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10章 天地间最大十六卦
    冯晓苓似乎对夏桀的事情还算了解,要不然她不会表现出这样的表情。

    夏桀这名字我听过,准确的来说,他的名字应该叫桀,夏只是个国号,而不是他的姓。

    桀是夏朝最后的一个皇帝,史书上讲,他是被商汤(商的开国君主)所杀。

    夏朝和商朝是华夏最为古老的两个朝代,现在能找到一件商的器具那就已经很难了。

    想找到个夏的,那就更是痴人说梦了。

    所以,我们对夏的了解非常的少,甚至有些史学家提出,夏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它只是一个部落,而并非国家。

    但是,从我现在的得到的这些信息来看。夏的确出现过,只不过它是属于巫族的夏。

    而并非是人类的国度。

    灭了夏的商,则是这些类人族的商。从那托斯洛夫的口中得知,这些类人族,自称为道族。

    那这所谓的道巫之战,其实就是巫族与道族之间的战斗了。

    我静静的等着冯晓苓,期待着她的回答。

    “夏桀,他失踪了。”

    很久之后,冯晓苓才说出了这句话。

    失踪?

    这么说来,冯晓苓背后的势利曾经去过北鎏山宫,但是那个夏桀却已经冲破了姜子牙的太极封印。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夏桀乃是夏朝最后一个皇帝,也就是说他是一代大巫。

    这夏桀可是能靠着一个头颅,活上几千年的强横角色。这么了不得的主,这样的危险份子,他咋就能跑出来的?

    “找不到吗?”我顿时有些期许的问道。

    “小橙子,你现在真有点国家元首的派头啊,你还忧国忧民了是不是。”胖子一个大步走过来,很是生气的敲了敲我的头。

    “看张灵素,别张扬。”胖子悄声在我的耳边低语了一声。

    “找不到。”冯晓苓苦笑了一声。

    趁着这个时间,我偷悄悄的观察了下张灵素,只见此时的张灵素正斜靠在一边,一脸淡然的看着我们。

    而张灵素的耳边,则有一只虫子。

    撩翅青。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神大惊。

    张灵素不是说他不认识撩翅青这种虫子吗?那现在为何那只撩翅青就这么待在他的耳边。

    张灵素在说谎?

    我瞬间便想到了这个可能。

    趁着道三爷给我解释的时间,他难道就与安培龙浩接上头了?

    张家的蛊虫,我现在只是知道能够控制人,其他的作用我是压根不知,假如这些蛊虫能够传递声音,那安培龙浩就可以躲的更远。

    可张灵素和道三爷明显是有关系的?

    难道说?

    我悄悄的看了眼道三爷。

    道三爷的脸上依旧是那个表情。

    胖子看出了我的疑虑,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双眸摇了摇,示意我千万不可轻举妄动。

    “小橙子,咱们还是干点咱们倒斗人应该干的事吧。”

    胖子大声的说着。

    看来现在不光是我感觉到气氛不对,胖子也有了深深的担忧。

    就在我准备搭话转移注意力的时候。

    欧阳菘瑞却在这时候走了过来,她从冯晓苓手里拿过了赵元佐的那个人皮面具,细细的观察了起来。

    这一下,我的心顿时紧张了起来。

    “我好像见过这个人。”

    欧阳菘瑞此话一出,直接把冯晓苓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你见过?”

    冯晓苓很郑重的说道。

    这可是个千年前的人皮面具,而且出现在了上古道门的遗迹之中,入股欧阳菘瑞说她看过,被这些人看出个端倪来,那事情就真的大条了。

    “那有什么?现在的人那么多,也许见过一个和他长的差不多的了。”

    我立即为欧阳菘瑞解了围,手已经摸到了鱼肠之上,如果欧阳菘瑞说出什么关于她自己来历的事情,我就只能动手了。

    “你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冯晓苓依旧没有放弃。

    欧阳菘瑞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我只是感觉这个人很熟悉,但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冯晓苓冷笑一声,眼神中带着点不信。

    “欧阳姐姐,你是几年前去龙虎山学艺的?”

    冯晓苓再次抛出了这个话题,她这次的目的与前一次截然不同。

    “冯家姑娘,你问的有点多了。”

    道三爷眼神不善的看着冯晓苓。

    听了这话我本来应该是感谢道三爷帮欧阳菘瑞解围的,但不知为何,此时我心中的担忧,更胜以往。

    “三爷爷?您还是说下夏桀的事情吧。那姜子牙为何会专门留下北冥巨鬼,并用太极图封印他?这姜子牙到底是怎么参合进这件事的?他们存在的时间可是差了几百年啊?”

    我立马岔开了话题,众人的吸引力也再次转移到了道三爷身上。

    道三爷微微一笑,说道:“北鎏山宫乃是道族当年留下的秘密基地之一,根据我查的资料记载,姜子牙在攻破朝歌之后,便将残余的道族全数抹杀。只有另外几个大基地中的道族留存了下来。”

    “您说的可与我问的不搭嘎啊。”我有些无语的看着道三爷,他依旧是那么喜欢讲故事。

    道三爷哈哈大笑一声,直言自己已经老了。

    “像夏朝那样的终极大巫是已经将肉体锻炼到极致的,道族虽然击败了巫族,但却没办法杀死最强的那几个大巫,最终只能将他们封印起来。这样的大巫,应该还有十六个。”道三爷道。

    “十六个?”我微微一愣。

    “对,十六个。除了那北鎏山宫的夏桀以外,还有十六个大巫被封印,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除了上古道门总部的这名大巫之外,另外的十六个应该是按照十六卦的方位建造的。他们的目的就是以中原大地为中心,建造一个巨型的十六卦封印,而这十六个大巫,就是十六卦奴。当姜子牙知道这些事情后,他害怕这些大巫被再次放出来,便留下了这些后手。”道三爷深沉的说道。

    “十六卦封印?道族的那些人为什么要这做?”我有些吃惊的说道。

    越是揭开这些上古时代的秘密,我的心就越加的沉重,从哪通天艺考图中我已经看到了那道巫之战的惨烈。

    这道族的威力有多强,我已经知道了,但他们依旧要在这天地间建造一个十六卦奴的封印,这种封印不可能是针对巫族的,那就说明在巫族之外,道族另有强敌。

    所以,他们在击败巫族之后,还要建立这样的十六卦奴阵,目的就是为了对付他们自己的敌人。

    “也许是未雨绸缪吧。”道三爷蛮有深意的说道。

    “其实自从托斯洛夫被抓到之后,我们就知道了上古道门的一些事情,在请教了多个历史学家和大量的古籍之后发现,我们的历史是从宋代开始被改变,最终演变成现在的模样,是有人在故意抹去上古道门的痕迹,并企图破坏这天地间最大的十六卦奴阵。而且他们最近的一次活动,就是在二十多年前。”

    冯晓苓再一次的卡了口,被道三爷那么一搞,她似乎没有了继续追查欧阳菘瑞秘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