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93章 古龟甲
    “云瑞公主?”我大惊失色的说道。

    “没错。”道三爷点点头。

    “云瑞公主是怎么可能找到倭国的那边的势利?”我愣愣的看着道三爷,那个云瑞公主几千年来连墓都没有出过,凭她也能找的到倭国的人?

    “你忘了我们在那松脂白蛇棺那个墓室里遗忘了一个倭国士兵吗?”道三爷满是悔恨的说道。

    道三爷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我们因为在那第一个墓室内遇到西王母印记,这个印记道三爷非常的害怕,所以走的匆忙。

    我在出洞的时候还记得我身后有个倭国士兵,但在途中我发现那个士兵不见了。

    之后,道三爷发现出来的那四个倭国士兵中有一个是蛇女变的。

    而我们遗忘的那个倭国士兵就再也没去找过他。

    可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却带走了云瑞公主,并将我们做的事情告诉了倭国人。

    “我昨天已经叫人去秦岭查看过了,我们走了之后那个墓里还有人去过,是倭国人。”

    “倭国人?”

    我喃喃的说了一句,努力的回忆一下我们在那墓里都还留下过什么。

    “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咱们必须走。”道三爷道。

    “去哪里?”

    “先去朝歌吧,哪里是商朝的都城。我的一个伙计说他在那边发现了一块古周时的龟甲,应该会有点用处。你和潘黑走,胖子和欧阳我都已经安排过去了。我们在那里结合。”道三爷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道三爷这人身上是有秘密的,但这个秘密究竟是什么我却不知道,只能用时间去摸索。

    与我一起同行除了潘黑以外,还有冯晓苓和张灵素。

    从我的本意上,我是十分不愿意这两个人参与进来的,但我并不知道道三爷为什么非要找这两个来夹喇嘛。

    如果真是现在的人一起下地宫,那就有了我,欧阳菘瑞,胖子,道三爷,潘黑,张灵素和冯晓苓。

    七个人的盗墓团队虽然不算大,但是人一多,心就不会齐,这中间出乱子的可能性就极大。

    张灵素和冯晓苓都是八大世家的人,既没有理由参与进来,也没有道理参与进来,道三爷请他们来的目的尚未可知。

    张灵素这个人一直是我没有看透的,他的行动非常的不符合正常人的思维,这是一个很大的变数。

    冯晓苓和霍东是一起的,代表了谁的利益我猜不到,但是我相信以霍东的能力是不可能将冯家搞定,所以他们的背后肯定有人,这次的行动也会有个大后手,而我就是其中的关键。

    道三爷和潘黑是绝对的老关系,从我见过潘黑的出手来看,他的功夫绝不会低。

    接下来就是我们三人,欧阳菘瑞和胖子那肯定是跟的我,但我自己却又不知道我的目的何在。

    这次的夹喇嘛,我其实属于最被动的。我既不求财,也不求利,我去哪里完全就是被坑的。但是我又能去哪里?

    我是有命案在身的,虽然这是假的,但证据却是真的,除非我找到铁证,要不然这就是霍东手里永远的把柄,他随时可以弄死我。

    我可以断定,如果我不参加这次的行动,那我将来去的地方只有法庭。这个戏,他们会做的足足的。

    与我设想的一样,我的越狱只是雷声大雨点小,那些警察根本没有用力去追。

    我们坐的是汽车,一路上有过很多次盘查,但针对的却并不是我。

    有一次我甚至专门摇下了玻璃,但警察却是视而不见。

    这让我更加确定我心中的判断。

    在这一路上,张灵素就没停下过他的嘴,即使没人理他,他也同样能说个一天,一路下来全是各种的负面评价和废话。

    冯晓苓则是一脸忧郁的看着窗外,丝毫没有收到张灵素的干扰。

    我在这车上,话说的很少,基本上不会主动去招惹这两个人。

    等到了朝歌之时,已经是一天之后。

    朝歌,乃是两朝古都,就是现在的河南淇县。

    我们到了地方之后就入住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旅馆之内,这种地方是不要身份证明的,非常适合我们。

    我在到了地方之后就和潘黑去见了道三爷。

    在哪里我见到了欧阳菘瑞和胖子,他们在得知我的遭遇后,也是十分的惊讶,没想到就分开了这么点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欧阳菘瑞在私下里将隐龙经给了我,我齐家的这本传世宝典我还没有真正的阅读过,我决定找个时间看看这上面有没有关于商朝的一些事情。

    在我们叙完旧后,道三爷便叫来一个叫付坤男的小弟,外号靓坤,是道三爷在这边生意的一个小负责人,就是他发现了那块龟甲。

    靓坤负责的是一个私下的古玩交易场所,道上的人都称之为鬼市。

    之所以称之为鬼市是因为其非常的隐蔽,只有在熟客带领下才能进入这个地方,每次鬼市的地点都有当地的负责人来寻找,而且每次都不一样。

    另外,鬼市开放的时间一般是在凌晨到早上五点这段人们熟睡的之间,在鬼尸中交易,用的是古代商贾的指语,具体的价格只有买卖双方知道。

    而靓坤找到的这个块龟甲,就是在这样的鬼市里发现的。

    卖这龟甲的是一个老人,姓姜,听说以前是在大学当教授的,但由于年龄原因已经退了下来,这次之所以要卖这块龟甲,乃是为了给老伴做手术。

    靓坤是想买下这块龟甲的,但这位姜教授嫌他不懂珍藏,所以不愿意卖给他。

    靓坤带我们走到了一片胡同房,这是那种非常老旧的社区,在七拐八绕之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姜教授,我带人来看您了。”靓坤敲门之后,便带我们走了进去。

    入门之后,便看到了那所谓的姜教授,这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穿着的是一件白色的卦袍,有一种老学究的气质在里面。

    姜教授住的这个屋里前后只有两个房间,前面算是他客厅加书房,后面的则是他和他老伴的卧室。

    当姜教授看到靓坤之后,气便不打一出来,直接冷哼了一声。

    看来这靓坤是得罪下了这位姜教授。

    “你们是来买那块龟甲的?”姜教授一见我们,便直接开口说道。“不懂它的人,我是不会卖的。”

    “老人家,东西是您的,您想买给谁是您的自由,但我还是想先看看东西。”道三爷笑吟吟的说道。

    “等着。”姜教授随口来了一句,便回屋去了。

    出来之后,手里拿着一个白色布包,在我们面前小心翼翼的将其打开。

    这块龟甲有些残破,在最中间还破了一个洞。

    但看到这块龟甲的我们却直接惊呼出了声,因为这块龟甲乃是用上古道文所写。

    “古道文?”我没沉住气,直接说出了口。

    “靓坤,你先出去下。“道三爷缓缓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说的虽然莽撞了些,但这位姜教授在听到我说的话后,脸上的表情也很精彩,先是不置信,然后则是喜悦。

    “你们懂这上面的文字?”姜教授有些激动的说道。

    “一点点。”

    “哎!这么多年了。我总算是找到一个懂它的人了。”姜教授老泪纵横的抚摸着这块龟甲。

    “老人家,我们虽然懂一些这上面的文字,但却并不多,您能解释一下吗?”道三爷说道。

    “能。能。”姜教授显得很高兴,快速的带上了自己的老花镜,将龟甲指给我们看。

    “这是我祖传的一块龟甲,据我爷爷说,这块龟甲传自姜子牙,是他在攻下朝歌之后亲手所写,并将此物交给了我的先祖,他身边的一位近侍,我们这一脉的族人花了几个世纪的时间才弄清楚了这上面的内容。”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我有些急迫的问道。

    “这上面写的内容与我们的历史并不相符。说的是殷墟之下,有一只上古玄兽,因为不易杀死,被封印在了某个地方,用红头恶鬼与人皇尊玺镇压,我们解读出来的部分也就只有这些了。”

    姜教授将此龟甲中间那个空洞地方指给我们看,意思这就是那个封印之地,但地址却已经消失。

    “这殷墟乃是商朝中期的都城,这朝歌只是陪都(商朝后期才成为的都城。),至于上面所说的上古玄兽,我就不知道是什么物种了,而那红头恶鬼与人皇尊玺应该是一种古物的名称。”姜教授说道。

    这个消息对于我们来说那就太重要了,红头恶鬼和人皇尊玺都是伏羲所传的四皇五玺之一,幽冥鬼玺的作用我们已经见到了,这红头恶鬼和人皇尊玺想必也不会太差。

    “老人家,这个东西我觉的挺有价值的,我很喜欢,您出个价吧。”道三爷没有废话,准备将这东西买下来。

    “能遇到一个懂它的人不容易,既然您喜欢,那就这个数吧。”

    姜教授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手,将五指摊开,来回翻转了一下。

    这个意思代表的是100万。

    道三爷很快便将钱打入了姜教授的银行卡内。

    我们便带着这个珍贵的龟甲返回了宾馆。

    可当我们回到宾馆后发现,潘黑已经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而胖子和欧阳菘瑞都不见了,现场有很明显的打斗痕迹,但血迹却并不多。

    “阴阳师。”

    道三爷缓缓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我听到这三个字,也是微微一愣,没想到倭国人的速度竟然这么快。

    道三爷扶起了潘黑,发现其还有气息,连忙将之抱了出去。

    我环顾四周,发现这个地方除了打斗的痕迹之外,一些角落和抽屉也很杂乱,似乎对方在寻找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