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32章 人类起源与女娲补天(一)
    这股心悸的感觉直通灵魂深处,它如梦如幻,似虚而真,这种感觉美妙无比。

    这难道就是亲吻的感觉。

    我缓缓的索取着,心中不由的产生了诸多的满足,这是心灵的慰集,是灵魂的充实,是感情的升华。

    “啊!!”

    欧阳菘瑞不由自主的嗯哼了一声。

    听到这一声,我不由自主的再次亲吻了上去。

    同样的满足,瞬间袭击了我的灵魂。

    我不断的吸拥着,索取着这份爱。

    “咳!咳!”

    胖子那假咳了几声,让我从哪梦幻之镜中挣脱了出来。

    “救人!”

    胖子尴尬的提醒了下我。

    我再次喝了一口嘟嘟的血,亲了上去。

    这次的感觉虽然同样的美妙,但我却很快的就放开了,这里的人毕竟不少。

    欧阳菘瑞在吸收了嘟嘟的血之后,面色渐渐的有了红润。

    “你为什么没死?”

    这时,娲的声音瞬间响起,但她的眼神中却带着丝丝的恐惧。

    我不解的看着她,虽然欧阳菘瑞也说过亲她会死,但刚刚我却只感到了美妙的快感,根本没有感觉到身体任何的不适。

    “不可能。为了保住秘密,每一个实验体的身体中都带有大量的尸毒,只有同是实验体的人才能幸免,你亲了她,为什么会没死?”

    娲似乎知道欧阳菘瑞这种的实验体的秘密,在看到我亲吻了欧阳菘瑞没死之后,变的有些歇斯底里了。

    娲每说一句,便后退一步,她看我的眼神,也充满了恐惧。

    我嘴角一窍,冷笑一声,阴阳眼瞬间暴起,在进入地狱次元之后,娲立即发出了惊天般的惨叫。

    “将你知道关于实验体的事情都说出来。”离开地狱次元之后,我便缓缓的说道。

    娲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惨笑,娇喘的说道:“实验体的秘密就是属于人之终极的秘密。我只不过是昆仑山上一个小小的人类首领,你觉的伟大的道尊会将这种事情告诉一个小小的我吗?”

    “道尊?”

    我再次听到了这个名词,心中微微一愣。

    “天之道尊是谁?”我缓缓的说道。

    听了这话后,娲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不屑。

    “真是可笑,你身为一名人类,竟然不知道天之道尊是谁?”娲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嘲讽。

    但当娲在看到所有人都投来疑惑的目光之后,她的脸色再次一变。

    “你们都不知道天之道尊是谁?”娲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缓缓的摇着头,看着娲的表情,我突然感觉到我现在问这个事情似乎是个错误。

    “现在是什么时候,昆仑天宫怎么样了?”娲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再次问道。

    “你要先回答我的问题,天之道尊是谁?”我再次说道。

    “娲祖,天之道尊就是娲祖,是女娲。你们居然连自己的创造者都不知道,真是太可笑了。”娲自嘲的笑了笑。

    当其他人听到这句话后,脸上均露出了诧异的面容。

    女娲造人的故事人人都知道。但它在我们的心目中,就是神话,就是传说。

    可现在传说变成了事实,任谁知道自己知道的历史是个骗局后脸色也不会好。

    但也正如那些当权者说的,有时候事实太过残酷,只有谎言才能使人相信。

    我仔细的琢磨起了这句话,如果天之道尊是女娲的话,那也就解释了戏志才为何会专门为之立碑的事情,因为身为人类创造者的女娲,任谁都要尊敬,更何况是继承了旧道门理念的戏志才。

    但如果天之道尊是女娲的话,那她不是被迫补天了吗?为何还会出现在那震八巨树之上。

    不过话也说了回来,估计只有女娲本身,才能让我的身体改变这么多。

    我心中的那些记忆,应该也就是女娲的一些记忆。

    “天之道尊仅代表女娲吗?”我再次问道。

    “是娲祖。女娲这个名号你配叫吗?”娲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声,再看到我严厉的眼神之后,便低下了头,喃喃的说道:“天之道尊就是娲祖,其他道族根本不配拥有这个名号。”

    “那你说下女娲补天的事情吧?”我再次问出了这个问题,内心中觉得女娲补天这个传说似乎隐藏了一些关键的事情。

    “是娲祖。”娲再次纠正道。而后神色变的落寞了起来。

    “从头开始说,最好加上人类起源的事情。”我再次补充道,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活历史,怎么能不用呢。

    娲本来还对我屡次不改的称呼有意见,但我在看到我的眼睛后,只能低下了头。

    “那我从头说起吧。娲祖本是道族蛇人之首,依附于道族三大道祖之一通天道祖。通天道祖在击败巫族之后,在这里重建了通天城。但道族势微,三大道祖寻求的出路并不相同,并各自走上了拯救族群之路。通天道祖的主张就是研究‘他们’,制造一个全新的种族,然后与道族融合或者是帮道族抵御‘他们’。最初时,通天道祖是将巫族的血脉与道族的同宗本体融合,创造出了玄族。玄族继承了巫族的力量,成功抵御了‘他们’,但玄族的基因并不稳,经常会发生反噬的事情。后来,道族才知道,巫族是通过自由调节身体大小,以抑制体内的冲动,就和他一样。”

    娲说到这里,指了指嘟嘟。

    嘟嘟一见有人想和自己玩,便兴奋的拍拍手,却怎么也摸不到娲的身体,急的哭了出来,我将嘟嘟交给了胖子,胖子翻了翻白眼,无奈接了过去。

    “因为巫族基因中的冲动易怒,玄族变的不好控制,反噬之事时有发生,所以通天道祖便在十六天卦奴阵的十六个阵眼之上,建立了十六座玄兽之墓,将那些失控的玄兽全部放逐到了玄兽之墓中。”

    “北鎏山宫是不是一座玄兽之墓?”这时,棺中女子(冯晓苓)突然插口道。

    娲听了这话,点点头,说道:“北鎏山宫确实是一座玄兽之墓。而且那里镇压的卦奴乃是巫皇夏桀。”

    听到这里,我们都露出了额恍然大悟的表情。

    “玄族的失败,让通天道祖再次陷入了困境,也重新决定再制造几个种族,对付‘他们’,其中就有娲祖制造的人类。在这次制造人类的过程中,娲祖将自身蛇人的道族基因,巫族的力量基因和‘他们’的繁殖基因有效的融合在了一起。但由于巫族的力量基因太过残暴,而道族的基因太过仙灵,所以将巫族与道族的基因进行了限制,上了十道封印。”

    “十道封印?那十道封印?”

    我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下,瞬间就感觉到这十道封印与法将的修炼有关,但法将却只有七层,并没有十层。

    “人体内的三魂七魄,就是那十道封印。”娲缓缓的说道。

    三魂七魄?

    我听到这个,瞬间就想到了法将修炼的七魄之关,而且我已经开启了海底轮,破开了英魄,这应该就算的破解了一道封印。

    “三魂封印的是道族基因,而七魄封印的则是巫族的基因。”娲说道。

    听了这话后我点点头,没想到这十道封印竟然同时包括了巫族与道族的基因。

    “还请继续说下。”我缓缓的说道,心中对娲有了一些尊敬。

    娲点点头,便继续说道:“人类有了十道封印,开启却太过艰难,所以,娲祖便向通天道祖求下了两道天书。”

    “天书?”

    这时,我身后突然传出了一个女声。我问询看去,只见欧阳菘瑞已经转醒,双眼凝聚的看着娲。

    “你好,我是娲。”

    娲在看到欧阳菘瑞醒来之后,便欣喜的看着她。

    “你好,你刚刚说的天书是怎么回事?”欧阳菘瑞在醒来之后,直接便问道了这个。

    “这个我当然可以告诉你,但你也要告诉我,你身为一名实验体,是如何逃脱补天厄运的。”

    娲没有回答欧阳菘瑞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