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33章 人类起源与女娲补天(二)
    面对着娲的回话,欧阳菘瑞明显眉头一皱,她是不知道什么所谓实验体的,也更不知道女娲补天的事情。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欧阳菘瑞正色道。

    “你不知道?”

    娲的表情明显写了两个字,“不信。”

    “她的事不需要你管,你还是继续说天书吧。”我插嘴道。

    娲并没有听我的话,而是嫣然一笑,眉宇微动,缓缓的走到了欧阳菘瑞身旁,不断的观察着欧阳菘瑞的每一个细节。

    “应该是很高等级的实验体,已经无限接近于终极了。”

    在听到这句话后,我的心微微一颤,顺势看了眼周围人的眼神,立即发现棺中女子的眼眸中留着明显的贪婪。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暗骂自己一声。

    那风筝既然对终极的事情如此上心,怎会放过一个无限接近于终极的欧阳菘瑞呢。

    况且我在一进入通天城范围内后就被霍东发现了,那这些他派出的特种兵身上怎会没有窃听设备在。

    离开这里之后,风筝肯定会想方设法得到欧阳菘瑞,用来研究。

    到时候,我就必须独自面对风筝这个庞然大物了。

    现在的情况如同箭在弦上,就算是我想让娲住口不说,那也是不可能的了。

    “你是刚刚问我天书的事吧?”娲很是随意的问道。

    欧阳菘瑞马上点了点头,听到这个我瞬间警觉了起来,风筝既然对终极有想法,天书自然也不会放弃,也许可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娲祖向通天道祖请下了两卷天书,分别是‘玄’与‘黄’,并印在了人类的基因之中。”娲缓缓的说道。

    “什么?你是说天书就在我们的体内。”欧阳菘瑞大惊失色道。

    “那当然,天书之所以能出现在任何的地方,并且只能让自己看见,就是因为天书只是在那些物体上显化而已,正真显现天书的地方其实是自己的双眼。”娲缓缓的说道。

    我哀叹一声,没想到天书居然是刻在了人体深处,这样一来风筝的目标依旧还会是欧阳菘瑞。

    “你为什么原意把这个告诉我们?”我故意打断了娲的话。

    “一方面是因为这个消息众所周知,另一个是我并不想烟消云散。”娲在说完这句话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玄黄这两卷天书居然就在我们自己的体内!那天和地了?”欧阳菘瑞马上问道。

    娲缓缓的摇摇头,说道:“不知道,听说四卷天书的正文根本没有带来,也许剩余的两本天书是在另外两个道祖手上吧。”

    “那天书怎么就能看到了?”棺中女子突然说道。

    娲听了这话后,鄙夷的看了一眼棺中女子。

    “玄与黄乃是天书,据说还是道之本源,关乎大道至极,这种东西只可意会,哪里是能够说出来的。”

    娲刚将天书的事情说完,我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一些模糊的画面。

    一个形如枯树的男子正在将两个充满玄奇的道印刻在一个女子身上。

    这个枯树般的男子就是通天,可另外的那个女子,竟然与欧阳菘瑞一模一样。

    欧阳菘瑞怎会出现在这?

    这副画面出现的极为模糊,速度又快,我极力的想将这个画面停住,可最终仅留下了那个女子的样貌。

    欧阳菘瑞,这个女子绝对就是欧阳菘瑞。

    欧阳菘瑞怎么会与通天有关系?

    而且这幅画面出现的方式和人之终极资料出现的方式一模一样,这肯定都与天之道尊有关系。

    要是这幅画面真的存在,而且欧阳菘瑞就是娲所说的实验体,那欧阳菘瑞的身份肯定极为特殊。

    “说下补天的事情吧?为何会涉及到实验体。”

    我急忙问道,也许女娲补天的故事中会有答案。

    “娲祖创造了人类,人类的身体虽然过于羸弱,但学习能力却是非常的强,又有了天书的辅佐,一些聪慧的人类可以开启五到七层的封印,实力大幅提升,肉身堪比玄兽不说,还能使用道族的道术。最为重要的是,人类的体内还有‘他们’的繁衍能力。集合了几个种族优点的人类,很快便在道族的群体内有了一席之地,并且愈来愈大。因为人类的潜力太好,所以被通天道祖拿来进行终极的实验。”

    娲说到这里,顿了顿,脸色明显有些难看。

    “因为制作终极需要的实验体太多,大量无辜的人类便被强行抓走,这引起了娲祖的不满。并且道族的一些道尊还提议将一些并不优秀的人类,当做玄族的食物。他们就是在嫉妒我们人类的潜力,害怕我们抢夺了他们的地位。那些道尊联合起来对付我们,为了人类的安全,娲祖带领我们离开了通天城。但终极的实验并没有结束,人类一直都被当做实验体在用。”

    娲说道这里,神情有些悲落。

    “最终,人类的终极和‘他们’的终极在同一天内制造成功,但事情也在那一天发生了。‘他们’突破了五玺的封印,在通天城的上空破开了第六个门,‘他们’的目标就是终极。”娲道

    “这么说来,女娲补的天,其实就是‘他们’建立在天上建立的第六个门了?”我立即说道。

    娲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那第六座门。当初,‘他们’突破了五玺连印,来到了通天城,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使得‘他们’的终极开始发狂,通天道祖使出了全身的力量才压制住了‘他们’的终极。”

    “由于通天道祖无暇他顾,而要封印第六座门必须使用大量的能量,当时最多的一群能量体就是人之终极和那些实验体。那些该死的道族为了能让自己活下来,就逼迫娲祖带着人之终极和实验体进行封印。否则,他们就在事后毁灭昆仑天宫,将人类灭族。为了保护我们,娲祖便燃烧了自身的三魂,以魂火为引,身体为料,融合所有的实验体,封印了第六门。”娲在说完这些之后,便已经泣不成声了。

    没想到女娲补天这个传说的背后,还隐藏着这么一段辛秘。

    女娲为了人类,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

    除了欧阳菘瑞之外,其他的人在听到这个以后,均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在我将这事的前因后果都告诉欧阳菘瑞之后,她的神色立即变的极为难看。

    “那娲祖和人之终极最后怎样了?”我再次问道。

    娲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据说娲祖被通天道祖用特殊的方法收了起来。而人之终极却并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是听说最后娲祖激发了人之终极的力量,人之终极并没有死在补天之中。”

    我在听了娲的话后,心中的澎湃顺涌而上。

    如果最后人之终极并没有死的话,那欧阳菘瑞会不会就是那个逃脱了补天厄运的人之终极呢?

    按我脑海中浮现的那些有关人之终极的线索和原理,欧阳菘瑞是极度的符合的。

    人之终极的解释是,将尸体定格在生与死的瞬间,不用呼吸便能生存,将生与死两种状态达到平衡,最后完成的永生。

    而这,不就是欧阳菘瑞现在的状态吗?

    这种状态也曾是戏志才梦寐以求的,我当时就奇怪,戏志才已经完美的接近于永生,为何还要去研究欧阳菘瑞,并且在龙虎山潜伏百年之久。

    如果欧阳菘瑞真的是人之终极,那也就解释了戏志才,为何会在事情尘埃落定以后,还要特意将欧阳菘瑞放到自己(当时他的身份是赵元佐)的陵墓之中。

    至于秦岭下的第九星血虫尸,那应该是戏志才制作的实验体,所以欧阳菘瑞才会感觉到熟悉。

    想到这里,我愈发确定欧阳菘瑞就是人之终极的事情。

    毕竟以那通天道祖的地位,怎会轻易的去见一个普通的终极实验体,至于那两个玄奇的道印,应该就是“玄”与“黄”这两本天书了。

    欧阳菘瑞是人之终极实验体的身份,就会让风筝那些人疯狂,要是让他们知道欧阳菘瑞就是人之终极,是个已经获得了永生的人,那就已经不能用疯狂来形容他们了。

    现在,我唯一想知道的事情就是,这些事情为何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难道就因为我与天之道尊的那个吻?

    蜗说通天是用特殊的方法将女娲的身体收集起来的,那个奇怪的树枝棺椁会不会就是关键呢?

    自从与天之道尊亲了那个吻后,我的身体与脑海的变化也太多了。现在的我不仅可以读懂古道文,还能抵抗欧阳菘瑞体内的尸毒,身体也大幅提升。

    这个天之道尊的身份肯定是与女娲有关,但却绝不简单。

    而这时,我看向了棺中女子,她有着冯晓菱的灵魂和娲的身体。

    天之道尊既然因为那个吻失去了许多,道术使用都困难,那为何还会特意的去换冯晓菱的身体呢?

    而且冯晓菱是知道这件事的,这其中的秘密,我必须挖出来。

    “冯家小姐,你听了这么长时间故事,是不是可以说下你被移魂的事情了?”我悠然自得的看向棺中女子。

    就在我准备逼问棺中女子的时候,霍东声音却是突然响起。

    “齐成!卫星显示,那个终极不知为何突然暴动了起来,你必须马上阻止它。”

    终极暴动?

    我一听这话,心中猛然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