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18章 再见西王母
    ps:一会还有一章,这章比较赶,回来的晚了,没有修改,大家可以在明早在看,我会在今晚修改的、

    我是不同意道三爷这话的。不说别的,单单就那成千上万的灵魂就够我们喝一壶的。

    弄不好,我们要面临比尸山更加严峻的挑战。

    对于这个提议,我是反对的。

    道三爷倒也不勉强,我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在这个震八卦城里又继续跑了一圈,可最终的结果和道三爷说的一样,这里根本就没有第2个门,如果要去那所谓的中宫总部,那真的只有去下一层了。

    “三爷,您说吧,咱要咋下去,再这么漫无目的的跑,小胖我奋斗了三十多年肥肉就交代在这了。”胖子疲惫的说道。

    我也很无奈,这个卦城下面那么多的灵魂,肯定有问题,真走下面,我们遇到的危险只有更多。

    道三爷环顾一周,说道“去下面的路有很多,最直接的一条就是打洞。而另外一条就是走木道。”

    “木道?”我很是纳闷,从小到大,我从来没听过啥叫木道的。

    道三爷一指那中间的那可巨树,说道“那棵巨树载在卦城的中央,那这个卦城肯定是围绕它来建造的,不管是第一层还是第二层,在这颗巨树旁肯定有道。”

    “三爷?您这是耍我们了吧,既然你知道哪里有道,还让我们跑这么久?”胖子极度无语的说道。

    “小齐他不同意,那也只能绕圈子了。”道三爷笑了笑。

    我苦笑一声,便跟着道三爷们再次来到了这巨树的周边。

    经过了仔细的寻找,我们始终没有找到那个所谓的入口。

    一时间,我们的行动陷入了僵局。

    “难道有机关?”道三爷喃喃自语道。

    “欧阳,你说这上面是不是有啥阵法?”我问向了欧阳菘瑞。

    欧阳菘瑞摇摇头,说道:“没有,这个地方没有阵法,也没有机关,但我个人感觉这棵树的生命特征有些特殊。”

    “怎么个特殊法?”道三爷一脸疑惑的问道。

    “我只能做个比喻。”欧阳菘瑞淡淡的道,然后指了指嘟嘟的小嘴,说道:“这棵树的洞就和嘟嘟的小嘴一样,如果没有达到要求,它就始终是闭合的。”

    看到这,我算明白了,这棵树确实是下到二层的机关,但必须要有特殊的方法。

    这个巨树肯定是通过道族的特殊方法创造的,与道阵不一样,生命的特殊创造关乎到道族最本源的的力量。

    当年的人类也只学到了道法的使用,生命的本源根本没有接触到。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我抬头望天,再次看向了那震八符号,这十六卦可谓是道法的本源,与以后的八卦和太极都不一样,隐龙经中也没有相关的介绍。

    就在这时,我的脚下再次发出震震晃动。

    我的阴阳眼中,那些赤红色的灵魂纷纷越出,与平时的不一样,这些灵魂此时全部双眼迷离,似乎是被控制一样。

    就在这时,那震八符号中汇聚的能量再次劈到了巨树之上。

    轰隆一声,这巨树竟然被这股能量轰成了焦炭,它随着巨树直传而下,直接冲着我们而来。

    这股能量我是亲自试过的,被它打中就算是不死也要拖层皮。

    “欧阳!”我大喊一声,她现在站在最前段,情况最危险。

    但我再快,也比不上那能量的冲击。

    而这时,嘟嘟的身体瞬间变大,直接挡在了那股能量之前,一口气直接吸完了那股能量。

    风烟散尽,我们面前的景象相当惨烈。

    这棵不知存在了多少年古树,已经变成了一堆焦炭。

    而这整个卦城,已经彻底被毁,那些房屋已经被击成了碎片,街道也是沟壑连连,要不是嘟嘟挡在了我们的身前,我们肯定会死。

    我连忙跑到了欧阳菘瑞旁边,她并没有什么事情。

    嘟嘟在这时也再次变小,长着一双粉嫩的小手喊着“爸爸”。

    我一把将其抱了起来,深深的亲了一口。

    “路有了。”道三爷大喝一声。

    我们走到了道三爷身旁,只见那巨树的中央有一个直通地下的通道。

    我们顺着通道直达而下。从这通道的痕迹来看,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

    那天之道尊很明显没有走这条路,她们肯定走的是别的路。

    道三爷显得比较兴奋,他一直走在最前面。

    我们紧随其后,道三爷的速度很快。

    待我们到了下一层,只见到了一片森罗地狱。

    在狼牙手电的照射下,这里的景象一览无余。

    在这里,有着无数的道族尸体,各个种族的都有,他们的尸体被散乱的堆放在了一起。

    经过时间的推移,这里的尸体大多数已经腐烂,只有少数的一些才保持了生前的样貌。

    “他们是来这里避难的,而且死的时候相当安详。”道三爷缓缓的说道。

    我没有回道三爷的话,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从这里看来,道族的惨状已经不言而喻,这场灾难的到来无声无息。

    这里似乎就是一个万人坑,埋葬了道族所有的一切。

    调整好了心态,确认好了方向,我们便继续向前走。

    一路上,各种各样的尸首层出不穷。

    我没有敢开启阴阳眼,因为我知道这里存在着大量的灵魂。

    我们愈走愈远,我的心开始放宽,那些个灵魂似乎并没有为难我们。

    大约三个小时之后,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正方形凹洞,在这个凹洞的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直杆,这个凹洞深不见底,这根直杆也不知道从哪里串来。

    我们缓缓的走了过去,在这个凹洞边停了下来,只见这个凹洞的直杆之上是一个巨大的十字架。

    在这个十字架上,一个蛇女被困在上面,而那根直杆之上,还有着她缓缓流下的血液。

    这些血液并不是单纯的红色,在这些红色之中还带着一些白乳。

    “快看,她的头上。”

    眼尖的胖子直接喊了以上,指着这个蛇女头上的王冠喊道。

    我顺着他的手看去,只见这蛇女的头上,有一个巨大的王冠,这个王冠上有个符号。

    这个符号我们见过,正是那西王母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