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22章 婴妖花藤
    “阵中阵?是那两个阵?姜子牙为什么会建立这么一个阵中阵?”我不解的说道。

    问完这话,我看向了那倒在玲珑之眼中的西王母,她的外表是那么的安详,如果说这第六代的西王母真的和姜子牙真的是一对恋人的话,那她为爱献祭,并且承受的千年之苦,那也确实太惨了。

    “上古道门的这处总部本身就建在一个十六卦阵上,这个十六卦再配合那散落在外的那些阵奴,那就是个庞大的十六卦奴阵。但上古道门却覆灭了,这个中宫的阵眼很可能就出现了问题,姜子牙便以玲珑之眼为祭,建立了一个天道法阵,将这个阵眼维持住,这就是阵中阵,但即便是这个阵中阵,那范围也是相当的大。”欧阳菘瑞道。

    “这阵法的范围是如何判断出来的?”我不解的问道。

    “献祭虽然是每个人都能成为祭品,但由于每个人自身的因果和气运并不相同,气运强大的人和气运弱小的人献祭的效果天差地别。这就和刘邦建的那个十六卦奴一样,献祭的都是那些为大汉建立有过功勋的人物,他们的气运比起其他人来说,那可是要好了千百倍。”欧阳菘瑞道。

    “那按你的说法,是因为这西王母的气运太强,所以阵法的范围才会如此之大。”我喃喃道。

    欧阳菘瑞点点头,说道:“没错。这个天道阵法必定关系非常,要不然也不会让一代西王母作为法阵的阵眼,这一切肯定都与上古道门的覆灭有关,不过那姜子牙也是够狠的。”

    “那个这个天道阵法是什么阵?”

    我好奇的问道,并故意无视最后一句,女性对爱情的盲目太深,我不想让欧阳菘瑞多想。

    欧阳菘瑞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玲珑之眼本来就传说,天道阵法更是晦涩难懂,我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我只是曾经在师门的一本古书上看到过这个玲珑之眼的作用,其实刚刚我也在赌,没想到却赌对了。”

    我听了这话嘴角微微一笑,世界的奇妙本就如此,因与果的关系,看似是那么的离奇,但却真有联系。

    我抱起了嘟嘟,划到了这水路的一边,带着欧阳菘瑞向着道三爷他们的方向走去。

    这个上古道门建造的四通八达,只要方向对,那见面的几率也就大了。

    欧阳菘瑞三步一回头,她是在看那西王母。也许是因为西王母与姜子牙的爱情让他产生了遐想,毕竟我和欧阳菘瑞也同样是一人一尸,并非同族。

    “别多想了,我不会离开你的。”我温柔的说道。

    欧阳菘瑞听后,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笑容,深深的点点头。

    “你说这姜子牙是大周的开国丞相,而西王母却一直是神话中的人物,他们为何会走在一起的呢?”

    欧阳菘瑞说这话时声音有些伤感,我能感受到她的那些顾虑,毕竟在上一世,赵元佐与她经历的爱情就是因为身份差距太大,才导致的悲剧。

    虽然欧阳菘瑞对这方面的记忆已经模糊,但潜在的影响并不会消失。

    我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的说道:“道族也是曾经生活在这个世界的种族之一,他们只是神秘但并不可怕。西王母传到她这一代已经是第六代了,也许某一代的西王母是神话一样的人物,但并非指的是她。在通天的笔记中也写到过,我们人族是由女娲创造的。女娲自古以来的的造型就是蛇女,这蛇女一族与人类的关系肯定相当的密切,也许在那个时代,跨越种族的爱情,并非会被禁止。”

    听了我的话,欧阳菘瑞的思绪终于好了很多,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欧阳菘瑞已经破涕为笑,但我却因为这件事联想到了更多的事情。

    商朝灭亡是与上古道门的覆灭是有直接关系的。

    但在我学到的历史上,大周才是真正灭亡商朝的主因,虽然上古时代的历史被人改变了许多,但总体的走向不会变,只是细节改变了,有人抹去了上古道门的痕迹,留下了一些更容易让人想通的事情。

    但真正的历史并不会因此而改变,这商朝的灭亡和大周的建立肯定还有更多不为之人的秘密。

    姜子牙与第六代西王母的爱情,也只是这个大事件上一个重要的插曲而已。

    我拿起了这古龟甲,既然欧阳菘瑞说这个是一把钥匙,那这个锁眼究竟在那呢?

    我们一直沿着水路向前走,这条水路很深,我们走了近三个小时才走到头。

    可在这里,我却看到了更加惊奇的景象。

    这条水路的尽头是一条类似于护城河一样的河道,我们的水路与河道之间有着近两米的落差,而整条河道更是接近了五米。

    很显然,这两条水道先前是相通的。

    我们现在就站在了这水路的边上,看着这条河道。

    在这条河道的两边,有着无数棵类似于藤蔓的古树。

    这些树上挂着的不是果实,而是无数的婴孩死尸,但这些****看上去实在是太像人类了,不过是大小还是外貌,他们体表的皮肤也是非常的滑嫩,要不是他们的头顶上有一根树茎,我都要认为他们是真正的人类婴孩了。

    长在树上的婴孩,与那西游记中描述的人生果树有些类似,但这些婴孩明显是不能吃的,至于为何会长在树上,那更是不知了。

    “这些是什么树?”我忍不住问道。

    欧阳菘瑞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传说中妖树,婴妖花藤。”

    “婴妖花藤?那是什么东西?”我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这东西的邪恶。

    “婴妖花藤乃是一种邪恶的植物,这种植物能产生一种汁液,传说中这种汁液乃是制作永生金丹的主要配方。不过这种植物的生长却是要依靠吸食婴儿精华才行。”欧阳菘瑞缓缓的说道。

    “这么残忍?”我愤恨的说道。

    欧阳菘瑞点点头,说道:“在上古道门时代,人类是属于最下等的生物,与牛羊并没有什么区别。最初阶段更是成为了那些玄兽的食物,人类的婴孩被道族当做饲养这些婴妖花藤的养料并不奇怪。这些在通天的笔记上也有过记载。”

    被欧阳菘瑞这么一说,我也想起道三爷曾经说过同样的话,但没想到这些婴孩竟然真是人类的。

    看着这些可怜的孩子,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这时,嘟嘟从我的怀中醒了过来,他在看到这里无数的婴孩死尸之后,大声的哭了起来。

    他这一哭不要紧,这些婴妖花藤上面的婴孩死尸也竟然跟着哭了起来。

    一时间,整个河道充斥着婴孩啼哭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