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98章 跃龙晕
    寻龙摸金,是我齐家的祖传之法,在隐龙经上被着重的描写过。

    寻龙摸金不分离,八卦走图一字旗。

    望山定穴必归祖,天险地奇隐其踪。

    这是我齐家的寻龙口诀,大致的意思我是懂的,但内中深奥我还需要更加的研读。

    寻龙风水术是传自伏羲十六卦,根据地理,地形,天时,走势来判断这大穴的所在,能否选定一处吉穴,对后代的发展至关重要。

    地脉的吉凶,这与地脉走势有关。

    这套理论不光用在了陵墓选址之上。在古代,就算是街头小贩,临街店铺也需要根据风水大师进行判断,同样的一条街店,有些生意就是好,有些就是差,这就是地脉走势给予的影响。

    能否查探出地脉的走势,这就看风水师的本事了,选择一处好风水的地段,对于所做之事有着很大的帮助。

    一般的风水师自然是看不出那地脉,而我齐家,却有其独到的本事,地脉的走势,必须站在高处,寻高闻穴。

    寻高闻穴,也可以算做是登高而望远。不过在安阳这个地方,这个方式并不好,因为这里乃是一处平原地。

    通过这段时间他们找回的资料和县志的记载来看,上古道门在殷墟是不可能建有什么基地的。他们选择的地方一定是在安阳西边的那片大山之中。

    太行山脉。

    安阳位于河南省的最北部,西倚巍峨险峻的太行山,东联一望无际的华北平原。

    太行山,又名五行山、王母山、女娲山,自古就是神话传说之地,上古道门将根基之地选在这里的可能性非常的大,而且太行山本就是一处龙脉,是精气汇聚之所。

    选定了太行山脉,我们就加大搜索的范围,但我推断,上古道门的选址应该不会距离殷墟很远。

    我这几天可以说是在太行山上扎了根,顺这地脉走势一路观察,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个好地方。

    在翻阅了隐龙经之后,我知道了这处吉穴的名字,跃龙晕。

    我可以断定,跃龙晕里肯定有我要找的地方,可关键的问题是入口,与双凤朝阳一样,判断一处吉穴,只需要几分钟,但判断吉穴的****,却需要几天的时间。

    张灵素和冯晓苓这段时间都没有来麻烦我,他们是玄灵世家,不懂倒斗,这事必须由我亲自来做,胖子本想留下来帮忙,但被我给撵了回去,他虽然是我爷爷的关门弟子,但隐龙经里的事情是不能告诉他的。

    待他们一个全部都返回了安阳。

    我这段时间好好阅读了这本隐龙经,再根据我爷爷从小对我的教导,我在这在跃龙晕上,找到了四处可疑的地点。

    我回到了张家宅院,胖子正在和张灵素,冯晓苓一起斗地主,三个人玩的那是不易乐乎,胖子玩这个一向厉害,已经赚了不少。

    张灵素输的最多,不过张家也不在乎那点小钱。

    至于欧阳菘瑞,我的这个女尸媳妇正在学字,简体字和繁体字之间虽然有很深的联系,但学习起来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但从学习的速度来看,欧阳菘瑞绝对算的上是优等生,这几天的时间已经把新华字典上的常用字都全了,现在的她最喜欢干的时间就是读史书,特别是与宋朝有关的史书,她看的是最多。

    “啧!”张灵素正要说话,可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不情愿的把后面的字咽了回去。“我说齐大带头人,咱们都在这待了快发霉了,你要是再找不到地,那咱今后要是真下去,那肯定是会长菌的,到时候咱们从地下一出来,光身上的蘑菇都能卖个千儿八百的。”

    张灵素的挖苦我没有理会,我直接对他们说道:“我已经找到了四个大致的入口,但具体的地方还没确定,咱们今晚就出发。

    当夜,我们五个拿起了潘黑给送来的一些轻型装备,直奔太行山脉。

    我在太行山脉找到的这处跃龙晕范围极大,四个可疑之地相距最远的有十公里,虽然有了隐龙经的帮助,但这寻龙摸金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在查找了三处可疑之地之后,均没有找到合适的入口,但在第四处的可疑之地,我们找到了我们想要的东西。

    在经过洛阳铲的判断之后,我们找到了大致的入口。

    我和胖子抄起了工兵铲一路直下,在挖了大约二个小时后,我们居然挖到了一个盗洞。

    一个盗洞?

    这让我心生疑惑,难道这里面有人来过。

    我和胖子是判断不出这盗洞年代的,我没有道三爷那样的眼里,只能判断出这个盗洞打的极差。

    既然有了现成的盗洞,那我们自然不会客气,直接循着盗洞,继续前进。

    这个盗洞如我所料,打的非常的差,有几处竟然还有了坍塌,我心中不得不说,打这个盗洞的人,真是有够笨的。

    在经过一番折腾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略微开阔的地方,

    这个地方是一个开拓的圆形建筑,这个建筑原先的作用是什么以及不能判断,只有一些人为的痕迹预示着这里曾经有人待过,具体的年限应该超过了两千年,但再精确就无法判断了。

    “大家四处找一下,看看这里有没有可疑的地方。”我下了一个命令。

    在狼牙手电的照射下,这出建筑无处遁行,胖子在这里找到了几个破碎的殷商陶碗,这些陶碗有一定的学术和历史价值,但是对我们这种人来说,那就等于我不值钱。

    不过这些陶碗倒是确定了一个事情,那就是这里确实是殷商时期建筑的。

    这就说明我的判断并没有错。

    阴阳眼是可以看到这墓中隐晦的,我悄悄的开启了阴阳眼,缓缓的观察起了整个空间,突然,一个人形的生物出现在了这处建筑的一角。

    从形状上来看,这应该是个人的上半身。

    待我出了阴阳眼,那个角落依旧是一个普通的角落,根本看不出人形来。

    “幻术?”我微微一笑,冯晓苓可是幻术大家。

    我悄悄的叫过了冯晓苓,告诉了她那里有问题,准备让她看一下。

    可冯晓苓突然惊疑一声。

    “咦!”

    冯晓苓故作大声的一阵惊呼,让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我们,其中胖子还十分猥亵的看向了我。

    冯晓苓见众人的目光都投到了这里,直接对着刚刚我给她指的一角说道:“这个地方似乎有个幻术的封印。”

    “幻术封印?”

    张灵素和胖子同时惊道。

    这时的我才知道,冯晓苓是要把这件事当成她自己发现的,她要抢功。

    我对她的行为已经无语到了极点。不过,只要她能把这个幻术解开就可以,其他的小心眼,我可不想管。

    “我先破开这个幻术。”

    冯晓苓道了一句,然后就开始结印。

    从她结印的手法动作来看,与欧阳菘瑞有些许不同,但是大致的方法都是一样。

    随着冯晓苓手印的完结。

    一个半身人影渐渐的出现。

    这竟然是一个外国人,长着几根黄毛,全身的血肉都已经干瘪,似乎是全身血液瞬间被吸走的模样。

    我对外国人的感觉那都是一个样,根本分不出这是那个国家或者地区,现在这人都已经成了这模样,就更加不了解了。

    我是判断不出,不过这张灵素倒是判断了出来。

    这是一个俄国人。

    可当我问他依据的时候,他却说这是秘密。

    狗屁的秘密,我看明明就是瞎猜。

    我正在观察这个俄国人时,突然听到身后一阵耳语。

    回头望去,只见冯晓苓已经站在了欧阳菘瑞身旁,在说着什么悄悄话。

    不用问我也知道,这个小妖精肯定是在那我刚刚提前告诉她哪里有个幻术的事情添油加醋的告诉欧阳菘瑞。

    这就是个小妖精。

    我没有去管她,我和胖子带上手套,将这个俄国人脱了出来。

    在拖出之后,我们看到这个俄国人的双腿早已经被啃食一空。

    “这应该是被某些虫类或者是腐蚀类生物啃咬过。”我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是虫子。”张灵素指了指这死尸上的一只死虫说道。“但可惜这种虫子我不知道是什么?”

    能让专门研究蛊虫的张家都不认识的虫子,那肯定很稀有。

    我拿起这个虫尸仔细的看了看,这是一种体型发绿的虫子,有着巨大的口器和翅膀。

    “这种虫子名叫撩翅青。”这时欧阳菘瑞插话了。

    “撩翅青?”张灵素和冯晓苓一听这名字,瞬间色变。

    “这种虫子很可怕?”我问道。

    张灵素眨了眨眼,说道:“撩翅青这种虫子是我张家以前的一种蛊虫,但现在我张家已经没有这种虫子的虫卵了。或者说,这种虫子已经被我们张家彻底销毁了。”

    “为什么?”

    “因为这种虫子根本就不是自然培育的,它是通过杂交产生的,这种虫子没有生育能力,要想偶尔与这种虫,必须用几种虫子混合制作。而且。”张灵素说道这里,有些吞吐了。

    “而且什么?”胖子急切的问道。

    “而且这种虫子必须放在人的体内才能发育。虫卵会在人体内发育,在变成幼虫之后,它们会吸食人体内的血液,依靠人的血肉进行生长,当虫群变成成虫的时候,那被寄生的人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张灵素指了指我们脚下的这个外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