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09章 夏桀
    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就只剩下了阴阳师,带翅膀的女子,会说话的骷髅和托斯洛夫自己。

    整个个事情非常的诡异,就连托斯洛夫自己都不知为何会被阴阳师留了下来。

    在这些士兵全部身死之后,阴阳师找了十六具尸体(八根铁链,前后各一个)挂在了那八根铁链之上,并在这十六具尸体上刻下了某个东方的文字。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十六具尸体上的血液渐渐流干,每个被血液沾染过是道文都渐渐黯淡,当那八个铁链上的道文再也发不出任何光亮的时候,阴阳师便和这个头颅再次交谈了起来。

    没过多久,阴阳师的双眼便开始凝聚,眼神渐渐变的涣散。

    醒来之后,阴阳师直接划开了托斯洛夫的衣服,在托斯洛夫的后背上,刻画了起来。

    托斯洛夫能够感觉到阴阳师是在刻画一张地图,但具体画的是什么?在哪里?他却并不知道。

    当阴阳师和头颅交涉完毕之后,那个巨大的头颅便开始晃动,并对阴阳师说着什么。

    托斯洛夫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话,但却也猜出应该是放他出来的意思。

    而这时,阴阳师却直接将那些铁链上的尸体拉了下来,并在口中继续念咒。

    那巨大的头颅在听到这些咒语时,立刻奋力的挣扎了起来。

    在这巨大的头颅在挣扎的时候,整个山洞都地动山摇了起来,阴阳师被迫放出了几只式神,但依旧不能阻止这个被困住的巨大的头颅。

    在这阴阳师和巨大头颅交手的时候,托斯洛夫的绳索却自动断了,他知道这时如果自己再不行动,那自己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托斯洛夫悄悄的拿起了那些倭国士兵的枪,对着阴阳师就是一发。

    阴阳师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死在托斯洛夫这个俘虏的手上。

    没了阴阳师的牵制,那巨型头颅一脸阴笑的看着托斯洛夫。

    “自由的味道,不错吧。”

    这是一个如同魔鬼般的声音,直接在托斯洛夫的脑中响起。

    托斯洛夫怔怔的看着那个巨大的头颅,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

    “刚刚就是我特意让他保住了你的命,不然你是活不到现在的。”

    “那你要我做什么?”托斯洛夫有些颤抖的说道。

    巨大的头颅嘿嘿一笑,他的眼神看向了那个带翅膀的女子。

    也许是因为那个阴阳师的死亡,这个带翅膀的女子便陷入了沉睡。

    “现在,你把旁边那个道族人杀了,把她的血涂抹在这几根索天链的顶端,你就能真正的获得自由了。”

    当托斯洛夫的心底出现了这句话,托斯洛夫就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抉择了。

    与这么一个魔鬼般的头颅交易,那如同是与虎谋皮。

    托斯洛夫看着脚下的这个所谓的道族女人,手中的枪却无论如何也射不出去。

    对托斯洛夫来说,杀一个人,第一次感觉这么难。

    “怎么?舍不得?还是怕我出来以后杀了你?”

    巨大头颅的声音再次响起,托斯洛夫深深的咽了一口气,最终他扣下了扳机。

    一颗子弹划过了这个道祖女子的头颅。

    “嘿嘿,这就对了。”

    “我要知道那个家伙在我后背上刻的是什么?”托斯洛夫双眼挣扎,指了指那个阴阳师,努力的做出镇定的模样。

    “你真的想知道?”巨大的头颅缓缓的说道。

    托斯洛夫点点头。

    “那是上古道门的总部,听说现在已经消失了,里面有上古道门的精华所在,他是要去里面找个东西。一个能够长生的东西。”

    托斯洛夫一听这话,长生?这是个多么诱人的字眼啊。

    “那这个地方在哪?”托斯洛夫说道。

    “把她的血摸上来,我就告诉你。”

    一边是长生和自由,另一边则是未知的危险。

    最终,托斯洛夫决定赌一把。他将那个道族女子的血液,摸在了那几个没有被沾染到血液的道文上。

    在涂抹完毕后,索天链完全崩断,巨大的头颅获得了自由,它就这么的浮在空中。

    “你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那个地方是在这里。”

    托斯洛夫的脑中出现了一个地点,这是一片山脉,一个位于华夏内陆的山脉。

    在说完这句话后,这个巨大的头颅便开始张开了大嘴。

    这整个玄兽之墓中的巨兽骸骨便变成了一个个的颗粒飞入了这他的嘴中。

    巨大的头颅越吸越大。

    而就在它快要吸收完整个北鎏山宫之下的玄兽尸体时,一只小乌龟出现了。

    在托斯洛夫看来,这只小乌龟原本也就脸盆大小,却在一靠近那巨大头颅时,蓦然变大,当身体大过那巨大头颅之时,整个身体直接压在了那巨大头颅之上。

    而这时,只听那巨大头颅哈哈大笑一声,一张嘴便直接咬破了那巨龟腹部的龟甲。

    巨大头颅肆意的吃着这只巨龟,当巨龟完全消失之后,这个巨大的头颅却变成了一个人。

    一个看起来非常强壮的亚洲男人。

    “你做的很好。现在,你可以知道我的名字,夏桀。”

    夏桀就是这个巨大的头颅,他在吃完巨龟后,便恢复了神采,但当他正要离开巨龟的龟甲之时,那龟甲之上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太极图。

    原来,这只巨龟的龟背之上就有一个强大的封印法阵,而当年姜子牙在建这座玄兽之墓时,就知道这夏桀有一天可能会脱困,所以他便在这北冥巨龟的龟甲上,刻上了这个太极图封印。

    托斯洛夫没有想到最终会是这样的结局,那个夏桀居然被再次困住。

    而经过这次的冒险后,他对神秘的东方国度更加的感兴趣了,在离开北鎏山宫之后,托斯洛夫便去了大洋的彼岸。

    在战争结束之后,托斯洛夫便成立了托斯洛夫考察团,联系了一些自己的战友,来到了华夏,以探测矿产为名寻找他背后的那个上古道门的总部。

    可当他找到这里的时候,却无意中打开了撩翅青的巢穴,要不是齐弘一救了他,他现在早就死了。

    听到这里,我的心神一震,终于再次听到了我爸爸的消息。

    “三爷爷,我父亲怎么会和他在一起呢?”

    道三爷拿起了那本笔记(这本笔记确实是托斯洛夫的,是他在无意中落在了那个死去的让国人身上),缓缓的说道:“据我得到的消息,那托斯洛夫在进入华夏的时候走的是新疆那条线,他是无意中救起你父亲的。虽然你的父亲当时身受重伤,又完全失忆,但身手却非常的好,托斯洛夫便把你父亲带来了这里。”

    “那这托斯洛夫最终去了哪里?您又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我急忙问道。

    “托斯洛夫虽然逃出了这里,但他根本出不了华夏,你父亲也被我们救了。”这时冯晓苓接了话,此刻,她正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那我父亲现在在那?”我急忙问道。

    “跑了.”冯晓苓脸色难看的说道。

    “跑了?”我喃喃自语道。

    没想到我父亲最终却是离开他们,这么一说,我便知道了为何霍东能知道我存在的原因了。只是冯晓苓背后的势利到底对我父亲做了什么,为什么会用到“逃”这个字眼呢?

    “那夏桀呢?”

    我看着冯晓苓,我不相信在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冯晓苓背后的势利一点动作也没。

    “他?”

    冯晓苓一听这话,脸色变得非常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