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25章 道三爷叛国?
    “卫星影像?那个终极长的是什么样?”我急忙发问道。

    “影像拍摄的并不清晰,只拍回了一个长条的生物。”霍东缓缓的说道。

    长条生物?

    我一听这个,立即就想到刚刚我曾经看到过的那个大家伙,难道那个就是终极?

    但是我立马就把这个想法丢弃了,那个大家伙虽然恐怖,但它明显是只玄兽。

    在通天的笔记中,玄兽与“他们”明显是两种生物,而且通天明确的说过,玄兽是一个失败的种族,终极绝不可能就是我刚刚看到的那只。

    “齐成,这个任务你必须完成。我们会给你绝对的支持,只要你说出‘风筝’两个字,通天城里的任何士兵你都可以调遣。”霍东道。

    还任何士兵了?连上带头的女人也就五个。

    “包括冯晓苓吗?”我微微一笑。

    “包括冯晓苓。”霍东肯定的说道。“看来你小子也不算太笨,都能看出冯晓苓是咱们的人。你只要拿会资料,就算是让冯晓苓嫁给你,我也同意。”霍东有些猥琐的说道。

    我冷然一笑,也许冯晓苓的那张绝美容颜对其他男人是个致命诱惑,但对于我来说,一个欧阳菘瑞就够了。

    “哈!你好大的威风,别人的终身大事你都能做主?”我不屑的说道。

    虽然我对冯晓苓不感冒,但冯晓苓的社会地位我还是知道的。

    “哼!是你小看了风筝,而不是我在摆谱。”

    霍东冷笑一声,言语中露出了浓浓的自信。

    我听了这话,脸色有些不自然。

    冯晓苓的那个明星身份可谓是国际一线巨星,本身地位就超群,而且她还是中原八大世家的人,风筝既然连这种事情都能做主。

    如果这种事情风筝都能做到,那这个风筝的势利也就太大了,就是不知道这个风筝是不是道三爷所惧怕的那个势利。

    “对了,这次的行动,你必须小心道三爷。”霍东再次说道。

    “小心道三爷?”

    我眉头微皱,在北.京的时候,道三爷是让我小心霍东,而霍东现在却让我小心道三爷,可霍东的下属冯晓苓却跟着道三爷下了斗,这中间的事情果然是有够复杂的。

    “你必须小心他,道三爷这个人身上有很大的秘密,我们现在怀疑他已经背叛了华夏。”霍东道。

    我一听这话,本能的不想相信这个事情,道三爷一直对我很好,他怎么可能成为一个卖国贼。

    “道三爷是不可能作做这样的事情?”我冷然的说道。

    “相不相信由你,但你必须小心他。我们风筝调查了多年,也不知道道三爷的最终目的是什么,而且他最近几年和倭国人走的太近,你们这次的行动就是道三爷告诉倭国人的。”

    霍东的声音,再次响起,可这却把我的思绪打入了深渊。

    道三爷与倭国人合作?如果这事是真的,那我们在淇县的事情就是他故意伪装出来的了。

    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相信,我决不相信道三爷会背叛华夏。

    可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我们遇到的一些事情就完全可以解释的通了。

    比如,道三爷看到戏志才笔记时的喜悦。

    比如,倭国人总能很快找到我们的事实。

    比如,道三爷在震八卦城的突然出现。

    再比如,至今为止都消失不见的安培龙浩。

    那安培龙浩只要紧跟着道三爷,完全可以不用现身。

    而且,我记得夏桀在托斯洛夫的背上画过一副上古道门的总部地图。

    如果道三爷看过这幅地图,那就可以解释他为何知道,从卦城到通天城是必须走第二层的了。

    我还记得那安培龙浩在跟着我们进来的时候,他的手下就有人拿着一副类似于地图的东西。

    这幅地图会不会就是托斯洛夫背后的那张呢?

    虽然道三爷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似乎与叛国联系在了一起,但我依然坚信他不会叛国。

    作为一个抗倭英雄,结拜兄弟都死在倭国人手里的道三爷,他是没有理由背叛的。

    “说说我父亲吧。我想知道他的一些事情。”

    我不想再提道三爷的事情,便抬出了我的父亲。

    “齐弘一呀?”霍东有些为难的说道。“你父亲的事情是个机密,等你回来之后我会好好和你聊聊。现在,我只能告诉你,你父亲曾经从这通天城里拿走了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我急忙问道。

    “人皇尊玺。”霍东缓缓的说道。

    “人皇尊玺?”

    “人皇尊玺?”

    我和欧阳菘瑞同时惊道。

    “怎么了?那个东西很重要吗?”霍东故作惊讶的说道。

    “人皇尊玺现在在那?”

    我没空理会这个老滑头,他绝对是故意这么说的。而且我父亲离开这里之后就落到了他们的手里,人皇尊玺现在肯定也在他们的手中。

    “在冯晓苓身上,人皇尊玺关系重大,我们也是不久之前才知道它的作用。如果你还想要那个人皇尊玺的话,就去救她吧,我们已经五个多小时联系不上了,我怀疑她出事了。”霍东道。

    “冯晓苓我会救,但我想知道你现在在那?”我突然问道。

    这个霍东似乎对我们的行动了如指掌,我一进通天城他就和我联系了。

    这个通讯器虽然科技含量很高,但要说他不在我们的附近,就能如此清楚我的行踪,我根本不相信。

    滴,滴,滴。

    我刚说完这句话,通讯器便中断了。

    “这个老滑头。”我心中不禁暗骂一声。

    虽然骂归骂,但如果人皇尊玺真在冯晓苓的身上,那我就必须去救她了,只是那天之道尊到底将她带到哪里去了呢?

    我看着眼前这通天城,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凄然,这么大的个地方,这要找到什么时候,而且那天之道尊也明显不是个好惹的主。

    “成郎,你会娶冯晓苓吗?”欧阳菘瑞有些怯怯的说道。

    我一愣,没想到霍东的那个大话居然会让欧阳菘瑞起反应。

    我拍了拍欧阳菘瑞的头,缓缓的说道:“我这辈子就只爱你一个人。”

    听了这话,欧阳菘瑞笑着点点头。

    我抬头向上看,这通天城的顶部平滑无奇,有着许许多多的道家法印。由于法印太多,欧阳菘瑞都没能认出这是什么意思,我拿出相机,便随手拍了几张。

    做完这个,我便开始寻找进入通天城的方法。

    这个通天城正的如同一颗巨树,有着无数的如同树枝一般的通道插入了通天城之中。

    我回头看了眼自己走出来的那个黑洞,突然想到如果我们出来的地方真是一个树枝的话,那这进入通天城的方法不就是从哪些树枝中进吗?

    打定好注意,我便开始向着那通天城划去。

    可当我快要划到通天城的时候,我突然感受到一股剧烈的震动。

    地震?

    我刚一想到这,就看见整座通天城竟然猛的上升了数十米。

    如此同时,这湖面也猛然一起,一个巨大的黑影瞬间串出了水面。

    紧接着,一只硕大的眼球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瞬间,我便知道了先前那个长条生物的独脚到底是什么了。

    那是一个巨大的青铜棺椁,被几十根铁链镶嵌在了那只玄兽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