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35章 玄灵法眼
    潘黑是留在外面养伤的,这个我们都知道,可现在他却出现在了通天城,这其间肯定有着我不知道的事情。

    最令人诡异的是,这潘黑居然是和天之道尊躺在一块的,这天之道尊是为了夺回百炼巫血,才追着道三爷而去的,可现在却躺在了这里,是谁伤的她呢?

    而且最为诡异的是,此时的天之道尊已经恢复了那绝美的容颜,那枯树般的容貌已经散去,这时的她就如同一条长着蛇尾的冯晓苓。

    胖子在看到天之道尊之后,啧啧称奇。

    “哇!这是什么东西,长的真俊啊,这身段,这脸额,简直就是冯晓苓的翻版啊。现在胖爷我宣布,这条蛇,将会成为我的宠物,谁要是跟胖爷抢,我就和她拼命。”

    胖子刚刚宣誓完主权,就直接被冯晓苓和娲无视了,她们缓缓的走了过去。

    看着这一人,一鬼,一蛇都是一模一样的脸,我不得不佩服古代的先民,她们是如何判断这些人身份的

    “冯晓苓?她是谁?”我明知故问的看向冯晓苓,并制止了欧阳菘瑞将天之道尊的身份说出来。

    冯晓苓闻言后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倒是这个娲的脸色有点难看,黛眉微皱。

    “娲,你知道她是谁吗?”我又问向了她。

    “不知道,现在的我只是一个鬼而已,如果我拥有肉身,倒是可以通过她的体味来判断,可现在的我已经无能为力了?而且她也没有带面具,我就更是无从查之了。”娲缓缓的说道。

    “面具?那是什么?”

    我看了眼冯晓苓,冯家不就是以幻术闻名的吗?而且每个人都有多张脸。

    “昆仑天宫在建立的初期,同一张脸确实能解决很多的问题,但由于繁衍过快,同一张脸的弊端也就慢慢增多,所以不管是人类还是蛇人都带上了面具。人类只有每一代的娲,才能享有女娲之颜,而蛇人那边就算是西王母也没有资格使用,因为女娲之颜只属于娲祖。”

    娲缓缓的说道。

    听了这话,我微微一笑,看来冯家经常变脸还有这么一个原因在里面啊。

    “你们的废话真多,胖爷已经宣布了这个蛇人是属于我的私人财产,谁在动她一下,就是和我们齐家作对。”

    胖子看着冯晓苓和娲在天之道尊的身上指指点点,已经有些恼火了。

    我悄悄的走了过去,将天之道尊的身份告诉了胖子。

    我的这位师叔在听到这个人就是天之道尊的时候,整个人就不好了。

    既然连冯晓苓都不知道天之道尊的身份,那就说明天之道尊在下了震八巨树之后就直接喝了百炼巫血,从而变成了一个怪物,并带着她一起来到了通天城。

    看着这两个倒地的人,我一时间没了对策。

    虽然潘黑和我们的关系还不错,但按照霍东的说法,道三爷是已经与倭国人同流合污的,而我在天之道尊追向道三爷时也看到了式神的踪迹。

    潘黑是道三爷的心腹,他的出现很有可能就是道三爷留在这里的后手。

    至于天之道尊,这可是个先前还想找我拼命的人。

    不过天之道尊是和女娲有直接关系的,她出现的地方也十分的巧,就在通天树屋的下面。

    女娲补天之后,女娲是被通天用特殊的方法收集起来了,以道族对生命体的研究,脸种族都能制造,重塑女娲躯体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况且戏志才立的那个碑文也充分说明了天之道尊的身份。

    现在最为可惜的是,戏志才将通天笔记的后半部拿走了,而我却没有时间去搜索整个通天城。

    戏志才和我父亲,他们肯定来过这个地方,但我却没有时间去寻找他们的踪迹。

    我思虑了片刻,决定还是救他们。

    天之道尊很有可能就是女娲,是我们的先祖。而潘黑对我还算不错,我不能见死不救。

    在经过一些简单的处理之后,潘黑悠悠的转醒,而天之道尊却依旧昏迷。

    “三爷在那?他有危险。”潘黑醒来就是一句这样的话。

    “他有什么危险?”我立即警觉道。

    潘黑并没有说话,而是冷冷的看着冯晓苓和那群特种兵。

    “说吧。”我缓缓的说道。

    “风筝突袭了我们的总部,并且已经派遣了大批的人手进来抓捕三爷。”潘黑还没说完就缓缓的将手放在了身后。

    我一听这话,冷冷的看向了冯晓苓。

    “我不知道,我在风筝的地位并不高,况且道三爷做的事情已经够他死上几百回了,出问题很正常。”冯晓苓冷冷的说道。

    “混蛋。”

    潘黑暴怒一声,青筋暴起,冲着冯晓苓就是几套猛拳。

    冯晓苓虽然是一个娇女子,但身手却格外的好。

    硬抗了潘黑几拳之后,双瞳开始变化。

    我一看到这,就知道冯晓苓准备用幻术了,我立即上前拦住了潘黑,也制止了冯晓苓。

    “都给我住手。”

    我爆喝一声,直接喊道,在我喊出声后,那手指上的人皇尊玺牟然一动,直接迸发出一道金光,让两人连续后退几步。

    这时,他们看我的眼神充满了畏惧。

    我收回了手,这时的人皇尊玺顶面的脸色已经变成了怒颜。

    看来这人皇尊玺的功能还需要好好开发啊。

    “你是谁?为何会拥有蛇人的玄灵法眼?”娲的言语非常的严厉,眉色间竟有着微微的怒气。

    “玄灵法眼?”

    欧阳菘瑞在娲说完后,同样惊讶的看向了冯晓苓。

    “说,你为什么会拥有玄灵法眼?”

    娲的神色非常的激动。

    “她现在用的可是你的身体。”

    我缓缓的说出了口,意思是这件事应该问你自己,而不是冯晓苓。

    “玄灵法眼与灵魂有关,号称鬼神之眼,是可以跟着灵魂进行转移的,与肉身没有关系。”欧阳菘瑞缓缓的说道。

    “玄灵法眼也是道家四大天眸之一吗?”我不解的看向了欧阳菘瑞。

    欧阳菘瑞缓缓的点头,说道:“玄灵法眼确实是道家四大天眸之一,可以凝聚幻境,施展封印,但却失传太久了。”

    欧阳菘瑞说的这个失传乃是指的宋朝,也就是说这个所谓的玄灵法眼在宋朝之前就早已经失传。

    “就一个法眼而已,你为什么这么激动?”我冷冷的看向了娲。

    娲在听了这话后,自嘲的一笑。

    “娲祖在补天之后,第五代西王母便将全部的怒火洒在了人类的身上,认为是人类害死了娲祖,准备大肆的屠杀人类,但是却被第六代西王母阻止了,不过第五代西王母在被放逐之前,就那人类做了很多的实验,其中就有玄灵法眼,她很有可能就是第五代西王母派来的奸细。”

    娲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的正气,也许在她的心目中,人类的处境依旧艰难,还是那个可以被道族随意拿来做实验的弱小族群,她的心情我确实能够理解。

    冯晓苓在听了这话后,表情也是十分的无语,没想到娲的理由居然会是这样。

    “现在那所谓的昆仑天宫早就已经不复存在,而且你口中那些道族都已经成为了昨日黄花。现在称霸这里的就是人类,这里没有西王母,更没有道族,有的只是人。”

    冯晓苓妙语连珠的说出了这一番的话,却让娲整个人蒙了,她在环顾一周后,都得到了相同的答案。

    “道族真的不存在了?现在是人类的天下?”娲怔怔的看着我们。

    再说完这句话后,娲的神色瞬间变的精彩。

    “人类,终于翻身了。”

    当娲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能感受到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就好像是被压迫了整整一年的高三学子,在高考结束后,那种释放天地的心情。

    而娲的身上却是压着整个人类,也许在她那个年代,人类的处境太过艰难了。

    就在这时,我的身后却是传来的一声枪响。

    同时,冯晓苓的胸口处冒出了一片血花,身体慢慢的向后倒去。

    我回头一看,只见潘黑的手上正拿着一把枪,而他的嘴角还浮现着一丝笑意。

    “风筝的人,都该死。”

    在潘黑说完这句话后,胖子整个人飞扑了过去,直接对着潘黑就是一顿黑拳。

    胖子是喜欢冯晓苓的,见到冯晓苓被枪杀,他怎能不怒。

    可就在胖子准备抽出匕首的时候,一个长着大鼻子的小孩却是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式神?

    这个大鼻子的小孩正是那安培龙禹在最后死时,召唤出来的三只式神中的一个,另外的两个我曾经在安培龙浩的身上见过。

    而这最后一个,为何会出现在潘黑的手中呢?

    当这个小孩出现的一刹那,就以极度诡异的角度击打在了胖子的身后,那根长鼻子瞬间暴涨,直接缠在了胖子的脖颈上。

    并将胖子拉出了潘黑的身上。

    “河童?”

    这时,娲却突然惊疑了一声。

    我哪里会管这个小孩到底是什么,海底轮直接暴起,冲着那小孩就是一刀。

    而当我用出鱼肠的一刹那,鱼肠的刀身便变成了金黄色。

    我的速度非常快,几乎用了不到一秒,便刺在了那所谓的河童身上,而河童在被我刺了这一下之后,直接剧烈的惨叫了起来。

    趁他病,要他命。

    手中的鱼肠,连续挥出,这河童竟然直接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扑哧。

    因为河童的消失,潘黑直接吐出了一口黑血。

    胖子怒上心头,抄起匕首就准备了结潘黑。

    可就在这时,一道红芒乍现。

    我不用看也知道是式神侍僧。

    手中的鱼肠直接挡了上去,可顺着这侍僧看去,我却发现,这控制侍僧的竟然不是安培龙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