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04章 通天艺考图
    这是一场宛如身临其境的战争。

    在地狱次元这种灰黑色的背景之下,这场战争犹如史诗一般壮丽。

    此时,在我的眼中,这场战争的惨烈程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在我的视野里有无数个身影倒了下去,又有无数个身影站了出来。

    而最令人惊奇的是,这些身影的模样都是类人,有着接近于人类的外貌,但却也有各种动物的特征,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人类。

    我就站在他们的中间,如同这些类人的领袖,每一个命令都会有无数的类人战士前赴后继的冲向前方。

    而它们所面对的敌人,却是“人类”。

    在我的双眸中,这些“人类”各个非常高大,足有二十多层楼高,他们力大无群,宛如战神一般,他们中随便的一个就能挑战无数的类人。

    这些“人类”都是真正的巨人。

    这是一场不同种族之间的战争,结局只有一个,不死不休。

    巨人的数量实在是太少了,与无边无际的类人相比,他们的结局已经注定。

    我虽然是在“看”,但却也可以感觉到一阵悲凉的气息,这是一场关乎种族生死的对决。

    每一个巨人的倒下,都会有成千上万个类人惨死在他的身边。

    因为地域次元都是灰黑色的,只有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才能出现别的颜色,所以我只能看到那一抹又一抹的赤红。

    这些都是血的颜色。

    虽然我能感觉到视角中的“我”是在对话,但却根本听不到一点的声音。

    我相信这场战争只是整场大战的冰山一角,但却也足够的华丽。

    当最后的一个巨人倒下,我能看到类人们的欢呼。

    这时,我的视角中第一次出现了“我”的手臂,那是一个如同枯树枝般的东西。

    我怔怔的将双眸退出了地狱次元,退出了阴阳眼。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看到这通天艺考图上的“战争”,就连它到底是真是假,我也不清楚。

    但如果它是真的,而且真实发生过,那我们人类的历史就可能会被改写了。

    而且这些类人到底是什么?他们是什么种族?

    我也没有答案。

    从我刚刚的“视角”来看,这场战争是以类人胜利告终。

    姑且不论这场战争是如何发起的,但就这结果而言,也与我们所学的历史不符。

    我是学习考古的,知道华夏的历史在秦朝以前那是相当的模糊,只有一些零星的记载和史记可以参考,与事实的出入也是最大。

    如果宋朝之前的历史都被改变了,那这更为古老的夏商周历史,那就没什么说的,那是肯定也被改变了的。

    我停下了我的思绪,再次将这幅通天艺考图看在了眼中。

    这幅所谓的通天艺考图就是一副巨大的画卷,整个画卷上画着一个一颗参天巨树,而树下则有一个老者。

    此人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相当的威严。

    我看到这个人,就会想起那准提道人,在封神榜中,他就有过这样的动作。

    而在他的下方,则有一群人跪坐,只是这上面的画的却并没有人类,花的这些全部都是类人。

    在这些类人最前方的有三个,分别是一个带着牛角,一个长着猴尾,一个全身干瘪的男子。

    看到这里,我的双眼瞪极。

    我仔细的看着那个全身干瘪的男子,他的手臂与我在阴阳眼中看到的一模一样。

    他就是那场“战争“的指挥者。

    其余的那些人与我先前在地狱次元中看到的那些类人也是非常的想象。

    当我睁开双眼,只见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

    我的脸色有些微红。

    “你能看懂通天艺考图?”

    欧阳菘瑞满脸不置信的看着我,似乎这其中有什么不同一般。

    “我也不知道我看到的是什么?但我感觉它很真实。”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欧阳菘瑞听了这话,便陷入了沉思,而后再次看向我,说道:“据我所知,每个看这通天艺考图的人所看到的内容都不一样,这是在考教一个人对道的悟性。时间越长,那就说明这个人的悟性越高,你在我们几个人中悟性是最高的。”

    “悟性?”我怔怔的看着她。“我看了有多久?”

    “两个小时呢。”冯晓苓一脸惊奇的看着我。

    “那你们呢?”我连忙问了起来。

    “我五分钟,冯家小妹八分钟,你家媳妇一个小时,你两个小时。”胖子一脸不爽的说着,然后指了指我们身后的张灵素。

    “这位同志,只看到30秒。比那啥都快。”胖子一脸兴奋的看着我。

    我一听这话也疑惑的看向了张灵素,难道张家的传人真的如此不济?

    之后,我又问了下他们都看到了什么。

    几乎他们看到的都与自身有关,胖子看到的是一幅藏宝的地图,冯晓苓则是陷入了一个循环的幻境,至于欧阳菘瑞,她是看到了一个巨型的八卦。

    他们三个看到的,都与自身有一定的关系。

    “欧阳。这通天艺考图上画着的到底什么啊?”我不解的问道。

    欧阳菘瑞苦笑的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通天艺考图乃是上古三清之一的通天所铸,上面画的乃是一位道祖在教导众弟子的画面,那最前方枯骨如柴的人就是通天。”

    “上古三清?是书中写的那三个人吗?”我急忙问道。

    欧阳菘瑞摇摇头,说道:“上古三清与现在的道家三清并不一样。在新旧道门更替的过程中,他们的名字也被人所替代,要不是这通天艺考图名气太大,这位的名号也不会被留下来。”

    “你说的通天是不是通天教主?”张灵素一脸疑惑的看向了我们。

    欧阳菘瑞摇摇头,说道:“通天只是个道号,并不是书中的那位通天教主,真正上古道门的三清虽然很厉害,但并没有小说中那般毁天灭地的本事。”

    “上古三清?”我喃喃自语了一句。

    没想到,现在的道门继承了上古道门这么多的东西,但却将上古道门的存在彻底的抹去。

    单拿这通天艺考图来说,这简直就是神作,每个看到的人都是不一样的结果,这种本事太强了。只是他们每个人几乎看到的都是自己最需要或者与能力相对的。

    而我,为什么会看到一场“战争“呢?而且这场战争是那上古三清中通天留下的。

    是他要告诉我什么吗?

    我是一个认死理的人,既然我是个特殊案例,那我便再次用阴阳眼去看那通天艺考图,却再也没有进入那种玄奥的世界中。

    也就是说,我无法再次看懂那通天艺考图。

    胖子说了,除了张灵素意外,每个人都是看到过些东西的,张灵素为什么会没有反应呢?

    难道他看过?

    这时,我突然看到那冯晓苓竟然再次愣住,似乎又被那通天艺考图给吸引了,但当我看向她的时候,她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

    而在她看向我的时候,那双眸子之中,竟然还有一个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