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96章 钥匙
    “殷墟?”

    我在听了潘黑的话后,便拿起了身边那个黑色的皮箱,这个皮箱里装的便是从姜教授家里买下来的龟甲。

    我看着这些人,内心中那股不详的预感愈演愈烈。

    “啧!啧!啧!小齐成,今天哥哥可以先放你一马,说说殷墟的事情吧。”张灵素一脸贱笑的说道。

    同时,冯晓苓也投来了询问的目光,她的眼中也充满了好奇。

    “殷墟是商朝中期的故都,朝歌是商朝末期的都城,以前的陪都。”

    我只说了这句话,他们两个都是聪明人,自然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上古道门与商朝关系密切,那个时候人口稀少,上古道门选在哪里的可能要比朝歌大。

    我并没有提到那块龟甲,这个东西我还并不想让他们知道。

    “齐少,三爷曾经说过,如果他出了事情,那这次夹喇嘛的主就是你。”

    张灵素,冯晓苓虽然各有目的,但他们表面上都是道三爷夹来的,所以这趟活是由道三爷做主。既然道三爷出了事,那他指定我带队,那张灵素和冯晓苓都必须听我指挥。

    但现实的情况是,我们都是八大世家的人,各自之间并不服气。

    殷墟的故址是在河南的安阳县。

    对于如何前往殷墟,冯晓苓和张灵素都提出了异议,他们准备用自己的方式前往安阳。谈不拢的我们只能约定在一个地方会面。

    这次地点的转移,肯定会让两人背后的势利布置一空,现在他们故意找茬离开,一方面是为了给我下马威,一方面是为了在殷墟布局。

    我们选择的是坐车,连夜坐车。

    潘黑是跟着我们一起走的,胖子开车,本来我是不愿意潘黑过去的,因为他受伤太重,但是潘黑却执意前往。

    这一次的行动,问题实在太多,人心不稳,目的不纯,势利交错。

    别的不说,就光是道三爷提出的目的就并不单纯。

    虽然依旧是永生金丹,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说的是假话,他的目的并不是这个。

    就和在秦岭时一样,我们并没有找到真正的曹操墓,也没有找到永生金丹,但道三爷在看到戏志才那本手记之时的表情可是由衷的喜悦。

    我当时就怀疑他的目的其实就是那本手记。

    现在他虽然依旧用的永生金丹的名义,但我感觉他对戏志才这个人比那永生金丹更加感兴趣。

    这倒并不是说,永生金丹是道三爷的幌子,而是说他的目的绝非如此。

    至于我们这次行动背后的势利,张家,霍东(冯家),倭国,各成一派,这三家彼此之间的联系也是非常的微妙。

    这次的行动不管从明面还是背后,都比上一次要凶险的多,稍一不慎就有可能陷入死局。

    只要一想到我要带队的人,压力顿时倍增。

    团结,必须是我首先要保证的。

    既然人员无法减少,我决定用些别的办法。

    “欧阳,你看下这个龟甲。”

    我将黑色的皮箱打开,取出了那个姜教授家的龟甲。

    欧阳菘瑞接过了龟甲,我将姜教授跟我说内容大致的叙述了一遍。

    这时,我突然看到潘黑眼神中的一抹贪婪。

    我顿时大惊,我怎么先前没有想到这个人,难道背叛我们的人是他?

    还是说这个潘黑也被掉包了?

    秦岭的潘黑是倭国人安排的,既然能有一次,那就能有第二次。

    “停车。”

    想到这里,我立即大喊了一声。

    胖子直接来了一个急刹车。

    “小橙子,你要是想找死就自己去躺路中间,胖爷不想陪你。”

    胖子一脸气愤的看着我,我则一脸警觉的看着潘黑。

    “黑爷,您受了这么重的伤,咋能好的这么快?”

    听了我的话,胖子的眼神已经不善了,他的手悄悄的摸到了腿上的伞兵刀上。

    欧阳菘瑞虽然不谙世事,但也知道我突然说出这句话肯定是有理由的。

    “潘某的身子一向不错,齐少有话请直说。”潘黑淡淡的说道。

    “没错,我是还有话。黑爷,再问您个事?治您伤的,是哪家医院?”我笑吟吟的看着他,我盯着他的眼睛,是不是说话,眼睛可以暴露很多问题。

    “我没注意,当时走的太急了,根本没看是哪家医院。”

    当潘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假的了,我们送的是一家黑诊所,根本就不是医院,人着急可以记不清医院的名字,但绝不会分不清那是诊所还是医院。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继续装傻,二是动手抓人。

    我现在已经憋了几天的火,哪里还有那么好的涵养。

    我直接抽出了鱼肠剑,手上刀下,准备抓住此人。

    假潘黑此时自然知道他已经暴露,他见我一出手,手上直接便滑出了一个铁手环,挡在了我的鱼肠剑上。

    车内空间本就狭小,再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开,假潘黑在套住我的鱼肠之后,便准备弃车逃离。

    假潘黑是挡住了我,但他却挡不住胖子。

    胖子下手一向比较黑,在“潘黑”对我动手的时候,胖子的伞兵刀已经掏了出来,直接划过潘黑的手腕,另一只手上的刀则插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只见此时胖子手里的刀柄一转,对方整条的胳膊就已经被卸了下来。

    也许倭国人能把他整的和潘黑一个样,但他的手上功夫比起那秦岭的潘黑还要差,就更别说真正的潘黑了。

    这中间的事情也就是电光火石之间。

    在胖子卸掉他的胳膊之后,对方竟然直接服了毒。

    没能抓到活口,却是有点可惜,但这却激发了我的凶性。

    心细,手黑,眼准。

    这才是齐家的人。

    我们齐家的人本就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三百六十行里也没有倒斗匠人,我们与天争,和地斗,杀僵尸,灭鬼魂,人生虽然精彩,但却步步危险。

    这段时间的经历,张家和冯家的逼迫,也彻底激发起我血液中,齐家人的那股狠劲。

    张家的蛊虫和冯家的幻术的确精妙,但我齐家风水寻龙却是更加的玄奥。

    这段时间的我想过很多,如果单凭法将的修炼,齐家并不足以挤进八大世家,倒斗的手艺也同样如此。

    霍东也是法将,但霍家肯定不是八大世家之一。倒斗也有四大门派摸金,发丘,搬山和卸岭。

    那为何只有我摸金齐家是中原八大玄灵世家之一,那就是这风水寻龙,而这风水寻龙的秘诀就在隐龙经之上。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隐龙经中风水寻龙的内容,应该是传自戏志才,戏志才当年是发丘中郎将,是他带领着摸金校尉帮曹操挖墓敛财。

    摸金校尉这些本事都传自这个人。

    戏志才年幼时学的是阴阳家,是诸子百家之一,但这阴阳家却是上古道门的传承。

    所以,我齐家的根应该也与这上古道门传承有关。

    隐龙经,这本我曾经并不是在意的东西,其实才是我齐家真正的宝贝。

    我和胖子找了隐秘的地方将假潘黑给埋了,又另外找了个地方将这车处理了。

    车是假潘黑找的,再用的话很不安全。

    虽然解决了假潘黑,但倭国人是如何知道殷墟的?又是如何找到我们?这些我都不知道。

    从那假潘黑的脸色来看,那倭国人应该不知道这龟甲的事情。

    那对方为何非要安排我们去那边呢?

    是倭国人抓到了道三爷?还是他们提前就知道殷墟的秘密?

    现在,我越深究这里面的关系,就越觉的我陷入了一个大局之中。

    我就如同一粒浮游,正要撼动一颗大树。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曾经的我很不想参与这趟浑水,但背后却有无数个手在推动着我,引领着我要来的这个地方。

    现在,我虽然依旧身不由己,但我却并不想做一枚棋子。

    殷墟?哪里究竟有什么呢?

    但无论如果,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返回淇县。倭国人一定想不到我会这样做,

    我要去找真正的潘黑。

    “咦!”

    这时,欧阳菘瑞发出了一声惊呼。

    我和胖子相继看了过去,只见欧阳菘瑞此时正一脸疑惑的看着这龟甲。

    “你说的那个人,他估计说错了,这块龟甲并不是他说的那个意思。它其实是一把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