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99章 齐弘一
    “你的意思是这个俄国人是被这些撩翅青当成寄生体了?”我略微疑惑的看着张灵素。

    张灵素摇摇头,说道:“这个俄国人是被撩翅青吸食成这个样子的,但没有被当做寄生体,而且从他的模样来看,他遇到的撩翅青,被其大量吸食之后变成这个样子的,从他的表情看,当时撩翅青的数量一定不少。”

    胖子盯着这个洞,然后又看看这个俄国人仔细的看了又看。

    “小橙子,我看着家伙应该是被人故意堵在这里,当成了抵挡撩翅青的封石。”

    “封石?”

    我被胖子这么一说,也觉的这俄国人很像是被人故意堵在这里的。

    “欧阳姑娘,不知你是如何认识这撩翅青的?”

    张灵素看着欧阳菘瑞,眼眸中略带侵略。

    “我是。”

    欧阳菘瑞正要说,却被我阻止了。

    “这是我们的秘密,我有权不说。”

    欧阳菘瑞是没有多少社会经验的,不管是在宋朝,还是在这里,都与人接触甚少。她到了现代一直都跟我在一起,她是不可能接触到撩翅青的。如果欧阳菘瑞说出自己来自宋代,那问题可就大发了。

    欧阳菘瑞是很听我话的,她的思想是那种古代女人嫁人从夫的思想,所以我不让她说,她是绝不会说的。

    张灵素见不能从欧阳菘瑞这里得到回答,略带怨恨的看了我一眼。

    既然找到了接下来的路,那自然是要先过去看看。

    “你是怎么知道撩翅青的?“我拦下了欧阳菘瑞,悄声问道。

    “宋初之时,燕山张家大肆购买人口,就是为了培育这种撩翅青,当时正一教联合诸多同盟一起围剿过燕山张家。”欧阳菘瑞道。

    “燕山张家?”我轻轻的道了一句,这燕山张家和中原八大家中的张家肯定有着密切的关系,中原八大家是宋末才出现的。

    既然这撩翅青,张家和上古道门都有,那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些传承关系呢?

    我撇了一眼这个俄国人,微微一笑,如果能知道张家的目的那就好推测了。

    我轻轻的穿过了这个洞口。在洞口的另一边,也还有几只撩翅青的虫尸,看来在这些俄国人死前确实遇到了大量的撩翅青虫群。

    在洞的这一面,是一个莫约两米高,四米宽的地下通道,整个通道的都是用青色巨石砌成。在这些青色巨石之上有着零星的一些壁画残片。

    从这些壁画残片中可以看出,原先的壁画必是美轮美奂之绝,我是学考古的,知道殷商时期壁画的价值有多高,这些壁画的损毁绝对是灾难性的,而且从这壁画的残片面来看,这些壁画是被人硬砸下来的,所用的工具却是非要先进,有现代工业品的感觉。

    这让我一下便想到了那个俄国人。

    我缓缓的向前走去,只见前方欧阳菘瑞正站在一副半人高的壁画前驻立。

    这副壁画虽然同样很残破,但却有一个能看到一个舞剑的大汉,这个大汉穿着宽大的长袍,正盯着前方,只可惜前方的壁画却已经消失掉了。

    这副壁画内容很简单,但却有一点极不协调,那就是这个大汉的手臂,他的手臂非常的长,如同一个长臂猿猴一般的模样。

    不过古代的先人制作壁画的思维也许是抽象的,与现实有一定的出入也是正常的现象。

    “你在看什么?”我缓缓的问道。

    “他舞剑的姿势。”欧阳菘瑞道。

    欧阳菘瑞缓缓的说道。我闻言看去,实在看不出这个大汉他的舞剑到底有什么不同。

    “他舞剑的姿势应该来自天书。”

    “天书?”

    我一听此话,立刻打起了精神。

    这天书可是比那四符五玺还要神秘的多的东西。

    “我们正一教曾经得到过一些上古道门的传承,其中就有一套剑法是传自天书之上,名叫九天揽月,只可惜那本书上只有九天揽月的两个姿势。当时九天揽月用的就是一个长臂大汉作为模板,此人的动作应该就是其中之一。”

    “那天书到底有何作用?难道就只是长生吗?”我悄声问道。

    “天书的作用非常玄妙,天地玄黄四本天书其实是四本总纲,每个人在遇到天书之时所能看到的内容并不相同,但他们都会得到一个‘道’。”欧阳菘瑞道。

    “道?那指的是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道的含义有很多种,每个人的道都不一样,解读的方法也不一样。”

    “那道是谁传下来的?是那些上古道门的道祖吗?”我不解的问道。

    欧阳菘瑞摇摇头,说道:“道并不是道祖传下来的,道祖也是天书的解读者,就和我正一教大天师一样。只是遇到天书的年份老些而已。”

    正一教大天师就指的是张道陵,张道陵也是一代道祖。

    “既然看不透就回去慢慢看。”

    我对着这张壁画残卷拍了一张照,回去印出来可以让欧阳菘瑞慢慢端详。

    这时,胖子脸色有点不好的走了过来。

    “小橙子,前面有个圆镜子挡了路,有点诡异,去看看吧。”

    我听后点点头,带着欧阳菘瑞就向前走去。

    等我走到胖子说的哪里,只见我们的前方有一面巨大的白色圆镜,整个圆镜有十几平,正平铺在这我们面前。

    在这些圆镜之上,有很多个一人大的蛹,张灵素和冯晓苓正站在一个蛹的旁边。

    我走了过去,只见那蛹里缠着的乃是一个人,同样是个外国人。这里的蛹已经都被胖子他们拉开了。

    我环顾了下四周,这里的四周还有很多的岩体,能将一个人缠住的动物,那肯定是巨型。

    “别看了。他们死了至少也有20年。”胖子缓缓的说道。

    “看下这个。”

    胖子将一本外国人的笔记放在了我的手上,我略有些尴尬,如果英文的我估计还懂,这俄文我就无能为力了。

    “齐成哥哥,这上面说的是一个托斯洛夫考察团的故事,他们隶属的国家是苏联。科考的项目是铁矿能源。”冯晓苓道。

    “科考队?”我冷冷的一笑,这种事情我要是相信才有鬼。只是这些苏联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个上古道门的遗迹。

    “他应该就是那个托斯洛夫考察团的首领,只是他的这本笔记上的内容太多,我们只能抽空查查,但是有个东西你一定有兴趣。”

    胖子满脸诡异的看着我。

    我知道他这是话里有话,不想让张灵素他们知道。

    “啧!啧!啧!齐大带头人,你们如果一直有秘密不和我们说。那我看咱们这个团队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张灵素一脸贱笑的说道。

    “这个地方,我说了算。”

    我的脸色微微一寒,张家的目的不明确,我要是把秘密让他知道了,那对我来说并不是好事。

    胖子跟我到了一边,便从身后拿出了一张有些破旧的照片,在这张照上,就是那些俄国人身前的合影,但在这张合影中,有一个人的样貌居然和我长的一模一样。

    “这个应该是你父亲,齐弘一。”胖子有些无奈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齐弘一,这个名字在我的记忆力存在的了20年,可却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名字的主人,而且还是在一张照片上。

    “他在这里面吗?”我的心情有些忐忑,深怕听到那个不好的答案。

    “不在。”胖子摇摇头。

    听胖子这么说,我的心情才略微好了一些。

    “20年前吗?“

    我拿着这张照片微微皱眉。那个时候我应该刚出生不久,而道三爷说他应该是去了新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在一个苏联的考察团中呢?而且他回到这里后,为什么不回家?

    正在我思考的时候,我们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一排脚步声。

    我们几个顿时大惊,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