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23章 蛰水鲳
    随着这些婴孩啼哭的声音越来越大,我的眼前居然看到了更加诡异的一幕。

    只见随着那些树上婴孩的啼哭,他们的皮肤也开始渐渐的碎裂,掉出了一块块的白色肥肉。

    这些肥肉再接触到那些河水之后,竟然生出了无数的虫卵。虫卵的长速极快,转眼间就形成了一个个形如白蛆的肉虫。

    这些肉虫更是在肉眼能够看清的速度中飞速的长大,其速度之快令人发指。

    “蛰水鲳。”

    我一见此虫,脑中立即就知道这是什么了。

    这种蛰水鲳,乃是一种微型食肉鱼,最长不过一指,但它们成群结队之下威力却不逊于蚁群。

    因为这种蛰水鲳一直生活在地下,所以它们没有眼睛,只有嘴巴,依靠本能活动。

    这种蛰水鲳在西南一代曾经被人广泛的捕捉,并且饲养在陵墓之中。

    平时如果没有食物,这些蛰水鲳就会沉睡,依靠些微生物生活,但一旦被人打扰就会陷入狂暴。

    看着这些从婴孩体内掉下的虫卵,不用想我也知道,这tm也是痋术,而且是上古道门使用的痋术。

    这帮家伙居然用婴孩做痋术的载体,着实该死。

    虽然这些都是非常骇人的痋术,但这中间的丝丝环扣的生存之道却是令人惊奇。

    那婴妖花藤是依靠河道和婴孩存活,但婴孩体内的蛰水鲳却是依靠吸收婴妖花藤来存活,这些蛰水鲳还维持了婴孩的体表。

    这种类似循环的饲养方式竟然达到了微妙的平衡。

    这种奇异的制作方法不知比那血虫尸高明多少倍。

    虽然心中对这上古道门愤恨不已,但我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生命更加奇妙的地方。

    只是这些可怜的孩童竟然会被做成痋术的载体,不免令人唏嘘。

    收回了思绪,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来做感慨,现在的蛰水鲳已经是越积越多,眼看这条河道就要被填满,我哪里还敢做太多的停留,连忙捂住了嘟嘟的嘴。

    现在我们已经无路可走,退回去的话,我们根本不可能从玲珑之眼哪里上去,可前进的路却被这些蛰水鲳给占据。

    形势瞬间变的危急了起来。

    “欧阳,你是说这些婴妖花藤的汁液是制作永生金丹的主要配方?”我大声的问道。

    欧阳菘瑞连连点头。

    我一听这话,马上开启了阴阳眼,只有在阴阳眼下,我才能在黑暗中看清这里的情况。

    这里是两条水道的交叉口,婴妖花藤的汁液如此重要,来往的船只肯定不少,说不定就会有船遗留下来。

    这里的婴妖花藤虽然繁盛,但是眼尖的我一眼就看到,一个隐藏在婴妖花藤下的废弃船只。

    “在这里等我。”

    我一把将嘟嘟塞到了欧阳菘瑞的怀中,然后直接跳入了那河道之中。

    我这一跳,旁边的那些蛰水鲳迅速有了反应,好在它们的个头还不大,暂时还不会对我有太大的影响。

    我立即开启了海底轮,飞速的向那个破旧的船只游去。

    等到了哪里,我才发现这个小船与我们先前在氪尸油上用的一模一样。

    我没有多想,直接拉出了此船。

    一时间,这小船周围的那些婴孩加快掉落。

    我上了小船,划到了欧阳菘瑞他们一边,接上他们后就连忙顺着河道向下飘去。

    从嘟嘟大哭到我们上船,最多也就两分钟的时间,可就在这两分钟内,却有近千只的蛰水鲳成型,它们迅速结队,飞速的游向了我们。

    “砰。砰。砰。”

    船底传来了无数的撞击撕咬的声音。

    这些蛰水鲳迅猛异常,它们虽然不大,成群结队的撕咬下,这艘小船很可能马上就会翻。

    蛰水鲳越来越多,我们的小船根本经不住这样的冲击,不过食肉的鱼类大都喜欢血,而我正好有一罐。

    我快速的泛起了背包,终于让我找到了它。

    黑狗血。

    这是胖子上次前往秦岭时,装的黑狗血。回来之后就放在我的包里没动,没想到这次他们又把它给我带了出来。

    我拿出了黑狗血,刚一打开盖子,那些蛰水鲳就已经变得疯狂。

    我没有停顿,直接扔向了一旁的婴妖花藤。

    那些蛰水鲳迅速扑了过去,直接对着那颗婴妖花藤撕咬了起来。

    “哇!哇!哇!”

    婴妖花藤上的婴孩,被咬的瞬间哭叫了起来。

    旁边婴妖花藤上的娃娃也是同样大哭,皮肉也开始了掉落。

    这就是连锁效应,用不了一会这里就会变成蛰水鲳的海洋。

    好在那些成型蛰水鲳没时间管我们,它们现在只顾着自相残杀。

    趁这机会,我和欧阳菘瑞快速的划了起来。

    可当我们转过河道的最近的一个弯,前方的尽头突然连续的翻滚了起来。

    在阴阳眼下我只能看到一片漆黑,那原本的通道似乎已经被其挡住,我连忙拿起了狼牙手电。

    可这一照,我居然看到了一只巨大的眼眸。

    我瞬间被这景象给惊呆了。

    因为这河道非常的黑暗,所以我根本看不清这是个什么样的生物,我不信邪的再次将狼牙手电聚了起来,

    可这一次,我再也没有看到那只巨大的眼球。

    我长出了一口气,正当我以为自己看错了的时候,欧阳菘瑞的这句话再次把我拉回了现实。

    “刚刚那个是什么?”

    “你看到那只眼了?”我连忙惊骇的问道。

    欧阳菘瑞马上点点头。

    我立马意识到了不妙,手电再次照射过去,这次却看到了一个黑洞,而这条河道也似乎流到了尽头。

    没想到这条河道竟然如此之短,这样一来,我们虽然有可能摆脱这些蛰水鲳,可那眼眸的主人却无疑更加危险。

    我连忙把小船的速度降下来,想先观察一番。可没等这船挺稳,我的身后就响起了一阵嗡鸣。

    那些蛰水鲳来了。

    现在的我们可谓是进退两难。

    “赌了。”

    我大喝一声,再次奋力的滑动起了船桨。

    小船快速的前进,在离开这条水道之后,我的眼前豁然开朗。

    这是一片巨大的地下湖泊,而在这个湖泊的中央有一根超级大树。

    在这棵树城旁边,有些无数的绿色飞虫,如同萤火虫一般,将这里点的分外透亮。

    我们站在这颗巨城之下,就如同蝼蚁站在高楼面前,在这巨树的最顶端,则有三个古道文刻下的巨字。

    “通天城!”

    看到这三个字,欧阳菘瑞激动的站了起来。

    这里肯定是那上古道门的总部。

    当我进入这里的时候,身后的那些蛰水鲳似乎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纷纷后退,虽然只有一线之隔,但却阻挡了这些只能依靠本能生存的生物。

    是因为这巨树?还是因为刚刚那巨眼之主?

    而就在这时,我的背包居然响了起来。

    我翻开了背包,只见一个指甲盖大小的东西正在忽闪。

    当我拿起它之后,它竟然传出了一个声音。

    “齐成!我是霍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