯晓苓先后上了车。

    当我们的车使出了街道口后,七八辆同样的车紧随其后,瞬间逃向了各个方向。

    “好办法。”

    我淡淡的一笑,而后再次看了眼那个警察局的顶楼。那里的确有个人影,以我的目光,已经可以确定他就是霍东。

    这要是换了一般人,自然是看不到霍东的面容和表情,但是我不一样,自从开启了阴阳眼后,我的目力非常的惊人。

    现在的霍东,他是在笑,一种得意的笑,一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笑。

    看到他的笑,这让我立刻意识到,霍东他是在利用我?

    而后,我深深的看了一眼冯晓苓,这个女人出现的时间实在是太巧了。

    现在回想起在监狱里霍东说的话,那个时候的他肯定是在有意的误导我,让我提前知道有一个道士要来,再利用我对李强的同情心钓我上钩。

    至于那个李强。

    这人是一个超级士兵,心理素质怎会如此的差,就算死了家人也不会如此的颓废,而且以他的本事杀人应该是神不知鬼不觉,哪里会怕被人抓住。

    这些都是陷阱,都是霍东给我提前安排好的陷阱。

    至于那赵玉春的死,只怕也是这个擅长幻术的冯家小姐弄的。

    我的经验还是太少,如果这事搁在道三爷那种老油条身上,是肯定不会上了这种当的。

    现在回想起李强的表情,那不是绝望,而是一种茫然,一种不知道如何表演的茫然。

    他的演技是很拙劣,但我却没有看出来。

    现在回想起,一个铁血的军人怎么可能在面对自己上司的时候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且还是在对方“拼命”帮他的时候。

    这tm的都是一场戏,在警察局的经历它就是一个此前设定好的戏,一场让我从学生变成军方卧底的戏。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霍东这边想清楚了,那他最初让我当卧底的地方,也就清楚了。

    这个人就是道三爷。

    霍东让我卧底的对象,就在道三爷哪里。

    至于这个冯晓苓是不是真的冯家人我不知道,但她一定是霍东的人,最起码他们是属于合作的关系。

    至于我身后那些鸣笛的警车也只是霍东手下的戏子而已。

    现在的就是不知道是霍东要对付道三爷,还是霍东背后的势利要对付道三爷!

    也只有他要对付道三爷这么一个解释,才会让他亲自导演这场戏。

    先前我就感觉这霍东办事的先后顺序有点乱,现在想起来,一切都清楚了,他只有提前让我写下那个自愿入伍申请书,这个局才会更真实。

    想清楚了关键,我便一脸的轻松。

    只是霍东既然没将卧底任务的内容没告诉我,那就可能还有后手。

    现在的我回想起我到学校后的这一切。

    似乎在我回来后,就有数个黑手在进行推动。

    学校的老师在找我,霍东和冯家一起合伙坑我,道三爷准备将北京的事情交给我,张灵素知道了欧阳菘瑞的秘密却要把身份帮她补齐,还有那倭国的势利似乎也在找我。

    现在似乎很多的势利都想进来搅局,只有我不知他们的目的,但我身上却有着最关键的东西。

    是因为我是齐家当代家主?还是说我身上有什么特别的秘密?我自己却并不知道。

    就在我思索之际,车停在了一处郊外的空地上,这里四下无人,到是一个好地方。

    我在这里看到了道三爷,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张灵素。

    张灵素依旧一脸的淡笑,他在见到我后还专门做了一个带镣铐的动作来讽刺我。

    道三爷将我拉到了一旁,悄悄的对我说道:“咱们在墓里的事情被暴露了。倭国那边非常愤怒,我们现在必须离开这里。”

    “我们这里有内奸?”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道三爷,在墓里的倭国人都已经死了,虽然有两个倭国士兵我们没亲眼见到他们死,但如果他们活着不可能不跟着安培龙禹。

    “不,我们没有内奸。但是我们在墓里遗忘了个人。”道三爷无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