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30章 欧阳菘瑞身份暴露
    “齐成,你想干嘛?”

    这时,冯晓苓的声音从我身后和棺中,同时响起。

    我一听这话,心中顿时一颤,一股莫名的寒气,便从我的后背升起。

    这棺中女子和冯晓苓居然同时开了口,而且还是同样的话。

    难道真是借尸还魂?

    胖子在听到这句话后,直接看向了冯晓苓。

    “你,你没事吧。”胖子的脸色奇差,神情紧张。

    冯晓苓并没有回应胖子的问话,双眼依旧紧闭。

    我看到了这一幕,手中的鱼肠更加紧的贴在那棺中女子的脖颈之上。

    “你到底是谁?”我厉声喝问道。

    “齐成,把这把刀从姑奶奶的身上移开。”

    依旧是冯晓苓的声音,依旧是两个地方同时响起。

    “你真是冯晓苓?”

    我疑惑的看着棺中的女子,虽然都有着同一张脸,可这两个明显是不一样的人啊。

    “废话。”

    棺中女子理直气壮的说道。

    “md,你是冯晓苓,那她是谁?”

    胖子一脸激动的将冯晓苓的身体举到了棺前。

    当棺中的女子看到冯晓苓之后,脸上瞬间一变,而后直接环顾了下自己的身子,并在我的手臂上拧了一下。

    “啊!!”

    我不禁叫了一声,这个姑娘下手也忒狠了点。

    “你干什么?”我大怒道。

    “我真的过来了?”棺中女子兴奋的喊道。而身后冯晓苓的身子也是同时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被这么弄了一下,我已经确定了这棺中女子就是冯晓苓,而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应该是冯晓苓自己自愿的。

    被这么一闹,大家全部都各自戒备了起来。

    棺中女子(虽然她体内的是冯晓苓,但是为了方便区分,便全部都用棺中女子代替。本章棺中女子所说的所有话,冯晓苓的身体也都会同时说,后面就咱是不多解释了。)在起来之后,居然直接伸手,在冯晓苓的脸上撕了一把,那张俏丽的容颜再次浮现。

    这下脸也一样了,那就更加分不清了。

    只是这天之道尊为何要将冯晓苓的灵魂,移入这棺中女子的身体内呢?

    那个几个特种兵一看到这两张一模一样而且还非常熟悉的脸,纷纷呆立。

    “这,这不是。”

    小刀结结巴巴的说着,却被旁边的骆驼一下给拦住了。

    别说是这些没有下过斗的特种兵,就算是倒斗经验丰富的道三爷,此时也是眉头直皱。

    “冯晓苓,能说下情况吗?”我对着棺中女子咆哮了起来。

    棺中女子满是委屈的看向了天之道尊,怯怯的说道:“这个时候你怎么可以凶人家,人家也是受害者嘛。”

    棺中女子这肉麻兮兮的话,差点让我心神崩溃,这冯晓苓绝对是个妖精,找个时间一定要请个法师,为她驱驱邪。

    “哎!死胖子,那可是人家用了20多年的身子,你抱上瘾了是吧?”棺中女子一脸嫌弃的看着胖子。

    胖子老脸一红,不情不愿的将冯晓苓的身子还给了棺中女子。

    棺中女子看着自己的身体,不停的抚摸与观察,她的仔细程度,如同是在看一件艺术品。

    “把玩自己的感觉真棒。”

    我无语的看着棺中女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看向了一直不说话的天之道尊,也许只有她才能解释这一切,但我估计她并不愿意跟我解释这些。

    就在此时,天之道尊身旁的道三爷蓦然一动,连续几个蹬踹,沿着天之道尊的身子就只扑而上,他的目标赫然就是那百炼巫血。

    在道三爷出手后,天之道尊一手下探,直接袭向了道三爷。

    道三爷竟也不回避,双手连续叠搓,直接对在了天之道尊的手上。

    刹那间,天之道尊的右手便直接开裂,并如塔罗牌般纷纷溃散。

    “搬山卸岭术?”

    在看到道三爷的这一手后,我瞬间吃了一惊,没想到这搬山卸岭术居然还能用在这种地方。

    刚刚道三爷用的力道并不大,我在开启海底轮后也能办到,没想到被他使用后的威力居然会这么大。

    看来力量并非实力的全部,技巧才是根本。

    道三爷在做完这一切之后,直接顺势而后,抓下了那个盛放着百炼巫血的瓶子。

    落地之后,迅速的向外退去。

    “我的。我的。”

    这时,嘟嘟大怒一声,变大之后的两只小胖手不断的拍打着地面。

    每一次拍击都能让这地面颤斗。

    天之道尊本来对道三爷的行为非常怒火,但在看到嘟嘟是神情之后,直接吓的呆立了起来。

    “巫祖血脉?”

    这个声音并非出自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个,而是刚刚我震慑住的那个女性鬼魄。

    没想到这个女性鬼魄居然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看来她懂的比我想象中的要多的多。

    天之道尊虽然被嘟嘟吓了一跳,但她在回过神来之后,便直接追向了道三爷。

    道三爷速度奇快,但天之道尊的速度却更加的快捷,两人很快就远离了我们的视线。

    就当他们快要消失在我眼帘之际,我却看到了一片红芒,而后闪过了一线刀光。

    这是?

    我愣愣的看着那一幕。

    这一情景我曾经在秦岭和这里见过。

    式神?

    难道那消失了许久的安培龙浩终于现身了。

    那侍僧的红芒和走刃的刀光我是绝不会看错的。

    但这一景象也就持续了一刹,便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我不知道道三爷为何非要那百炼巫血,为了它竟然不惜以身范险。

    我本来是想去帮道三爷的,但却被胖子拦住了。

    直到道三爷消失,胖子才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并从口袋里取出了一物。

    撩翅青。

    胖子递给我的居然是一枚撩翅青。

    当看到这个虫子之后,我的心不由的一怔。

    “这只虫子曾经在道三爷的耳边出现过,是我故意将它拍死的。”

    胖子的话和霍东的话一比对,难道道三爷真的与倭国人合作了?

    刚刚的那一幕就是安培龙浩在接引他?

    张灵素是明白我身份的,道三爷也和张灵素走的很近,那道三爷逃离这里的原因,难道是因为这里都是风筝的人吗?

    我对这棺中女子和那些特种兵再次说出了“风筝”,棺中女子(冯晓苓)也认可了我的身份。

    在确定了立场之后,我便快速的跑到了欧阳菘瑞身边,此时的她还尚处于昏迷之中。

    “她是中了尸毒。”

    那个女性鬼魄也同样确定了欧阳菘瑞的病情。我心下一阵难受。但她的下一句话却让我如坠冰渊。

    “但这并不是她的病因,因为她本来就是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