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21章 玲珑之眼
    “不好,她已经开始彻底尸化了。”欧阳菘瑞大喝一声。

    一听这话,我心急如焚,早知道姜子牙的死讯会带给她如此大的躁动,我说话会更加的委婉一些。

    “该死的人类,你们都是些骗子,骗子。”

    西王母不断的大喝一声,原本清秀的脸上,已经变得尸斑累累,全身的尸气如同潮水般袭来。

    水道上的青石也在不断的下落。

    看着逐渐变得失去理智的西王母,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可以制止她尸化的办法。

    “我这里有姜子牙给你留下的信件。”

    我大喝一声,手中拿着一个白色的龟甲。

    “又想骗我。”

    西王母大喝一声,气势更盛。

    “你看这字迹。”我连忙喊道。

    这个白色的龟甲就是我们在姜教授哪里拿到的古龟甲,这上面写的虽然不是姜子牙带给西王母的信,但这上面确实是姜子牙的笔记。

    这话音刚落,西王母便楞住了,她怔怔的看着我,死死的盯着我手里的古龟甲。

    “交出来。”西王母已经停止了尸化,狠声道。

    “尽量拖延时间。”欧阳菘瑞悄声说道,然后就开始悄声念起了道印。

    即使没有听到欧阳菘瑞的话,我也不会轻易的将这个东西交出去。

    我静静的看着西王母,那只拿着古龟甲的手已经慢慢的渗出了汗珠。

    “我再说一次,把它交出来。”

    西王母已经变得愈加的暴躁,在这话音刚落,这水道便再次颤动。

    我直接将古龟甲举了起来,大声的喝道:“你要是再动一下,我就毁了它。”

    “你敢!”西王母猛然一动。

    我直接大手一挥,双手猛然用力,眼看就要掰碎之际,西王母连忙喊道:“不要。”

    一听到这话,我的嘴角微微一笑,女性生物,果然是爱情至上。

    “站在那里别动。”我厉声喝道。

    西王母一听这话,脸色变的非常难看。

    “你们到底是谁?”西王母平静的说道。

    “摸金校尉。”我浅笑道。

    “摸金校尉?”西王母黛眉一皱,脸色瞬间变得非常难看,很显然她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你又是谁?”我明知故问的说了一句,目的就是拖延时间。

    “昆仑之主,道族女皇,西方婆娑净土域主,第六代西王母,司灾难与刑罚。”西王母缓缓的说道。

    没想到,我只是为了拖延时间的一句话,竟然引出了这么多的头衔。

    而且她是第六代西王母,也就是说西王母乃是一个称号,而不是名字。

    “前五代的西王母呢?都死了吗?”

    我缓缓的问道,我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为了探探道族的底,看看他们是否真的研究出了永生金丹。

    “这个是我道族的机密。”西王母脸色一沉的说道。

    “那好,我问个别的,我想知道是谁把你插在这里的?”我再次问道。

    “哼!这天地之间还没有能困住我的人,我是自愿成为玲珑之眼的。”西王母不屑的说道。

    西王母说完,还深深的看了眼那根直杆。

    “玲珑之眼?”

    我瞬间大惊,抬头望去,只见这凹洞从底下向上看,确实像一个眼睛,而且那西王母曾经待过的地方,就是瞳孔。

    “这玲珑之眼到底有什么用?”我急忙问道。

    西王母听了这话,叹了一口气,自嘲的笑了笑。“想知道?拿龟甲来换吧。”

    说实话,我是特别想知道这玲珑之眼的作用,但这龟甲明明就是假的,我那里敢拿出手。

    西王母见我不说话,也不生气,而是浅笑一声,说道:“你是在等她将千颂封决念完吗?”

    话音一落,我只听身后一个娇呼,欧阳菘瑞真握着胸口不断的喘气。

    “哎!你们这些卑微的人类啊,就是有点小聪明,那些道法都是我道族传授给你们的。你们居然敢拿来对付我,难道你们不知道每一代的西王母都是道法之宗吗?”西王母鄙夷的看了我们一眼,不屑的说道。

    “哼!你一口一句卑微的人类。那姜子牙也是人类,你不照样爱上了他。”我厉声回道。

    西王母一听这话,眼帘间便的恼怒异常。

    “哼!我最后再说一次,交出龟甲,我就放你们走。”西王母冷冷的说道。

    我深深的看了一眼欧阳菘瑞,现在的境遇可谓是濒临绝境,这个龟甲不管是交与交出,最后都是一个死。

    这西王母的强大,已经不是我们可以抗衡的了。

    “她说这里是玲珑之眼?”欧阳菘瑞起身后急忙问道。

    我连忙点头。

    西王母一听这话,双眸中闪过一丝不安。

    “抓住我的手。”

    欧阳菘瑞大喝一声,身体再度尸化。

    在我拉住她手的一刹那,我瞬间感到体内一股热流瞬间消散,而欧阳菘瑞则是尸气大振,直接震飞了西王母。

    “人?”

    西王母还没说完,欧阳菘瑞便直接抓住了那根直杆。

    口中不断的说着某些难懂的道决。

    西王母一听这个,脸色瞬间一变,而后直接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而随着欧阳菘瑞念动道决的速度加快,西王母如同发疯了一般。

    就在这时,这根直杆居然爆发出了绚丽的七色彩光,整个杆身涌现出无数的纹路,这些纹路在七色彩光的映衬下,变成了一个圆柱形牢笼,并缓慢的向外扩散。

    “不!不!不!”

    西王母惊恐的大叫着。

    就在这时,一个人头的虚影从哪玲珑之眼的顶端缓缓的落下,而后迅速的向下袭来。

    “子牙?是你来看我了吗?”

    西王母在看到这个人头虚影后,双眼立即变的呆滞。

    就在这时,欧阳菘瑞迅速拉着我离开了这个光圈。

    待到那人头虚影消散,这西王母便被困在了那七色玄纹组成的牢笼之中。

    这时,欧阳菘瑞已经再次变回了平时的模样,她的身体非常的疲惫,不断的喘着粗气,而我也同样被刚刚那一下弄的精疲力竭。

    刚刚的一下,似乎掏空了我的身体。

    “刚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身体像是被掏空一样。”我喃喃道。

    “你与我配过阴婚,你体内有我一半的阳气,当我将两股阳气合二为一,那我就能彻底完成尸化。爆发出最大的能量,只有这股能量才能刺激出那天道法柱的力量。”欧阳菘瑞道。

    “那这西王母是怎么回事?”我再次问道。

    “是玲珑之眼。没想到这西王母会成为玲珑之眼,她太惨了。”欧阳菘瑞缓缓的说道,神色很是悲伤。

    我有些无语,因为我丝毫没有看出这西王母有什么悲惨的地方。

    “玲珑之眼,乃是以心中挚爱作为献祭,以永远的幻术来控制献祭者。献祭者会拥有近似永恒的生命,但却会成为一个天道阵法的阵眼,永远在死亡与绝望的幻术中轮回,如果她刚刚说的没错,那让她成为祭品的,就是姜子牙。而这就是她所说的‘自愿’,她是为了姜子牙才自愿当做祭品的。”欧阳菘瑞缓缓的说道。

    “死亡与绝望的幻术?那最后出现的人头就是姜子牙吗?”

    欧阳菘瑞摇摇头,说道:“都是幻术,在天道法柱启动之时,我们身在阵中,也会看到与献祭者相同的幻想,那西王母每时每刻都会幻想与那姜子牙见面,却等来的永远是背弃,这就是玲珑之眼,也被称为情道之殇,情有多深,这阵就有多挺。”

    “那姜子牙为什么会要这样做?”我连忙问道。

    “是因为天道法阵,如果我没猜错,这姜子牙肯定是以玲珑之眼为中心,建立了一个方圆千里的大阵,而这个阵肯定超越了整个上古道门。也就是说,这姜子牙在这里建立了一个阵中阵。”欧阳菘瑞缓缓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