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07章 北鎏山宫
    在五个枪口的针对下,道三爷缓缓的举起了双手,慢慢的走了过来,冯晓苓身后的那些特种兵就这么一直对着他,我觉的冯晓苓只要一声令下,道三爷就会变成马蜂窝。

    不过这冯晓苓咋说也是道三爷夹来的喇嘛,这种做法可是破了行规,这种事情要是搁在我们齐家身上,那是要被活刮的。

    “冯姑娘,你就是这么欢迎道某的?冯香蔓把你塞给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道三爷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冯晓苓。

    冯晓苓冷笑一声,做了个压手的动作。“都放下来吧,这位暂时还不是我们的敌人。”

    “队长,咱们的命令可是?”

    这时,一个特种兵脸色森然的说道。

    “我是队长?还是你是队长?”

    冯晓苓双眸一冷,整个人如同冰霜一般。

    这个说话的特种兵乃是一个壮汉,三十多岁的年纪,全身上下都透着铁血硬汉的色彩,他在听到冯晓苓的化后,脸色明显不善。

    但最终,他放下了自己的枪。

    其余的四个特种兵在看到这位的动作后,这才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枪。

    在我看来,这位壮汉其实才是这个特种小队真正的主,只不过出来的时候被命令要听冯晓苓的话。

    如果我是他,在不清楚冯晓苓的本事的前提下,也不会去真正服气这个女人。

    “齐少?能说下你是如何看出来的吗?”冯晓苓一脸淡笑的看着我,她自然指的就是我用鱼肠刺她的事情。

    这件事确实是我有意为之,但我却不会告诉她我的原因。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他们在枪口离开道三爷后,最先问的人却是我。从这方面来看,我的价值似乎比我自己想象中的要高的多的啊。

    “蒙的。”

    我说了一个连鬼都不相信的谎话。

    “蒙的?你可知道你这个蒙法坏了我们多少事?”冯晓苓听后冷冷的笑了一声。

    “哈,坏事?我的身后跟着一群特种兵,我都不知道这些特种兵的目的是什么,你居然说我坏事?”我没好气的说道。

    “小橙子,这个女人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妖气,我看咱和她还是分道扬镳吧。”胖子一脸晦气的说道。

    我点点头,算是回了胖子的话。

    其实,我的心中自有打算,冯晓苓带的人马既然出现了,那就是我手中的王牌。我和霍东签的那份协议可以在关键时刻为我保命,有了这个王牌,或许可以搞出一个出其不意的效果来。

    冯晓苓并没回答我的话,而是脸上阴沉的低下了头。

    既然她不理我,那我自然也不会去招惹她。

    “三爷,你既然早就来了?为什么不来见我们。”

    我看向了道三爷,此时的道三爷正站在了张灵素的身边,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在你身边太危险了。你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吗?我之所以潜伏在幕后,就是为了道关键时刻帮你,毕竟有这么一群不安的因素在,其实才是最麻烦的。”

    道三爷面色严肃的说着,眼中的余光还冷冷的看着冯晓苓。

    “这个倒是真的,跟着我的人确实是多,现在出现了的就有倭国人,你和这些军人。原先我以为还有张家的人在,现在看来张家没来人。”我自嘲的笑了笑。

    道三爷笑了笑,缓缓的说道:“你知道就好。至于张家,他们确实没来人。”

    我淡淡的看着道三爷,他的出现彻底打乱了我的思路。我原先以为张灵素是和安培龙浩一伙的,因为安培龙浩能控制撩翅青。

    而这撩翅青在北宋年间就有张家人在用,这安培龙浩是一个倭国人,他肯定是没有控制撩翅青办法的,所以我才判断这安培龙浩与张家人有很大的关系,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张泽洛假扮的,但现在看来张灵素却与道三爷关系密切,这破坏了我先前的设想。

    现在,后手尽出,反倒是安培龙浩那边没了消息。

    我环顾一周,现在场面上的人多了,事情却愈加的复杂了。

    冯晓苓很明显是要抓道三爷的,而且已经撕破了脸皮,是那种明枪明刀的干。

    至于张灵素和道三爷,他们的关系能如此密切却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另外就是安培龙浩,这个人似乎因为那些撩翅青的缘故,彻底消失了,但从张灵素的反应来看,他不可能因为撩翅青的原因受重伤,他之所以不出现,那很可能还藏在暗处。

    既然复杂的事情我想不通,那就找个可以懂的事情。

    我把道三爷悄悄的拉到了我们这边。

    “三爷爷,能把您知道的事情说一下吗?”我缓缓的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道三爷笑吟吟的说道。

    “一切,你所知道的一切,包括这个。”我从背包里取出一物,此物正是那俄国人的笔记和那张有着我爸爸的照片。

    “这个?”道三爷的脸色有些凝重,似乎是在做思想斗争。

    “其实事情知道最多的应该是冯晓苓。”道三爷没有正面回答我的话,而是指向了冯晓苓。

    冯家竟然有这么大能耐?

    冯晓苓似乎是有顺风耳,在道三爷说出这句话后,脸色一变,直接斥责道:“三爷,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这个你难道不懂?”

    冯晓苓的话中有着极强的威胁味道。

    道三爷冷哼一声说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道某自然明白,只不过以我们现在的关系,难道还想让我给你们保守秘密不成。”

    冯晓苓一听这话,脸色变的很难看。

    “是你说?还是我说啊?”

    道三爷一脸笑意的看着冯晓苓。

    冯晓苓没有说话,而是冷眼死死的看着我们这边。“你可以说,但是你如果说出了不该说的,那齐成可就没命了,我想你并不希望他早死吧。”

    又是这句话,这些人的身上到底是有什么秘密,居然可以达到一听就死的地步。

    道三爷笑了笑,没有答话,他缓缓的走到了我的面前,让我陪他坐下,便开始讲关于这座城的事情。

    这座卦城其实最早并不是道三爷找到的,最先找到它的是那些俄国人。而且道三爷最初并不愿意来这里,因为实在太危险。但得到戏志才的手记后,他便不得不来,但没想到最后关头却是走漏了风声,这才闹出现在的局面。

    事情的起因要从倭俄之战说起,当时两国是在华夏的东北发动了战争。

    在战争的某一天,俄国人收到了一份秘密情报,说是倭国有一股小型部队进入了大兴安岭的山区,准备建立一个秘密基地。

    俄国自然是派出人手进行了阻击。

    但令俄国人没有想到的是,倭国派遣的这只小型部队,根本不是为了建立小型的秘密基地,而是在寻找一个墓穴,在这个墓穴中却生活着一种特殊的族群,类人。

    这是一群生活在地下的类人,他们体型矮小,全身长满了磷甲,很像穿山甲变成人后的样子,而这些类人把自己生活的地方称为北鎏山宫。

    北鎏山宫里住着的类人大部分都很弱小,只有少数的类人拥有强大的战力。

    俄国人就这样悄悄着跟随倭国人进入了那北鎏山宫。

    在这北鎏山宫的最下方,就是倭国人寻找的墓地。

    这些类人,其实就是这座墓穴的守护者。

    在这座墓穴中,葬了无数的类人,但在墓穴的最深处,却有着无数巨大的残骸,这些巨大的残骸并非恐龙的骸骨,而是玄兽的骸骨。

    也就是说这北鎏山宫乃是一座玄兽之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