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44章 黄字天书
    天书是什么东西,那是道族的绝对传承,虽然娲说在制造人类的时候,天书已经刻在了人体的基因之中,但这种说法太过虚幻,那根本就是听不到,摸不着,也看不见的东西。

    可现在呢,戏志才居然将天书的内容存在了这面古镜之中,虽然依旧属于不可触摸之物,但最起码却是有迹可循了。

    我拿起了这面古镜,翻来倒去都不能看透其中的玄奥。

    “天书啊?虽然我对这东西不敢兴趣,但也知道那些都是有大智慧的人才能看到。小橙子,说到底咱就是个凡夫俗子,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啊。”胖子一脸兴趣阑珊的说道。

    我没有放弃,依旧在看着这面镜子,但却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

    冯晓苓和墨恋也看了几眼,最终这面镜子落到了欧阳菘瑞的手中。

    我们这几个人中也只有欧阳菘瑞的道家修为最深,能看出个所以然来,恐怕只有她了。

    “娲,你先前在看到那个透明棺椁的时候,为什么会如此激动?”我在内心中问向了娲。

    “我看向的其实并不是那个棺椁,而是那只眼。”娲道。

    “眼?那只眼很特殊吗?”我问道。

    “那是神树建木的心眼,传说人之终极就是在心眼中完成最后一步的。”娲道。

    “心眼?”我喃喃自语了一声。

    一个建木神树的心眼中,为何会有一个人类的死尸呢?人之终极已经消失,那这个地方应该是被放弃才对啊。

    那透明的棺椁和类似液腐膏的飞虫也都是后世的方法,也就是说,那个干瘪而狰狞的死尸,很有可能就是戏志才放进去的。

    将一个死尸放在建木神树的心眼之中,那戏志才肯定是在这里再次进行了一场关于人之终极的实验。

    结果如何,我不得而知,但既然这天书铜镜如此重要的东西,都放在了这里,那他当时的心境,多半也是心灰意冷的多。

    在我曾经得到的画面中,人之终极在完成最后一步的时候,是被通天道祖灌输进“玄”“黄”这两本天书的。

    而这个画面的视角,应该是来自天之道尊,也就是女娲。

    但女娲在补天之后,便被通天道祖藏在了那树枝棺椁之中。

    至今,我都不知道这个天之道尊保留有多少女娲的记忆和能力。

    但毫无疑问,我却是继承了少许的女娲记忆,所以身体才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可我一直苦恼的是,我为何会发生如此之大的变化。

    是我齐家的血脉作祟,还是说因为欧阳菘瑞,这个人之终极呢?

    想到这里,我不禁看向了欧阳菘瑞。

    这时的欧阳菘瑞正在仔细的观察着那面铜镜。

    欧阳菘瑞是人之终极,这个身份基本可以确定。

    根据娲所说的,女娲在补天之时,曾经激发了人之终极的力量。

    而我却和欧阳菘瑞结过阴婚,并且她将一半的阳气输送给了我。

    现在,我已经不大相信欧阳菘瑞输送给我的单单只是阳气了,阴阳眼就是明证。

    欧阳菘瑞一定是在输送阳气的时候,将其他的一些东西也传给了我。

    不过,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我并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

    除非。

    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并再次盯上了那面铜镜。

    既然通天道祖曾经将“玄”“黄”这两本天书,特意储存在欧阳菘瑞的体内,那就说明欧阳菘瑞解读“玄”“黄”这两本天书的机会要大于常人。

    而这种机会,也有可能发生在我的身上。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愈发的兴奋了起来,我的阴阳眼很明显是继承下欧阳菘瑞的,那我体内肯定会有欧阳菘瑞的一些特质。

    天书。

    天书确实隐晦难懂,甚至不可捉摸,但它却必须要呈现在某些东西上。

    当自己的双眼和这件东西结合的时候,那天书就出现了。

    所以,戏志才看到的天书,肯定是显现在这面铜镜上的,他以为将铜镜留给了后世,就是将天书留给了后世。

    但是,他错了,铜镜只是显示天书的工具而已。

    真正的天书,还在自己的体内。

    但既然通天道祖特意将“玄”“黄”天书储存在了欧阳菘瑞体内,那就肯定在她的体内留下了打开的方法。

    用现代的话说,就是在欧阳菘瑞的体内留下了一个外挂,只要输入正确的指令,那天书就会浮现在她的面前。

    而现在,这种机会也很有可能出现在我的身上。

    什么东西是欧阳菘瑞有,而其他人所没有的呢?

    而且,这个东西还能看的到天书。

    看?

    我似乎想到了什么。

    既然这建木心眼是通天道祖将“玄”“黄”二天书存放在欧阳菘瑞体内的地方,那这个打开外挂的指令,就极有可能与眼有关。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欧阳菘瑞乃是天生的阴阳眼,但现在这阴阳眼,却来到了我的身上。

    想到这里,我嘴角轻轻一翘,阴阳眼瞬间开启。

    这时,那面铜镜背后的嫦娥奔月图,变了。

    准确的说,是嫦娥动了,她不断的舞出优美的舞姿,将手中的长袖,飞舞的绚丽多姿。

    我看着这些优美而动人的舞姿,脑中不断的浮现出了一幅幅的似动且静的画面,这些画面不断的在我的脑海中闪过。

    最后,这嫦娥舞袖的最后一幅画,定格在了我的眼前。

    在这幅画面中,嫦娥的双手抱胸,双目紧闭,整个身体后仰45度角,似乎是在用整个身体迎接太阳。

    当这些画面全部定格之后,我的脑海中浮现了一行小字。

    黄字第一卷,嫦娥舞袖图。

    当这些信息出现后,我立即就明白了有关天书的一些信息。

    天书,分为天、地、玄、黄四本。

    每本天书共三卷,四本天书共十二卷。

    嫦娥舞袖图,是一个炼体观想图,每一个人在看到黄字第一卷时情况是不一样的,但结果却是相同。

    淬炼躯体,打磨根基。

    在观察了这一小会后,我就发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海底轮和脐轮中的能量也更加充实。

    当我睁开眼后,就发现他们正全神贯注的看着我,而我的身体也正后仰45度与嫦娥舞袖图中最后一个姿势一模一样。

    这时的我还开启着阴阳眼,但却只在那天书铜镜上看到了嫦娥舞袖图,其他的东西都看不到天书。

    看来,这通天道祖留下的外卦,也必须是在那些曾经呈现过天书的东西上使用才行。

    “你可终于醒了。”胖子没好气的说道。

    “我这样子多久了?”我不好意思的问道。

    “两个时辰,你是不是看到天书了?”欧阳菘瑞立即问道。

    我点点头,承认了这一点,并将这些姿势都传给了他们,但他们在做了这些之后,却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

    “接下来去哪?”胖子在没锻炼出效果之后,立即说道。

    “还是进去吧,里面的虫子应该都死了。”欧阳菘瑞道。

    “你怎么知道?”胖子问道

    “因为它死了。”欧阳菘瑞拿出了那个曾经钻进我肉里的米粒虫子。“我在抓到它时,它的生命依旧顽强,现在却是死了。”

    我是极度相信欧阳菘瑞的,在她说完这句话后,我便直接推开了暗门,这时,那些红色的虫子果然都掉到了地上。

    不过,那具干瘪而狰狞的死尸,却重新长出了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