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03章 三足金癞刺
    这条由氪尸油组成的河流非常的长,我们在这河中飘荡了近一个小时也没有看到一个特别的地方。

    “小橙子,你说这‘河’会不会和那古城边的护城河是一个意思?”胖子悄声说道。

    听了这话,我点了点头,说道:“极有可能,这里是跃龙晕,乃是一处吉穴,地域范围极大,最有可能建成一座小心的城池,按古人的思想,这城池的周围就有可能会造这种护城河,这上古道门的遗迹就在这附近。“

    我看了眼欧阳菘瑞,说道:“欧阳,这上古道门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啊?你说那玄兽是上古道门研究出来的,那这些撩翅青是否也是上古道门研究出来的呢?”

    欧阳菘瑞听了这话,细细的想了想,说道:“上古道门只是对那些道人组织的统称,他们当时分配的非常细,研究的内容也不尽相同,有些人喜欢研究道术,有些人喜欢研究阵法,有些人则是喜欢风水。有人研究个体力量为主的玄兽,有些研究这些虫类并不奇怪。”

    “这不是和现代那些分类工种一样吗?”胖子有些惊奇的说道。

    “上古道门经历的是一个不一样的繁荣,书上记载他们已经将人体的秘密研究到了极致。”欧阳菘瑞说道。

    “那他们为什么会灭亡呢?”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上古道门灭亡的具体原因是什么我不知道。总之,这上古道门几乎是一夜之间便由极盛转到了极衰,从而导致了商朝的灭亡。上古道门的覆灭也直接导致了那些研究被毁,各种道术毁于一旦,留下来的也就是一些简单的道术与邪术了。”欧阳菘瑞叹息道。

    “欧阳,是不是和那封神榜上讲的一样啊。”胖子一脸期待的问道。

    “你说的那本封神榜我专门看过,上面说的与我知道的道门历史有很大的出入,不过里面的道门人物有些确实是真实存在过的。我个人感觉那本书的作者一定知道了一些上古道门的辛密,这才能写出那样的一本书。”欧阳菘瑞道。

    “原来欧阳姐姐对道门研究这么深啊。”

    冯晓苓一把拉住欧阳菘瑞的胳膊,并着重加深了“姐姐”这两个字。

    欧阳菘瑞不懂现在的这些梗,很是认真的点点头,说道:“我曾在龙虎山学道,里面有一些道门的历史,我恰巧看到过。”

    “哇!原来是龙虎正统啊,怪不得姐姐这么厉害。”

    冯晓苓眨着双眼,显得非常纯真,但我感觉冯晓苓的这个表情一定是假象,这个小妖精最后肯定是会套欧阳菘瑞的话。

    “那姐姐是几年前学的呢?我也在龙虎山上学过道呢。”

    果不其然,冯晓苓这话就是在探底了。

    “冯小姐,这个可不能说,是秘密哦。”我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

    “齐成哥哥,不要这么小气嘛!!!”冯晓苓拉着鼻音,可怜兮兮的看着我,见我并没有上钩,眼神一冷,哼了一声便扭过了头。

    “看,前面那个是什么?”这时,张灵素突然说道。

    我闻言向后看去,只见小船在拐过这个弯后,眼中出现了一只无比巨大的蟾蜍类生物。

    这只蟾蜍类生物足有两层楼高,全身都弥漫着一个个的灰黑色水泡,看起来非常的狰狞。

    “三足金癞刺。”

    欧阳菘瑞一见此物,不由自主的惊呼道。

    就在欧阳菘瑞说完之后,那三足金癞刺似乎也看见了我们,直接吐出了一根长舌,直冲我们而来。它的舌头非常的长,我判断其最少也有五米。

    “快下船。”

    我大喊一声,直接带着他们落到了氪尸油的另一边。

    “欧阳。这东西是不是玄兽?它真的是三只脚?”胖子立即大惊,问道最后一句的时候还双眼放光。

    我是没有心情去猜胖子心里的那些小九九,至今眼前那玄兽白蛇的身影还历历在目,玄兽的大名早已成为我心中的梦魇。

    想那白蛇可是能秒杀我们的主,要不是那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云瑞公主还有个生死大敌人头鹰在那,我们直接就会被白蛇干掉。

    云瑞公主?

    我无意中想起了她,却直接让我联想到了另一件事情上,如果这件事我猜的是真的,那我就知道张泽洛在那了。

    “这东西就是玄兽,而且非常厉害,它的周身都有毒,千万不要被它沾到。”欧阳菘瑞大声急道。

    我没有机会多去想张泽洛的问题,因为三足金癞刺的舌头已经再次弹出。

    我们几个都是身手矫健之人,那里会轻易的被它射中。

    也许是在两次不中后,这只三足金癞刺有些急了。

    只见这只大蛤蟆身躯猛然一动,而后一阵金光大闪,一个十六卦中“震八”的符号骤然乍现。

    这是一个门?

    一个卦门。

    我们要找的那上古道门遗迹一定就在这三足金癞刺的身后。

    虽然这只癞蛤蟆已经准备高高的跃起了,但它的后腿之上却有一根粗大的铁链,将它牢牢的困在了那“震八”之门上。

    “那上古道门肯定就在这门后。”张灵素大叫一声。

    “这tm还用你说,赶快用你那该死的虫子。”胖子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张灵素在胖子话音落地之后,单手一挥,周身立马飞出无数只蛊虫,这些蛊虫顷刻间便沾满了那三足金癞刺的全身。

    这三足金癞刺没有反抗,两只圆大的眼珠直直的盯着我们。

    就如同是在嘲笑我们一般。

    那些蛊虫在接触到三足金癞刺后,纷纷落地,就如同中毒一般。三足金癞刺的长舌在地上添了一圈,那些蛊虫便直接被起咽下了肚子。

    “啧!啧!啧!张大少爷,看来你家的蛊虫是全军覆没啊,你要就这一招鲜的话,那就可以打道回府了。”胖子学着张灵素的口头禅一脸奸笑的看着对方。

    “你。”

    张灵素大怒一声便准备对胖子动手,可这时的那三足金癞刺却将长舌对准了他。

    三足金癞刺在弹射了几次长舌失败后,气急败坏的大肆吞吐了起来,

    “不好,它要用毒。”冯晓苓大喝一声。

    这里的空间本就狭小,在它的长舌之下,我们一句被它逼的凌乱不堪,如果这家伙再用毒气封杀我们,那可就不妙了,我必须尽快想出办法来。

    这东西弹射舌头的速度太快,身体表面又多是剧毒,还会毒气,着实不好对付。

    不过上天都是公平的,既然它有这么多的优点,那它的防御就肯定脆弱。

    我一想到这里,嘴角微微一窍。

    “冯晓苓,你能用幻术定住它吗?”我大声的喝道。

    “能。”

    冯晓苓忙应了一声,直接用眼使出了幻术。

    我一见她盯住了那三足金癞刺,连忙便对胖子喊道:“胖子,冲锋枪。”

    胖子灰心的大笑一声,直接从背包内掏出两把**********,直接扔给了我一把。

    这三足金癞刺的表皮有毒,那就说明它的表皮非常的脆弱,是与那白蛇完全不一样的玄兽,用现代化的武器对付这种玄兽最为合适不过。

    “张大少爷,现在就让你看下我们摸金校尉的本事。”

    我们两个互看了一眼,脸上同时浮现出一抹微笑。

    这三足金癞刺被冲锋枪一阵扫射,顿时血液与毒液齐飞啊。

    在经过我和胖子三分钟的扫射之后,那三足金癞刺终于没了气息。

    这种剧毒生物,要是搁在古代那只能让人拿命去填,可在现代这种密集火力的面前,这种肉身防御并不强横的玄兽,着实没有什么威胁性。

    在经过一定的防毒处理后,我们缓缓的走到了这三足金癞刺的尸体旁。

    这只三足金癞刺肯定是从小就被拴在了这“震八”门上,它的后脚上的铁链都已经与这门形成了一体。

    看它这造型,那可是名副其实的三足啊。

    “这么大的家伙是怎么活下来的?”张灵素一脸晦气的说道。

    “吃虫子啊。”胖子笑嘻嘻的说道。“这个地方别的不多,就那撩翅青多,这东西肯定是吃那撩翅青活下的。那些撩翅青虽然厉害,但就和你家那没用的蛊虫一样,一沾就死,这叫一物降一物。不过可惜了。”

    “可惜什么?一只癞蛤蟆而已。”张灵素一脸厌恶的说道。

    “哈!我告诉你,它可比你值钱多了,你没听说过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是满地走。像你这种一招鲜,连这只癞蛤蟆的一条后腿都不值。”

    胖子一脸嘲笑的看着张灵素。

    张灵素冷哼一声,第一次没有回击胖子。

    我看着张灵素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心里那是十分的畅快。

    我们小心翼翼的将那三足金癞刺移开。

    摆在我们面前的就只剩下了一扇门,一扇“震八”门,只要推开这扇门,那上古道门的遗迹就会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我们缓缓的推开了“震八”之门。

    待我们走进之后,只见一个无比巨大的地下之城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而更加令人震惊的是,这座地下之城的最中央,居然有一个无比巨大的树干,在这树干之上,则有着一副巨型壁画。

    这幅壁画之精美,几乎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通天艺考图”

    欧阳菘瑞在看到这幅巨画之后,立即失声道。

    能让欧阳菘瑞如此震惊的,那也只有天书之图了,就如同那个长臂道人的壁画一般,表面上没什么,内中却是暗藏玄机。

    我微微一笑,双眸一变,直接进入了阴阳眼。

    我本想看看这里是否有鬼怪存在,可引入眼帘的,却是一场“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