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94章 张泽洛
    就在我要仔细查找的时候,外面响起了警笛声,我匆匆的扫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就在我走的时候,我踩在了某个东西上,非常的粘稠。

    我并没有在意这些,直接追上了道三爷,我现在的身份是卧底,而卧底就必须有个卧底的样子。

    我们下了楼,坐上了靓坤的车,在靓坤的引导下,我们找到了一家私人的黑诊所。

    潘黑的伤势很重,在腹部有一个伤口贯穿躯体,而且在这伤口的周围有灼烧的痕迹。

    道三爷说这是阴阳师弄的,这让我想起那安培龙禹在最后疯狂之时,召出的那把倭国刀。

    倭国人的速度为何会这么快?他们又是如何知道我们的落脚点?

    在这其中必有内奸?

    现在张灵素、冯晓苓、欧阳菘瑞和胖子都不在那所小旅馆之内,欧阳菘瑞和胖子我是绝对的相信,而张灵素和冯晓苓我有所怀疑。

    冯晓苓应该不是内奸,因为她是和霍东合作的。

    剩下的就是张灵素,可是张家因为张天傲的事情也不可能再去做背叛的事情。

    那这里面还有谁?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我的鞋底,在鞋底上粘着是一种红色的飞虫,也就是我先前觉得鞋底粘稠的东西。

    这种飞虫就是张家蛊虫,这也就是说张灵素或者那张天傲的儿子去过那个房间。

    会是张天傲的儿子吗?

    我拿起了这颗飞虫,道三爷也疑惑的看向了我。

    这时,道三爷的电话响了。

    “走吧,欧阳菘瑞和胖子已经找到了。”

    我和道三爷来到了一处豪华的酒店,住在这里可谓是相当显眼。

    我们到了房间,只见里面所有的人都在这里。

    在见到我和道三爷后,除了欧阳菘瑞之外,其他的人脸色都略有些尴尬。

    “把事情都给我说清楚。”道三爷缓缓的说道。

    “本姑娘不想再那里面住,脏。”

    冯晓苓一句话就把她的理由概括了,她是世家之女,就算是要下地宫也不会愿意住在那种肮脏的小旅馆里。

    “啧!啧!啧!三爷啊,好歹你也是四九城(北.京)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难道不知道什么叫灯下黑?”张灵素一脸嗤笑的看着道三爷。

    灯下黑就是指越危险的地方就是越安全的地方,但此时用在这个地方,可谓是极不合适。

    张灵素的口气依旧是他那个满不在乎的腔调,但是他的眼眸却是飘向了别处,这说明他是在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

    “那你呢?”我直接对上了胖子。

    胖子忽闪了下眼睛,而后给自己提了下气。“小橙子,这事本来我是反对的,不过既然他们说是免费,那我就准备过来看看,我们还是准备回去住的,你说是不是啊,欧阳?”

    “我是要回去找你的。”欧阳菘瑞淡淡的说道。

    “你看,你看。欧阳都说是了,你不能不相信我啊。我都倒斗这么长时间了,我能不知道规矩。”胖子连忙附和道。

    我们之后又严肃的质问了一圈,这才搞清楚状况。

    在我和道三爷去那姜教授家里的时候,张灵素来找欧阳菘瑞,说是要带她出去逛一逛,顺便换个高档点的地方住。

    他为了提高自己的说服力还将冯晓苓也拉上。

    他们两个是世家子弟,又是第一次下地宫,所以并不知道这里面的规矩。

    胖子和潘黑原本是不愿意去招摇的,但张灵素最后用钱打动了胖子,胖子则硬是拉上了欧阳菘瑞。

    四个人就这么出来了,他们是将自己住的地点告诉了潘黑,但是没想到这么晚了我们依旧没来找他们,所以才打了电话回去,知道潘黑出了事情,用提前留好的联系方式,找到了我们。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理由,但这次夹喇嘛的是我,去哪里住我说了算。小胖,如果说你觉的我给的钱不够,你可以提出来,但如果你再这么胡闹,我就替齐少管管你。”

    道三爷这次是真怒了。潘黑的出事,是他始料未及的。

    为了减少目标,我们分批次的离开了这家酒店,我带着欧阳菘瑞和道三爷一起上了车。

    “三爷,我想问一下,这次为什么非要带上张灵素和冯晓苓?他们来了只会碍事。”我疑惑的看向了道三爷。

    道三爷微微一笑,说道:“不是我要带他们,而是他们要求进来的。”

    我不解的看着道三爷,他的耳根子不可能这么软。

    “哎!“道三爷哀叹一声。“八大世家的力量是你想不到的存在。特别是张、冯两家,他们入市的早,势利已经遍布华夏内外。就拿冯晓苓来说,她本人就有着无数个身份和无数张“脸”,现在你见到的只是其中之一,而她还有另一张脸,那可是顶级娱乐明星。”

    “我们在秦岭的事情虽然神不知鬼不觉,但他们两家却是因为调查你,察觉到了一些蛛丝马迹,而且倭国人那边也有他们的卧底,所以我就被他们联合逼上了门。同时,我也想利用他们两家来牵制一下倭国人。”道三爷缓缓的说道。

    就在这时,我们的车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赤红色的身影,紧接着就是一闪,我们的车被一分为二。

    待那红色身影落地,我这才看清那物就是安培龙禹曾经召唤过的那个驼背老僧式神。

    “不好,是倭国人。”道三爷急忙喊道。

    我连忙拿出了鱼肠,欧阳菘瑞则拿出了紫丹。

    这时,我们身边突然多出了无数的喊杀声,待我看清那声音的来源,只见一群人双眸赤红着那着一些刀具向我们冲来。

    “不好,有埋伏。”

    道三爷双眸一紧,直接从车厢后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皮箱,这个箱子内装的就是那姜教授家的龟甲。

    “你们先走,他们找的是我,你去找潘黑,他知道装备在那。如果你还认我是你的三爷爷,就帮我找到永生金丹,只有那个才能救我。”

    道三爷急速的将此话说出了口,便跑向了与我和欧阳菘瑞相反的方向。

    我带着欧阳菘瑞一路狂奔。

    我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趟差事,为何会如此不顺,那倭国人是如何知道我们的路线,并提前将那些人控制的?

    这内奸究竟是谁?

    可我并没有时间多想,因为我在跑了一段后,眼前已经多出了一个人。

    “张灵素?”

    我一见此人,立即惊呼出声。

    可当我仔细看过之后,他的面容要比张灵素苍老一些。

    是张天傲的儿子?倭国人?

    “你就是齐成吧?虽然我与你不是同辈,杀了你不符合世家的规矩,但谁让你的父亲已经不在,你爷爷留给我的仇,就在你这报吧。”

    此人话音刚落,那地上的两物便蓦然弹起,只见两只铁甲僵尸已经睁开了双眼。

    “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张泽洛。”

    “同气鸳鸯尸?”

    欧阳菘瑞在看到这两只僵尸后,吃惊的说道。

    张泽洛身边的这两只铁甲僵尸很明显是经过祭炼的,这种人为炼制的铁甲僵尸,号称精钢铁骨,每一寸的肌肉的都经过了祭炼。

    这就和那南洋莫大师手下的千魂炼尸一样,祭炼的方法十分残忍。

    这种铁甲僵尸并不是拿死人来炼制的,死人的身体已经缺乏的活力,炼制僵尸效果大打折扣,这种铁甲僵尸必须用一男一女的夫妻才能行。

    这对夫妻必须从小一起长大,早已熟悉了彼此的气味,而且在成长的过程中会吃一下专门的药草来进行培养,听说从小吃这种特殊药草长大的人,会激发人体的潜能,过早的达到人体的巅峰,这种人就算让他们活,也是活不过30岁的。

    最后,祭炼者会在两人同房的时候将这一对夫妻祭炼成僵尸。

    可谓是惨无人道。

    这样炼成的僵尸,威力要比同类的僵尸更加的厉害。

    同气鸳鸯尸一般是用来护墓的,据说资格低的人家还不配使用这种规格的陪葬。

    这种鸳鸯铁甲尸在古代大墓中算是常见之物,不过很少用成.人,一般用的男童与女童,但炼制的方法却是一样。

    我爷爷就曾告诉我,这种鸳鸯尸的弱点。

    脐下三指之地。

    这里便是他们精气汇聚之地。

    我和欧阳菘瑞既然认识这两个东西,自然都是知道其弱点的,我们快速的迎了上去。

    欧阳菘瑞是道家出身,有着不错的功夫底子,但她更加擅长的是道术,正面战斗并不很强。

    而我齐家一直都是炼法将,先前只是我不知道而已,现在从新找回了这门手艺,哪里会有丢失的道理,而且对付僵尸我齐家可谓是轻车熟路。

    我直接跑过了欧阳菘瑞,一个人拦住了两只僵尸。

    这个时候,我平时的法将炼体的效果就出现了,在两只鸳鸯尸的合力压迫之下,我尚有还手之力。

    僵尸的动作毕竟没有人类那么灵活,在对了几个照面之后,我手中的鱼肠剑终于找到了机会,插在了那男僵尸的脐下三指之地。

    这时,欧阳菘瑞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天之淼,地之殇,吾威浩浩,御之集上。”

    “摄!”

    当欧阳菘瑞说出这句咒语之后,那女性僵尸的头上则直接出现了一张虚拟的符印。

    我自然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在解决了男性僵尸之后,手中的鱼肠再次翻转,直接削下来了对方的头颅。

    而这时,那张泽洛的身上涌现出大批的飞虫,本人也直扑而上。

    “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起!”

    这时,在我们的身后则出现了这样的一句话。

    这句话的主人我可谓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冯晓苓。

    而在冯晓苓说出这句话之后,对方的飞虫如同凝固一般,定在了空中,直接跌落了下来。

    此时,我的眼神中只有张泽洛。

    而我与他的距离,也只隔着一排飞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