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43章 镜中书
    “啊!”

    我刚一推开门,一个惊恐的叫声就响彻了我的脑海。

    叫出声的人,正是娲。

    娲在喊出这声之后,便直接显现在了我的身边,她快速的跑向了那巨大眼球旁,双眼恐惧异常,想要伸手去摸,却试了几次都放弃了。

    这处空间并不大,高也就四米,整个空间最多也就两百方。与这通天城的面积,极不相称。

    在那硕大的眼球之中,有一个透明的棺椁。

    这颗眼球的构造与人类的眼球并无差别,只是在那瞳孔之中却是存放着无数的红色液体,就如人体的血液一般,在加上这个透明的棺椁,效果还是相当骇人。

    但遗憾的是,在这个棺椁之中却并没有棺主,似乎是主人将棺椁放在这里之后,便不在去管它。

    “娲。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看娲那么激动,便出声问道。

    娲没有说话,而是一直死死的盯着这透明的棺椁。

    “真******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什么时候这棺材板都能放在眼睛里了,这不是胡闹嘛。”

    胖子一脸晦气的说道。

    胖子这么说的我倒是知道原因,自古以来,死者下葬都有着极其严格的规矩,其中关于双眼有着严格的要求。

    因为眼又称目,乃墓字谐音,所以在下葬之时,死者都必须将双眼合上,寓意为闭目,也有闭墓的意思。

    目闭上,不再开,寓意墓口永不开启。

    所以,倒斗人在下墓之时,最忌讳的便是遇到双目圆瞪的墓主,一般碰上,都会帮死者合眼,并不拿一件明器,直接退出墓中。

    这么做,是因为双目圆凳的墓主身前不是有大冤屈,就是有尸变的危险。

    若是前者,则身前都是苦命之人,倒斗人不愿取那不义之才,若是后者,则多半死者煞气太重,容易沾染因果,对子孙不利。

    正因为有着眼即为墓的规矩,所以中原古墓之中很少有带眼的饰品。

    倒斗人也将见到睁开的眼眸,视为不祥。

    而我们眼前的这只睁开的巨大眼球,则是最愿看到的,这要是搁在我爷爷身上,他肯定会立即砸了这东西。

    胖子在看到这个眼球后,二话不说,手中直接抄出了一把枪,这是一把95式自动步枪,比我们先前用的那**********要好太多了,而且从它的外形看,就知道这把枪是别人改装过的。

    胖子抄枪之后,也不含糊,冲着那眼球就是一阵猛扫。

    这一幕,可是吓坏了我们所有的人。

    这眼球有什么功能,我们还不知道,万一胖子这一下打坏了什么东西可怎么办。

    但这时再去责备他显然已经晚了。

    看着已经变成塞子的眼球和流了一地的红色液体,不知为何我竟然有一种恐怖的感觉。

    就在这些红色液体落地之后,那透明的棺椁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干瘪而狰狞的死尸。

    而那些红色的液体也似乎有了生命一般,径直扑向了我们。

    这些红色的液体扑向我们之后,立即两两相碰,并直接飞向了我们。

    当这空间中传递出那嗡鸣声时,我立即意识到,这些红色的液体竟然是一堆虫子。

    “妈呀,这些家伙干情是活的。”

    胖子当即第一个准备溜出去,而其他人也是紧随其后。

    我在看到这些红色的虫子之后,脑中一种恐怖至极的飞虫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液腐膏。

    这种液腐膏可不是一种膏药,而是我们倒斗人对一种可怕飞虫的代称。

    液腐膏一般出现在秦前的公王陵墓之中,寄生在那些陪葬的尸体身上,依靠吸食尸体上的残留物为生,并呈现出浓稠状。

    如果,我们不去碰触这些液腐膏的话,这些液腐膏是不会对我们形成威胁。但要是我们打扰到了它们,它们就会不要命的飞扑向你,将人的身体啃食殆尽,而且一旦沾上就根本拿不掉,所以才被称为液腐膏。

    这些红色的液体与那液腐膏极其的相似,同样平时都是液体,在遇到威胁后,会变成飞虫。

    我在想到这些后,本能的想退出去,不管它们是不是液腐膏,都肯定不会与我们和平建交的。

    “不要走,这里面有东西。”

    这时,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了娲的声音。

    我急忙回头一看,只见那透明的棺椁之中,不仅有一个干瘪狰狞的尸体,还有一面镜子。

    这面镜子的材质非常普通,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六菱铜镜。

    我在刚看到这面镜子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是这面镜子上的文字,却给我很大的震撼。

    因为这面镜子上的文字,竟然是楷书,东汉末年的楷书。

    这些楷书是用血写在那镜子上的。

    不用多想,这个地方肯定是戏志才待过的。

    “胖子,飞龙爪。”

    我急忙大喊了一声。

    胖子一听这话,连忙回头,顺着我的手臂看到了那面镜子。

    而这时,那些红色的虫子已经成型,不用想也知道,这些虫子肯定不是好相与的角色。

    这点时间根本不够胖子用出飞龙爪的,我连忙抽出了冲锋枪,对着那些飞虫群,就是一阵密集的扫射。

    这种扫射对于飞虫根本起不来任何的作用,但却可以让它们的注意力集中过来。

    果不其然,那些成型的红色飞虫在收到我的袭击之后,直接飞扑向了我。

    我连忙开启双魄,脚下一阵飞舞,顺着这着空间跑了起来。

    那些红色的飞虫速度奇快,我双魄齐开都不能占到一丝的便宜。

    在我引开这些红色飞虫之后,胖子已经从腰间取出了飞龙爪。

    只见那飞龙爪透过了层层虫群,直接钩在了那面铜镜之上,胖子单手一挑,直接便将那铜镜带了回来。

    我一见事情已经办成,连忙向那出口退去。

    但我身后的红色飞虫却是越聚越多,就这么一小会已经聚集起一人多高的飞虫群。

    我急忙加速向那门口冲去,在胖子跑出去之后,我也立即闪身跌了进去。

    砰的一声。

    大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左臂一阵剧痛传来。

    定眼一看,只见一个米粒大小的飞虫正在哪里,它在啃食了我的一小块肉之后,竟然直接钻了进去。

    胖子一见这情景,直接抢过了鱼肠,就准备给我来个壮士断腕,而且断的还是我的腕。

    “不可!”

    这时,欧阳菘瑞连忙喊出了声,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套长针。

    在拿出这套长针之后,欧阳菘瑞连续数下,直接在我的手臂上连轧几下,而当最后一个针刺入之后,那只米粒大小的虫子便被带了出来。

    “牛啊!”

    胖子在看到这一手后,直接惊叫出声。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急忙问道。

    “虫子在进入你的身体之后也不会乱跑,而是会儿顺着你血液流动。我刚刚那几针是把它所有能去的血管全部封住,它遇到阻碍之后,就会再次变换血管,这个时候它会陷入你的肉中,最后用针一挑,它便出来了。”欧阳菘瑞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和胖子听了这话后,都连连点头。

    欧阳菘瑞说的简单,但这却要极佳的眼力和极快的手法,并且通晓血脉的流向,这种事情看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是相当的难。

    “侄媳妇,以前就知道你剑舞的好,没想到你这针线活也不赖啊。回去之后记得帮师叔个忙,咱家里还有一堆破衣服呢。”胖子死皮赖脸的说道。

    “起开。你咋不自己去找个媳妇了。”我没好气的说道。

    胖子一听这话,老脸一红,偷偷的看了一眼冯晓苓。

    “来吧,咱来看看这镜子到底有啥稀奇的?”

    胖子招呼众人,拿出了那面拼死抢回的镜子。

    这面镜子风格极为古朴,在铜镜的背面是一个嫦娥奔月的纹刻,刻画的也相当精美,足以说明雕刻此物的匠师,手法之干练。

    在铜镜的正面,则是写有一句话。

    “古有天书,今得之。留与镜上,赠缘人。”

    “天书?”

    我和欧阳菘瑞同时惊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