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14章 两个“终极”
    通天是什么人?自然不必多言,他的笔记的重要性那更是不言而喻。

    我和道三爷都紧张的看着欧阳菘瑞,这里懂古道文的也只有她了。

    古道文本就难懂,等待那是必不可少的。

    百无聊赖的我随手拿起一片树叶状薄纸,一股信息突然从我的脑海中浮现。

    “我们终于从哪里逃出来了。“

    这是一句话,一句非常苍老的话,他的声音极富穿透力,似乎在我的灵魂中直接浮现。

    “我们终于从哪里逃出来了,这是一个更加年轻的空间,这里的生机盎然,我们的族群一定会在这里得到繁衍。”

    这就是我从哪树叶上得到的全部信息,我立即将它拿给欧阳菘瑞看。

    欧阳菘瑞看着我手上的这张树叶,翻译出了刚刚我所知道的内容。

    看来与天之道尊的那个吻,带给我的变化还不光是身体上的。

    既然我已经能够懂得这上面的古道文,那我自然不会闲着,我拿起了一片又一批的树叶。

    一股股信息也瞬间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这是些树叶确实是通天的一个笔记,但这上面的内容却并不全,很多关键的地方都已经不在了。

    我将最重要,且经过排序的几篇写下来,其余看不懂的就暂且搁置。

    (接下来的叙述,是通天的自诉,我代表的将是通天,引号中的内容也将是通天上笔记的自诉。)

    “这个地方非常的美妙,族人们得到了久违的和平,但在这里我们并非没有敌人。一个自称为‘巫’的种族,就是这里的霸主,他们将我的孩子们当做了食物,这种事情绝不允许再次发生。”

    “本体都已经搬来了,为了族群的延续,我们必须对那些巫族进行惩罚。”

    “战斗已经超过了我的预期,没想到这些巫族居然能够变大,他们的力量太强大了,我们的损失非常惨重。可是故乡那边的压力也非常的大,族群必须得以延续。”

    “战争结束了。我们虽然击败了巫族,但族人也死伤惨重,接下来是要将剩余的族人们接过来了。”

    “我们都已经进行了迁移,他们为何还要穷追不舍,故乡已经被毁,这里绝不容有失。”

    “五玺的力量正在衰退,门已经挡不住他们了。也许,我们需要巫的力量。”

    “巫的力量确实强大,本体们与巫的基因结合后,体型更大,力量更强,我决定把它们称为‘玄’族,这正是一个奇妙的开始。”

    “门终于守住了,但玄族死伤惨重,那些巫族的基因正渐渐侵蚀他们的神智,他们已经快要变成真正的野兽了。我们必须做出改变。”

    “今天女娲告诉了我个好消息,经过一定的研究,她将我们,巫族和他们的基因完美融合,制造了一个全新的种族,人。”

    “不可否认,人类的天赋实在是太棒了,他们继承了我们的学习能力,他们的繁衍能力,和巫族的肉体。在对付他们的时候能够给我们不小的帮助,我决定将最厉害的道法传授给他们,他们将是我们最好的士兵。”

    “不得不说,人类已经威胁到了我们,他们在道法上的学习和研究已经超越了我们,是时候进行一些惩罚了。有些家伙建议将那些人类当做玄族的食物,他们繁衍的确实太快了,我对这个决定并不反对,可是女娲却不愿意,那些人类都是她的孩子。”

    “女娲走了,她带着那些人类走了。现在门哪里又只能依靠我们了。”

    “我们需要人类,我也需要女娲,我们决定给女娲和她的孩子们一些地位,将他们当做'道'的一部分。”

    “人类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拼命了,门那边给的压力也很大,所幸他们的攻势并不凶悍。我已经决定结束这一切,‘终极’的研究必须加快了。”

    “女娲给了我一个建议,终极的研究可以分成两个方面,一种是以他们为主,一种是以人类为主。我觉的这个提议非常的好,人类中有我们,巫族和他们的基因在,结合了我们这些种族的优点,人类的终极一定会比他们终极更加可怕。”

    “研究的进展很顺利,但人类的终极有一个致命缺陷,也许死亡才是真正的‘终极’。”

    我现在手里拿着的就是这最后一张树叶薄纸,这张树叶薄纸有些残缺,关键的部位以及被人撕去,我也不知道在通天的研究中人类终极那个致命的缺陷是什么?为何要达到‘死亡’才能完成终极。

    对于“终极”的研究,何为“终极”,这上面并没有明说,也许在通天看,这个东西并不需要写在上面。

    而我也并没有在这些树叶中,得到确切的答案。

    至于在这些笔记中提到的“他们”,我觉的应该就是指道族的死敌,也是另一个“终极”的研究方向。

    从这些树叶薄纸中,还提到了人类的起源,女娲造人显然是真的,但她却不是用泥捏的,而是用了道族,巫族和“他们”的基因一起研发出来的。

    从这些信息上我可以看出,道族对肉体的研究已经达到了一种很高的境界,他们创造一个种族,就和现在的人类创造一条机器一样,虽然过程很复杂,但却可以成功。

    也许对于道族来说,创造一个种族,就和我们现在创造一个机器一样

    而道族交给人类的道法,就和我们手中的武器一样,仅仅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道族通过将自身的基因和巫族的基因结合造出了玄族,就可以看做是一个攻击的工具。

    通天口中的玄族应该就是玄兽,这个种族因为对力量的渴望,已经失去了自身的智慧,可以说一种失败的研究。

    至于这笔记中说到的“本体”,我却觉的应该和西游记小说里的妖怪有些相似。

    这里的树叶薄纸主要记载的就是这些内容,但我觉的这里曾经放着的东西肯定要比现在的多,而最有可能的就是戏志才来到了这里,将最重要的一部分通天笔记拿走了。

    我看的比较快,比欧阳菘瑞要快的多,这种感觉正的很奇妙。

    我也实在是没想到啊,被人强吻居然还能获得这么多的好处。

    这个天之道尊到底是谁呢?

    我找了个理由便离开了木屋,木屋里的树叶薄纸我已经知道了内容,留在这里就是浪费时间。

    我决定再去上面找找,看看那个我曾经看到的玉玺状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一路向上爬去,在连续爬过了几个较大的树杈之后,我的眼前突然一亮。

    因为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

    天之道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