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97章 立威
    “钥匙?”

    我不解的看着她。

    “怎么解释?”

    欧阳菘瑞将龟甲指给我看,说道:“这篇古道文上确实提到了上古玄兽,红头恶鬼和人皇尊玺,但其实这上面说的封印才是根本。按照我的解读,这上面的意思应该是:在殷墟某地,用上古玄兽,红头恶鬼和人皇尊玺一起封印了某物,而这块龟甲就是加固封印的钥匙。”

    “加固封印?”

    听到这个意思,我顿时大惊。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姜子牙会将这块龟甲留在了此处,而不是带走,原来这个是加固封印的钥匙,而不是叙述事件的龟甲。

    只可惜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姜教授家的先人已经不知道这块龟甲的具体内容。他们一定是当中传承出现了断层,这才会花几个世纪的时间去解读这龟甲上面的意思,可惜最终解读出来的依旧是错误的。

    只是我想不通,到底是封印的什么东西,需要用到上古玄兽,红头恶鬼和人皇尊玺这三样呢。

    难道也是一个与中央通地之门的东西?

    我现在没时间去想这些,我们在路上拦了一辆车,最终返回了淇县。

    我来到了那家黑诊所,靓坤此时守在门外,潘黑已经做完了手术。

    我亲自查看了潘黑的伤口。

    我还是小看了这阴阳师。

    这潘黑的伤口虽然经过了处理,但其皮肉还是发着微烫。

    式神这东西,的确有些门道。

    第二天一早,潘黑便醒了过来。

    我将我们的事情和他一说,潘黑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的意外,他说倭国那边对道三爷一直都很提防,上次的事情其实算是撕破了脸皮,对方动手是迟早的事情,但道三爷应该没事,倭国想要的是道三爷从秦岭里找到的东西。

    我本来想向他了解下倭国人的底细,但潘黑没有说,只说了倭国那边的底子非常深,已经有了几个世纪的传承,别说是我们,张家和冯家都不是其对手。

    他让我先到安阳,之后他会想办法把工具都送到我们的手上。

    当夜,胖子买了些药草,欧阳菘瑞将两颗尸丹进行了炼制。

    我在吃了这两颗尸丹之后,终于打通了七魄中的英魄,可以修炼海底轮了。

    海底轮是七轮中最下方的轮脉,同时也是最基础的轮脉。它是人体整个能量系统的根,所有的能量都经由海底轮出发。

    此轮在气场上观察到的颜色为深红色,在肉体层面掌管生命力,所属的腺体为肾上腺;

    运用海底轮就等于运用肾上腺,那就等于增加了肾上激素,那带来的力量,可是成倍的增加。

    在挥舞了几拳之后,我终于知道了道三爷的指量为何会那么的强,因为他也是一名法将,而且还是一名高级法将。

    我在淇县继续待了一天,仔细研读了一下隐龙经,在这隐龙经之上,居然有关于殷墟的描述,而其中重点提到了殷墟祭台。

    隔天一早,我们便坐车到了安阳。

    我带着他们来到了约定的地点,这是一个郊外比较幽静的院落,属于张家的产业。

    在我到了之后,就看到了张灵素和冯晓苓。

    张灵素今天依旧是一身小西装,只不过在他的身后不远处,还有个一人大小的木匣。

    我能从这个木匣中感觉到尸体的味道,这算的上是我齐家的绝活了吧。

    “啧!啧!啧!小齐成啊,你怎么能让哥哥等这么长时间呢?”张灵素一脸邪笑的看着我。

    冯晓苓今天则是换了一副可爱的模样,正眨着可爱的大眼睛看着我,我在看到她后,立刻全身起了一排的鸡皮疙瘩。

    监狱中那个女道士,依旧能给我的足够的深刻的印象。

    “你叫人家早点来,自己为什么来这么迟嘛?”冯晓苓可怜兮兮的说道。

    “别发愣了,给个解释吧?”张灵素淡淡的说道。

    “解释?”一听此话,我嗤笑一声。“你想要什么解释?”

    “你迟到的解释。”张灵素的面容此时已经凝固。

    “这次带头的是我,我要怎么做,不需要给你解释,你要做的就是听我指挥。”我大刺刺的坐在了张灵素的面前,丝毫没有把这里当做张家的地盘。

    “好耶!好耶!又有男人打架哩!”

    冯晓苓立刻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姿态,为了给我们腾地方,还特意跑到了欧阳菘瑞身边。

    “欧阳正室,你好哦,你看人家这个样子,是不是很可爱呢?偷偷告诉你,在监狱的时候,你们家成成老是偷看我,真讨厌!!”

    冯晓苓眨着大眼睛一脸天真的看着欧阳菘瑞。

    “他偷看了你,那你为什么不嫁给他?”欧阳菘瑞依旧一本正经的说道。

    冯晓苓一听这话,整个脸都呆滞了,然后愤愤的看向了我们。

    “你们两个是不是男人。要打架就快点。张灵素,你给老娘听好了,今天你要是赢了,老娘今晚就陪你。”

    “那我要是赢了呢?”

    胖子立即接了话,两只小眼贼丢丢的看着冯晓苓。

    冯晓苓一听这个,脸上的小酒窝再次泛起。

    “胖哥哥,你说人家可爱吗?”

    “恩,恩,恩。“胖子连续的点了几下头。

    冯晓苓缓缓的抱住了胖子的右手,而后直接一个回转,直接一个标准的过肩摔。

    “你现在还觉的人家可爱吗?”冯晓苓一脸笑意的看着胖子。

    我看完了他们的闹剧,然后再次看向了张灵素。

    “啧!啧!啧!小齐成,哥哥我本来还打算给你留点颜面,看来今天你是不需要了。”张灵素道。

    “别说那么多的废话,我的颜面不需要别人给。但我的命令你得听。”我正色道。

    “那我要是不听呢?”张灵素道。

    “为了队伍的团结,那我就只能打到你听了。”

    “只怕你没这个本事。”

    张灵素一声爆喝,单手一挥间,一把虫雨便向我撒来。

    在开启海底轮之后,我的目力又有了增加,这次我看的非常真切,那些蛊虫在他挥洒出来的时候还是粉末状的虫卵,在下一秒间就已经化成了成虫。

    这种化卵为虫本事,估计也只有他张家才有。

    但这些岂能吓唬的住我。

    在他飞虫下扑的一瞬间,我便已经离开了桌位。

    对付他们这种依靠外力的世家子弟,出其不意,才是根本。

    我的脚下一动,直接越过了虫群,这虫群欺身的一刹那,我能明显感觉到神经中枢传来的阵阵麻痹感。

    这个才是他们张家御虫对敌的真正手段,也是可以让飞虫入体而不被察觉的关键。

    但我开启的乃是海底轮,在肾上素的刺激之下,我的神经已经格外坚挺。

    在冲过虫群之后,我手中的鱼肠剑已经指向了张灵素的胸膛。

    张灵素自然也是知道那一片虫群不是我的对手,他急速的向后退去,飞退中,他手上陆续射出了几只飞虫,分别飞向了胖子和欧阳菘瑞。

    欧阳菘瑞我自然不会紧张,可那胖子未必能躲过张灵素这招声东击西。

    我没有时间考虑,脚下再次用力,飞速向前追去。

    而这时,张灵素身后的木匣蓦然崩开,一只煞气冲天的僵尸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哪里会让张灵素如此轻易的得手,在那僵尸出现之后,我再次开启了阴阳眼,直接进入了地狱次元。

    这阴阳眼对鬼尸类生物的杀伤力那可算的上是一等一的,虽然张灵素这只僵尸靠的是蛊虫控制,但阴阳眼依旧可以延缓他对僵尸的速度。

    趁这一刹那,我已经临近了张灵素的身边。

    我可以看到他眼中的慌乱。

    在一下刻,我的鱼肠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还想玩蛊虫?在这里?”

    我冷笑的看着他,这四周只有我们,他的蛊虫毫无作用。

    “啧!啧!啧!小齐成,你赢了,我听你的。”张灵素一脸不屑的说道。

    “好。既然你听我的,那我叫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的口头禅给我去了,要是再让我听得你‘啧’一下,我就对你不客气。”

    我轻轻的放下了鱼肠,张灵素在听到我的第一个命令后,面色铁青。

    “好耶!好耶!齐成哥哥你赢了,你是不是为了不让我今晚陪他,所以才这么猛的呀。”

    冯晓苓一脸欢喜的跑了过来,拉住了我的胳膊。

    我直接无视了她,然后说道:“张灵素,你去调动你张家的关系,找到所有关于殷商遗址的资料。冯晓苓,你去查一下这里的县志,看看这里有没有上古道门的线索。”

    “不嘛,齐成哥哥,人家要跟着你。”冯晓苓一脸不悦的说道。

    “我明天要去观察下这附近的地形。寻龙摸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