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13章 身体巨变
    “好不好,由我说了算。”我眼神有些冰冷的看着道三爷。

    道三爷微微一笑,说道:“你想的太天真了,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二十多年前的事情,直接导致了八你们八大玄灵世家的支离破碎。”

    “支离破碎?这怎么可能?”

    我怔怔的看着道三爷,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可以算是晴天霹雳,在我心目中还非常神秘的中原八大家居然已经支离破碎了。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那次的事故太过严重,让八大世家的精英损失惨重,也只有最强的几个活了下来,其他的能不能找到接班人都成问题。”道三爷道。

    “那您单说下冯晓苓吧。”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好吧。”道三爷叹了一口气,说道:“据我所知,冯晓苓确实是冯家的人,但却并非是冯家的嫡系,从小也不是在冯家长大。她是在冯家巨变之后,才回到冯家的,至于她是在哪里长大,我根本查不到。”道三爷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的竟然不是我,而是我身后的上官惊雷。

    我疑惑的向后看去,难道这个已经死了的人还能对我们产生威胁?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疑惑,道三爷对我微微的摇摇头。

    我点了点头,看来我们这次的行动,观察的人还真不少,现在居然还有人隐藏在暗处。

    其实,刚刚道三爷的话,已经说的比较清楚。

    冯家的女人从古至今都是一张脸,那就说明冯家与刚刚那个天之道尊有着密切的关系,与上古道门之间也同样有着秘密。

    因为二十多年前的冯家巨变,或者说是八大世家的巨变,冯晓苓并没有在冯家故地长大,她流落在了外面。

    至于她是被谁养大的,连道三爷查不到。

    但冯晓苓的那张脸就是冯家的象征,当她成为明星的那一刻起,她就站在了全国观众的面前,冯家人自然也能知道,而她们是不可能让自己的族人流落在外的。

    所以,冯家与冯晓苓取得了联系,同时也和冯晓苓背后的那些人取得了联系。

    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他们确实是都没说,但却隐隐约约给我指明了一个方向。

    有人企图控制中原八大世家,但他没有成功,所以才会对我们这些下一代动手。

    冯晓苓和冯家估计都被其掌握在了手中。

    势利,阴谋,黑手。

    国家与国家,世家与世家。

    这场玩转了几十年的棋,可谓是精彩绝伦啊。

    不过这些都不是我现在关心的,我现在关心的是冯家女人与那个道族女子有什么关系。

    从戏志才立下的墓碑来看,这个道族女子就是天之道尊。

    天之道尊,这个名号光听一下也知道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

    而且从我对戏志才的感觉来看,此人是一个极度自负的家伙,能让他亲自刻碑的人,一定会是道族里非常有威望的人。

    在我与道三爷聊完之后,我便看向了欧阳菘瑞。

    可这时的欧阳菘瑞正一脸惊奇的看着我。

    对于欧阳菘瑞这样的表情,我是很奇怪的,欧阳菘瑞从来没有参与过我们的对话,她也从未对八大世家的事情有过兴趣,可这次为何会有这样的表情呢?

    “你怎么了?”我温柔的说道。

    “你好了。”欧阳菘瑞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好了?我好什么了?”我莫名其的看着她。

    “我们完婚的时候,你体质非常差。有了我的阳气之后,你的体制得到了巨大的改善,但我的阳气不能彻底根治你的隐疾,你需要将法将炼到极致才能彻底根治它,但现在你的隐疾已经消失了。”欧阳菘瑞道。

    “我的隐疾?”

    我倒是知道我从小有病这个事情,可这个隐疾我应该已经治的差不多了,而且我也没有对欧阳菘瑞说过啊。

    “对,你的隐疾,这种隐疾并不是病,而是一种天道谴责,类似因果之类玄妙的东西。”欧阳菘瑞说道。

    我一听这话,就立刻想到了我齐家生育艰难,代代单传的事情。

    难道这个事情被解决了?

    但我看了眼欧阳菘瑞,顿时感觉这个问题就算解决了也没用,因为生孩子的人不是我。

    “能说清楚点吗?”我还是比较期待的说道。

    欧阳菘瑞摇摇头,说道:“因果,天谴,天书这些都是玄之又玄的东西,别说我,就算是上古道门的这些人也未必能说的清楚,你刚刚到底在那棺椁里做了什么?”

    如果要说在那棺椁里有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天之道尊强吻了我。

    但这个事情,我能告诉欧阳菘瑞?

    “没有发生什么啊?”我打起了马虎眼。

    可就在这时,我的心突然隐隐一痛,这种感觉我之前根本没有过。

    几乎是在同时,我的双眸的焦距瞬间变乱,双眼直接进入了阴阳眼的状态。

    在阴阳眼的状态下,我的双眼看到了一边血红之色。

    这一幕吓坏了我,待我真正看清,这片血红之色居然都是一个个的鬼魂,而这些鬼魂都是先前地震之时,那震八符号吸收的鬼魂。

    当时我的阴阳眼是看不到这些鬼魂的,可现在我的阴阳眼却能够看清,而且看的非常的清晰。

    此时的这些鬼魂,正抬着头,看着我。

    他们聚精会神的样子,像极了学校里的那些乖宝宝。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与那个天之道尊的强吻,真的有这么大效果?

    “小齐,快上来。”

    这时,我听到了道三爷的呼唤。

    我应了一声,便在欧阳菘瑞的搀扶下,向上爬去。

    现在的我根本不能将阴阳眼关闭,以至于我连走路都产生了影响。

    这个天之道尊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让我改变这么多。

    我和欧阳菘瑞慢慢的爬了上去。

    在看到道三爷的时候,他正站在一个木屋之外。

    这个木屋看起来非常的古朴,我和欧阳菘瑞渐渐的走了过去。

    道三爷见我们上来,说道:“这里我还没进去,一起吧。”

    我点点头,道三爷既是为了等我,也是在表明他没有私心。

    我们走进了木屋,在这木屋之中有很多的树叶状的薄纸,我拿起其中一片,发现这上面写的全是古道文。

    “这上面都写的是什么?欧阳,你能看懂吗?”我问向了欧阳菘瑞。

    欧阳菘瑞点点头,说道:“恩,能懂一些。这些树叶上记载的似乎是某个人的笔记。”

    “笔记?”

    我和道三爷微微皱眉,这东西似乎不能算是有用啊。

    “恩。”欧阳菘瑞点点头,然后指向了树叶的一个角落。“这是一个符号,这个符号在上古道门中只有一个人能用。”

    “谁?”我立即问道。

    “通天。”欧阳菘瑞缓缓的说道。

    “通天?”

    我和道三爷同时一惊,难道这个地方存放的都是通天的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