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31章 人之终极
    “但这并不是她的病因,因为她本来就是尸体。”

    当女性鬼魄这句话说出口后,我的脸色瞬间就变的煞白了起来。

    先前我还在庆幸这女性鬼魄懂的多,现在我都觉的她懂的太多了,她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一眼看出欧阳菘瑞的身份。

    “尸?尸体?”

    胖子听了这话后,一脸诧异的看着我,脸上写满了惊愕。

    “她真的不是人?”

    胖子的声音非常大,大到周围的石块都有些颤抖了。

    见我不说话,胖子立马就知道这女性鬼魄说的是真的。

    “你知道她不是人,你还娶她,她能给你老齐家传宗接代吗?她能给你生儿育女吗?你知道老齐家的种有多重要吗?隐龙经上不能和女鬼艳尸发生感情的齐家祖训,都被你吃了吗?”

    胖子的话如同一颗颗的炸弹,不间断的向我扑来,他的声音越说越大,神情显得非常的愤怒,似乎我并不是他的师侄,而是他的儿子。

    在给老齐家传宗接代这件事上,胖子看的比我重。

    “是爷爷给我和她配的阴婚。”

    事到如今,我只能将这件事说出来了。

    “这个老家伙,他是疯了吧。”胖子一脸惊愕的看着我,一脚将旁边的石块踢碎。

    “这件事先等等在说,我先问问她有没有办法救欧阳。”我连忙说道。

    待说完这话,胖子一脸气愤的絮叨着。

    “我tm早就该想到了,在李家的时候,她就变过一次脸,她变过一次脸。”

    我听了此话,总算知道为什么胖子在李家抓鬼之后,竟然会对欧阳菘瑞如此惧怕,原来是因为这个。

    “她好像是个实验体。”

    女性鬼魄突然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再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欧阳菘瑞。

    “什么是实验体?”我立即大惊失色道。

    女性鬼魄被我问了一句,脸色一变,放佛这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你不说,我就烧死你。”

    我立即大吼了一声,阴阳眼便准备在下一刻进入地狱次元。

    “我说,我说。”

    女性鬼魄似乎很是惧怕我的阴阳眼,在我说出这句话后连连后退。

    “当年的道族为了制造人之终极,便用了无数人来做实验,由于人类先天身体太差,最后得出结论只有死亡才能让人类达到终极。而那些被做过实验的人类,就是实验体。”女性鬼魄道。

    “这个我知道,说重点。”我立马大吼了一声,没想到欧阳菘瑞居然会是道族的实验体,一听到这个,心中的怒火瞬间而起。

    “人类死亡之后会变成尸体。人类只有变成尸体,才能真正迈向终极。”女性鬼魄道。

    “终极?尸体怎么就变成终极了?”棺中女子猛然问道。

    听了这话,我冷笑一声,看来终极的任务,霍东并非只给我一人下了。

    “我只记得一个理论,当人类处生与死的一瞬间时,才能无限接近于永生。人类的学习能力很强,只有获得永生的人类,才有与‘他们’抗衡的资本。所以,当人类成为尸体之后,才有一丝的可能,变成真正的终极。”女性鬼魄说道。

    “死亡?尸体?永生?人都已经死了,还怎能获得永生?”棺中女子立马便道出了这其中的问题。

    女性鬼魄听了这话,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冯晓苓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一脸的落寞。

    但这时,我的脑海中却浮现出了答案。

    牛顿的第一定律是说,一切物体在没有收到力的作用时,总保持静止或者均速直线运动。

    而道族的假设却是,当将人固定在生与死的一刹那时,那这个人将无限接近于永生。

    这个人不会需要生命所需的呼吸,但却保留了身体的各项活力。但他也不会因为死亡而使身体腐烂,因为静止着的生命会给他带来永恒的活力。

    将人的身体处在生与死的瞬间,并不断的学习与改善,这就是道族当年为人之终极所设下的目标。

    永生,并不是依靠药物,而是将人定生与死的一瞬。

    人之终极,便是利用人类的学习能力,配合永生,破解人类身体羸弱这一关键问题,最终成为抗衡一切的终极。

    “那你到底是谁?”

    人之终极的事情是瞬间在我脑中浮现的,同时浮现的也有这个信息的保密等级,最高级。

    一般的道族根本接触不到这样的秘密。能知道终极事情的,也只有通天与通天的直系下属。

    “我是谁?”女性鬼魄在听了这句话后,也陷入了沉思,在回头看了眼通天木雕下的棺椁之后,说道:“我应该就是娲吧,是这具身体的主人。”

    娲在说出这句后,还不忘摸一摸棺中女子的****,可惜她是鬼魂根本接触不到实体。

    女性鬼魄的这句话,让棺中女子一下子惊呼了起来。

    “这不可能。”棺中女子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瞬间一变。

    “冯晓苓,娲是谁?”我立马看向了棺中女子。

    棺中女子阴沉着脸额,沉寂了片刻后,说道:“娲是一个统称,也可以算做一个族群。当年女娲在创造出人类之后,便因为道族对于人类的态度和道族发生了矛盾,带领着人类和道族蛇人们远走他乡。女娲在帮人类找到聚集地之后,便再次创造了一个种族,用来管理人类和蛇人,这个族群全部都是由女性构成,而她们的显著特征就是全部拥有同一张脸,女娲的脸。”

    “女娲?”

    我听了这话瞬间一愣,没想到这张脸居然继承的是女娲。

    不过想想也是,在那个没有准备地位标志的年代,一张让人敬畏的脸,确实是一个很好的统治标志。

    “那既然娲是一个族群,那你惊讶什么?”我再次问道。

    “娲确实代表着一个统治的族群,但里面有人类也有蛇人,人类的首领就叫娲,而蛇人的首领则是西王母。”棺中女子再次说道。

    娲?

    西王母?

    听到这里,我算是弄明白了他们的一些架构,也知道了西王母这个称呼的具体由来。但这当年众所周知的事情,却在此时成了重大的秘密。

    冯家既然继承了那张脸,那就说明了冯家乃是女娲的后裔。

    “女娲带你们选的栖息地可是昆仑?”我突然说道。

    棺中女子(冯晓苓)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昆仑山就是当年女娲为人类选择的栖息地,这也是为何昆仑被称为万山之祖的原因。但后来由于前来投奔女娲的道族太多,所以西王母便开始专门管理道族的事物,而娲就彻底开始管理人类的事情。在最初的那段时间,那是人类和道族相处最为融洽的一段时间。可最终却发生了一件事。”

    “发生了什么事?”我连忙说道。

    “女娲补天。”棺中女子缓缓的说道。

    “女娲补天?这难道不是神话?”我立即颤声道。

    “不是。”这句话却是娲说的。

    “女娲确实补了天,但却是被逼的,而这件事带来的后果却影响深远。”娲的声音有些悲凉。

    “谁能逼的了女娲。”我有些不解的说道。

    “是族群。”娲缓缓的说道。“其实,道族从根上来讲就是一个被压迫的种族。道族之所以将‘道’作为种族的名称,其实就是为了寻找真正解救族群的道路。在道族原先的那个世界,道族的地位,还远不如那时的人类。”

    当娲说出了这句话,我的心就猛然一颤。

    那么强大的道族,居然生存地位和当年的人类一样,要知道当年难道的人类可是与牲畜相差无几啊。

    “妈妈。妈妈。”

    这时,嘟嘟突然指了只欧阳菘瑞,此时的欧阳菘瑞脸色异常的苍白。

    “她的身体已经顶不住尸毒的入侵了,必须要马上施救。”娲缓缓的说道。

    “怎么救?”我当即问道。

    娲听了这话后,指向了嘟嘟,说道:“她是因为体内失去了大量的阳气,所以身体不能抑制尸毒的入侵。巫祖之后的血液就是阳气最大的载体,将这肥娃娃的血抽出个几罐子,给她弄上,自然就没事了。”

    嘟嘟在听了这女性鬼魄的话后,小脸瞬间变的惨白,而后急速变小,直接朝着我们相反的方向爬去。

    我哪里会让他跑了,三步之后,嘟嘟就在我的怀里哭了起来。

    “怎么?你不想救妈妈?”

    嘟嘟在听到这句话后,小脸非常的委屈,一把便将头塞进了我的怀里,然后伸出了一只脚丫子。

    “这个,这个。”

    嘟嘟的这个意思是在说,抽血就在这个脚丫子上。

    看着那白嫩细滑的小脚丫子,我的内心不禁会心一笑。

    简单的医疗器械是现代倒斗人的必备工具,抽血这事并不不费力。

    嘟嘟虽然哭闹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被我安抚了下来。

    现在的问题在于,怎么给欧阳菘瑞输血。

    欧阳菘瑞是尸体,全身的血液并不流动,现在就算是有了嘟嘟的血,也是无济于事。

    “现在该怎么办?”

    事到如今,我竟然有了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你可以嘴对嘴给她渡血,血液会在她体内溶解,这样她就可以吸收这些血液中的能量了。”

    娲缓缓的说出了这句话。

    当娲说完之后,我的思绪便回到了那阴魂配的当晚,欧阳菘瑞和我说过的那句话。

    “我是尸,你是人,你亲我,会死的。”

    回想起了这段日子以来,欧阳菘瑞对我的好,我心中百感交集,有这样的女人,我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既然只有这样能救她,那我也无惧。

    我灌了一口嘟嘟的血,吻在了欧阳菘瑞的嘴上。

    而当我与她四唇相对之后,一阵心悸之感瞬间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