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05章 卦城
    看到冯晓苓的眼中竟然有另一个眸子,这让我大吃一惊。

    我再次盯上了冯晓苓的双眸,这一次看的更加仔细了,我的这双眼睛本来就好,在开启阴阳眼后,那就等于是开了挂一般。

    现在,我可以非常的确定,那冯晓苓的双眸中确实是有另一个眸子。

    冯晓苓在看向我后,双眸中的那对眸子迅速的退去。

    这时冯晓苓看我的眼神,就如同一个凶残的野兽,在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

    这一刹那间,冯晓苓给我的压迫感,比那张泽洛还要高。

    难道这对眸子,就是冯家的秘密?

    冯晓苓那冰冷的眼神只是存在了一瞬,而后就扬起了她的嘴角,微微一笑。

    此时的她绝没有平时表现的那样乖巧,有的只是一种冷艳与高傲。

    冯晓苓的这对眸子这让我想起了那白蛇。

    白蛇的双眼同样可以致幻,也同样是两个眸子。

    白蛇就让我致幻过,这冯家的绝技也是幻术,难道这冯家的双眸与白蛇有关?

    那白蛇的双眸是幻影蛇眼,那这冯家的又是什么呢?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冯家的双眸就是冯家最大的秘密。

    在那监狱中,这冯晓苓用过阴阳眼。

    阴阳眼虽然是道家的天眸,但如果不是天生的,那就只能看到鬼和一些简单的应用,我的阴阳眼是继承下欧阳菘瑞的,也算是天生,所以在进入地狱次元后能够对那些鬼物造成杀伤,就是不知道这冯晓苓的阴阳眼是怎样来的了?

    我本来打算悄悄问问欧阳菘瑞,可冯晓苓在被我发现秘密后就一直以女性的优势缠住了欧阳菘瑞,竟然没有给我一点空隙。

    我们五个人在这里耽搁了些时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便开始向这城中走去。

    我刚刚所有的注意力都汇聚到了那通天艺考图上。

    这时的我才有时间观察整个城市。

    这是一个宏伟的地下城市,整座城市被无数颗巨大的夜明珠所照耀着。

    欧阳菘瑞说这种巨大的夜明珠叫地海之珠。

    胖子一听这是地海之珠,整个人都飘了起来,他说这东西曾经是所有帝王都梦寐以求的宝贝,只要一颗就能照亮整个地宫,而且永不熄灭。

    不过这种珠子却并不是天生的,而是人工做成的,它最外层的皮是用一个深海特有的鲛人皮制作,在包裹十几层之后,将皮压缩,烤制,这种皮会变的非常透明柔软,且坚韧,所以这东西不管是从手艺上讲,还是从历史价值上讲都是无价之宝。

    至于这地海之珠的里面,则是由那种鲛人体内的海珠汇聚而成。

    每一个这样的地海之珠,都要屠杀近百只鲛人。

    就这么一个地海之珠,如果拿到潘家园,那是直接被没收的命。

    这种宝贝,必须走黑市,价格低于千万的就免开尊口。

    我叹了一口气,不想理会已经掉进钱眼里的胖子,匆匆的向前走去。

    这个地下之城的范围相当的大,一眼也未能望到尽头。

    这里的房屋虽然残破不堪,但这造型却有一种古朴的美。

    只是有一点非常的奇怪,那就是这里的房屋虽然残破,但却灰尘很少,不像是那种沉寂了很久的样子。

    抬头向上看,这个城市的顶端乃是一个“震八”的符号,它覆盖了整座城市,犹如一只巨手将整个城市笼罩。

    “我们应该没有找到上古道门的总部,这里只是震八位的一个卦城。”欧阳菘瑞淡淡的说道。

    “卦城?”我疑惑的看向了她。

    “相传上古道门的总部周围设有十六座卦城,是按照十六卦的方位排列的,每一个卦城都相当的大,里面住的都是道门的高人,当十六卦城启动的时候,这将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十六卦图。”欧阳菘瑞道。

    “这么大?”我微微皱眉。

    我是见识过那封印霍罗天龙王的十六卦图,威力当真不能小觑。

    只是如此巨大的十六卦,建起了到底有何意义呢?

    这一路上,我们打开过许多的房屋,可这些屋子里却一个人也没有,似乎这里本就无人一般。

    站在如此巨大而寂静的废弃之城,我总能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心悸。

    就在这时,一阵剧烈的波动从我们的脚下传来。

    这股宛如地震一般的波动直接震垮了无数的房屋,就在这时,我们头顶上那个巨大无比的“震八”直接亮出了宛如太阳一般的光芒,直接射入了我们的眼睛。

    我知道这个时刻正是查探整个城市秘密的好时机,我直接开启了阴阳眼,准备看看这里的真相。

    在这阴阳眼中,当震八符号亮起的时候,这里充斥了巨大的能量,而且这些房屋之中竟然有了无数的鬼魂飘出。

    这些鬼魂发出淡淡的光泽,一点点的汇聚到了那震八符号上。

    当震八符号的光芒愈照愈亮,我的阴阳眼再也不能忍受这样的巨光,只能闭上了双眼。

    而这时,一股澎湃的巨浪直接打在了我们的身上,只见那震八将所汇聚的能量直接传输到了那棵城中的巨树之上。

    巨树在被那股能量洗礼之后,整个树干都发出了微微的淡黄,而在那顶端的树杈之上,竟然有一个非常像玉玺的东西正在闪耀。

    只是那巨树所在的地方,离我这里确实有些遥远,所以我才不能看清那东西的具体模样。

    当这股震感再次消失,这里又恢复了先前的寂静,只是先前曾经沾满了整个城市的鬼魂则再次消失。

    这真是一个古怪的城市,这里的鬼魂居然成为了城市的能量,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很明显,那些鬼魂给与震八卦城的能量是用来镇压那地震之源的,不过这震源与这卦城究竟有什么关系呢?

    难道就那古龟甲中所说的封印之物,就在这上古道门之中?不过那古龟甲中不是说那物现在在归墟吗?

    我摇摇头不在去想这些问题。

    地震彻底消失后,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决定去那古树中央看看。

    大约走了一个小时,我们来到了这古树的中央。

    在这古树的前面是一个巨大的广场,而在这广场之上,我们居然看到了一副大型的壁画,这幅壁画就刻在了古树之前。

    我一看到这幅壁画,心中猛然一骇。

    因为这幅壁画上的内容,与我先前在通天艺考图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这就是那些类人与巨人之间的战争。

    与普通的壁画不一样,这幅壁画上的色彩非常的明显,那些类人族的颜色五花八门,而那巨人不仅长的与我们非常相像,就连肤色也与我们的一样。

    在这幅壁画的一旁,有着四个古道文写成的大字。

    “道巫之战。”

    欧阳菘瑞轻轻的将这四个古道文念出。

    道巫之战?

    如果那些类人是道的话,那这些巨人就是巫了。

    在华夏有这么一个成语,叫做夸父追日,讲的就是一个巨人在追赶太阳的故事。

    这个成语的寓意并不好,但如果和这幅壁画相结合,那夸父的身份就出来了。

    夸父是巫。

    是上古道门的敌人。

    “哇!这幅壁画的颜色真不错,过了这么些年居然还能如此鲜艳。”

    胖子一脸赞叹的看着这幅壁画,伸手便摸在了这壁画上。

    “温的?”

    胖子在摸到那壁画后直接大呼一声,喜悦之情瞬间消失,惊骇之色骤然袭来。

    我看着胖子,胖子此时正满脸无措的盯着这副壁画。

    就在这时,这幅壁画竟然“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