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37章 藏在齐家体内的秘密
    “你还知道什么?”道三爷低沉的说道。

    “想知道?把百炼巫血交出来。”我冷笑一声,手中的鱼肠直接架在了潘黑的脖颈上。

    我刚刚的目的只是为了稳住道三爷而已,其实更多的是为了争取时间。

    墨恋和胖子趁着我和道三爷对峙的这段时间已经包扎好了冯晓苓的伤口,但冯晓苓依旧危在旦夕,现在要做的只能是靠天之道尊了。

    天之道尊曾经为冯晓苓移过魂,现在必须救醒天之道尊,才能让冯晓苓的灵魂再次回到她原先的身体内。

    道三爷听了我的话,从身后缓缓的将那百炼巫血拿了出来。

    果不其然,这百炼巫血已经所剩无几了。

    我刚刚就在猜测道三爷将那百炼巫血抢去的目的,现在看到这百炼巫血的存量和先前霍东所说的终极暴动,其实就可以猜出,他抢这百炼巫血唯一的目的,就是激怒那只被镇压在玲珑之眼下的“终极”。

    至于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我还并不知道,道族创造下的终极,本就是狂暴异常。

    从天之道尊服用前后的对比来看,这百炼巫血也是能让人疯狂的,张家虽然是蛊虫世家,但如果想要控制狂暴起来的终极,无异于痴人说梦。

    道三爷将那百炼巫血扔了过来,缓缓的说道:“你还猜到了什么?”

    “你的目的。”我冷笑道。

    “我的目的?”道三爷微微一愣。

    “对,就是你的目的。这通天城近千年内,就只有戏志才和我父亲来过这里,其他人都没有,包括你说的徐福都没来过,那张家是如何知道终极在那呢?”我缓缓的说道。

    说到这里,我悄悄的将欧阳菘瑞叫了过来,并将百炼巫血递给了她。

    “你去救天之道尊。”我悄然对着欧阳菘瑞说道。

    欧阳菘瑞点点头,然后将百炼巫血拿走了。

    这时,娲突然走了过来。

    “能把它给我吗?”娲指了指走刃,脸色略有些疑惑。

    我点点头,刚刚娲就一口说出了“河童”的名字,现在又来要走刃,看来她对式神是有一定了解的。

    道三爷冷眼看着我,眼中没有丝毫的焦急。

    “事情做完了?那就继续说说看,我很想知道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道三爷轻语道。

    “张家之所以知道蛊虫在那,那是因为有人告诉了他们,而告诉他们的人就是你。你应该是从徐福那里知道通天城的消息,而徐福则是从戏志才哪里得来的消息。戏志才和徐福,肯定在宋代的时候还见过面,所以你才说自己是第三个打扰了徐福沉睡的人,前两次都是戏志才,而戏志才在来到这里之后,便拿走了通天剩余的笔记,并进行过一次研究,创造了一个人。而且徐福现在就是倭国,倭国才是徐福的真正大本营。”我缓缓的说道。

    “这个你也知道?”道三爷听到这里,终于有些彷徨了。

    “哼!”我冷笑一声,我自然不会告诉他,我知道的原因。

    我吃过赵元佐的那枚尸丹。尸丹里有关于戏志才的一些信息,在最后将欧阳菘瑞带离赵元佐的那次,戏志才旁边还跟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徐福。

    徐福和戏志才通过通天留下的笔记,仿造了一个欧阳菘瑞,但却失败了,所以便将赵元佐制作成了第八星血虫尸,而将那个欧阳菘瑞的实验体弄成了第九星血虫尸。

    在这样的基础上,我做了一个大胆的推测。

    徐福和戏志才两人的第二次碰面是以失败告终的,他们在追求永生的道路上的再次失败,导致了徐福的继续沉睡。

    两个人肯定约定了第三次的碰面,但戏志才没有来,来的人是道三爷。

    徐福没有得到永生,也没有等来戏志才,便开始寻找戏志才的踪迹,最需要去的两个地方,就是秦岭和这通天城。

    我做过大胆的推测,这徐福在被道三爷唤醒之后,是去过秦岭的,徐福是知道第九星血虫尸的作用,所以带到了霍罗天龙王处,并做了一番手脚。

    在我们进入秦岭的时候,徐福嘱咐了安培龙禹将那血虫尸带回来。

    但安培龙禹却将第八星血虫尸当成了第九星血虫尸,所以才会在那霍罗天龙王的威胁下,依旧要将第八星血虫尸制服。

    也只有徐福曾经去过那里,才能解释安培龙禹为何会走在了我们前面,而且站的地方,就是那曹操墓之上。

    但不知道为何,徐福即使到了那两个地方,也进入不了关键之地。

    比如,曹操墓。

    曹操墓的打开是需要我齐家第一代摸金符和发丘印的,这两个东西徐福都拿到了,但他依旧没能下去。

    这就是说明,开启那曹操墓口的,另有关键。

    比如说我,或者说,齐家的血脉。

    这也正是道三爷非要拉上我这个倒斗新丁去那曹操墓的真正目的。

    而我齐家真正的秘密肯定不只是刚刚道三爷说的那样。

    运气虽然可以让我齐家入陷阱而生还,但却不会让我们畅通无阻的进入通天城和曹操墓。

    我父亲齐弘一曾经走完了通天城,但早已知道了通天城的徐福和风筝,依旧不能进入这两个地方。

    徐福在倭国的势利肯定很大,阴阳师很有可能就是他控制着,这一点从道三爷会用式神就可以猜的出。

    而风筝是华夏的超级大组织,我现在对其还非常的不了解。

    连这两个超级组织都进不了的通天城,我为何能进来。

    所以,我现在敢打赌,这曹操墓和这通天城,肯定是只有我齐家的人带头,才会安然无恙的进入。

    而我齐家与戏志才,与这通天城都有着其他的关联。

    也许,在我们齐家的血液里,也流淌着什么秘密。

    而这个秘密,才是我父亲齐弘一选择离开风筝真正的原因。

    当然了,正如道三爷不想让风筝知道这里的情况一样,我也同样不能让风筝知道这些。

    如果我胆敢说出这些,那被风筝通缉的就不光是身为人之终极的欧阳菘瑞了,我这个齐家传人也肯定榜上有名。

    我们齐家究竟有什么秘密,我并不知道,但这通天城里,肯定有线索。

    就在这时,欧阳菘瑞已经将百炼巫血倒入了天之道尊的体内。

    由于数量稀少,天之道尊并没有变成那怪物的模样,而是与我前几次见到她时的那样温柔。

    就在我准备让她去救冯晓苓的时候。

    这通天城猛然向上跃起,这一次,可不仅仅是向上太高数十米,而是整体倾斜了过来。

    “哈!哈!哈!齐成,你也许很聪明,猜到的也都对,但你对终极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

    在这通天城倾斜的过程中,道三爷的笑声,却是同样震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