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45章 复活了的人
    我们看着这具死尸,汗毛瞬间倒立而起,这也太可怕了吧,我齐家倒斗近千年,大大小小的墓进过无数,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也遇到过。

    尸体迅速风干,化灰这种事情常见,但重新长肉,却是闻所未闻。

    这种事情,已经违背了所有的科学观点,估计只有在神话传说中才会出现。

    胖子在见到这具死尸之后,两只小眼已经眯成了缝,手中的95自动步枪再度举了起来。

    我立马拦住了他,说道:“先不着急,看看再说。”

    “事出无常必有妖,倒斗人最忌讳的便是好奇心,趁他还没成型,灭了这丫的再研究也不迟。”

    胖子将手中的枪调整了下角度,可这次却被冯晓苓拦住了。

    “不冲动你会死啊,看一下又不会少肉。”冯晓苓没好气的说道。

    冯晓苓一生气,胖子直接就萎了,垂头丧气的低下了头。

    见没人阻碍,我们立即跑了过去。

    这具死尸被放置在了透明的棺椁之中,我们刚进来是根本看不见它,这主要是因为棺椁之中有着一种特殊的液体,使得我们的眼睛出现了错觉。

    而根据我的观察,这具死尸的之所以能够再次长出血肉,与这建木心眼是脱不了干系的。

    这具死尸之前的干瘪狰狞,完全是因为其脱水的原因。

    这就和脱水的牛肉干一样,在遇到水后会变的饱满。

    人的尸体肯定是不能和牛肉干比,但是这建木心眼中流动的液体乃是建木神树的精华所在,这些树木的精华却使得这具身体重新焕发了活力。

    而从这死尸的身形来看,他应该是个男性,身高180左右,其余的构造与现代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单从他的骨骼结构来看,他应该成为干尸的时刻并不长,15到20年间都有可能。”冯晓苓缓缓的说道。

    “你还懂这个?”我疑惑的看向冯晓苓。

    冯晓苓笑了笑,说道:“人体构造,骨龄,古墓结构,地质分析,古人思维,药物解析这些不都是倒斗人应该具备的知识吗?”

    “什么玩意?”胖子立马跑了过来,诧异的看着冯晓苓。

    冯晓苓一看胖子这表情,就没了说话的欲望。

    “你说的那些知识都是在那学的?”我立即问道。

    “风筝啊,我从小就学习过这些。”冯晓苓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和胖子相互无语的看了眼这个,风筝的人可是真会总结,居然把倒斗人的经验之学,全部变成了书本知识。

    “你还能看出啥?”我立马说道。

    冯晓苓稍微看了一眼,略有些疑惑的说道:“此人骨架比较大,面部窄长,但是东方人面部相对宽短,骨架纤细。所以,我感觉这个人应该是个西方人。”

    “西方人?托斯洛夫考察团?”

    听到这个,我立即就想到了托斯洛夫考察团,这是20年内唯一有机会能到达这里的人。

    “我觉的我们应该等等看,我们有托斯洛夫考察团的合照,这样就能知道他是谁了?”我缓缓的说道。

    一听我这么说,众人纷纷同意。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死尸的身形终于渐渐浮现,而他的样貌也显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他不仅是个西方人,而且他的名字我还耳熟能详。

    “托斯洛夫。”

    当这个名字从冯晓苓的口中说出后,我们顿时大惊。

    不为别的,就凭另一个托斯洛夫还活在这个世上,而且就活在风筝的监狱里这一点,就让我们心惊不宜。

    我和胖子不信邪,立即将这死尸抬了出来,翻过他的身,后背上的一副八卦城图立即浮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个应该就是夏桀在那托斯洛夫背上刻下的那副地图了。

    “他不是被关起来了吗?”冯晓苓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死尸。

    “你真的在外面见过他吗?”我当即问道。

    “见过,在来这里以前,我还专门去见了他一面。他说自己只是在外围游荡了一圈,就被迫返回了,而且在那个人的身后,也有着同样一副地图,不过。”

    这时,冯晓苓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不过什么?”我当即问道。

    “不过外面的那个托斯洛夫,与这个人太一样了。”冯晓苓充满感慨的说道。

    “现在说的不就是这个吗?”胖子没好气的说道。

    “不,冯晓苓的意思不是这个,她的意思应该是说,这个托斯洛夫和外面那个托斯洛夫的样貌相同的有点过分了。你想想看,就算是双胞胎,他们的样貌也不会一模一样,但是他们不仅模样相同,就连身后的地图也是完全一样。”

    “而且,这个托斯洛夫明显已经在这里存在了20年,他的容貌不变我们可以理解,但外面的那个托斯洛夫却是生活了20年,一个生活了20年的人,怎么可能没有一点衰老呢?这本身就是问题。”我缓缓的将这些话说了出来。

    冯晓苓在听了这话后,立即狂点其头。

    “那这两个托斯洛夫中,那个是有问题的?”胖子有些不解的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是外面的那个有问题。”我缓缓的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冯晓苓道。

    “皮。”我缓缓的说道。“如果一个人的样貌在20年内不变的话,那他的皮肯定出了问题。而我们在那震八卦城中,正好发现了一张人皮。这里有人顶着托斯洛夫的人皮,出现在了外面。”

    “我记得你当时见了那张人皮之后,有很大的情绪波动?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冯晓苓立马道出了其中的关键。

    “不,只是那个男人的面孔出现的有些突兀,我是因为害怕才会有那种表情的。”

    我对冯晓苓说了个谎,冯晓苓虽然不信,但也没再说什么了。

    通过这个透明棺椁和铜镜可以知道,这件事情与戏志才脱不了干系。

    现在,最符合逻辑的解释便是外面的那个托斯洛夫是戏志才假扮的,他再次披上了人皮面具,变成了托斯洛夫,并在外面生活至今。

    但令戏志才想不到的是,他在扮成托斯洛夫之后,居然会被风筝抓了起来。

    不过,这里面却有一个最大的破绽,那便是扮成托斯洛夫的戏志才是如何让风筝相信了他的身份呢?

    要知道,能加入风筝的人,可都不是笨蛋,简单的骗术是骗不了他们的。

    而且托斯洛夫可是一个俄国人,浓重的俄国口音不可能改变,其中一些俄国人生活的细节,戏志才也不可能知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可问题是,我们通过dna的比对,外面的那个托斯洛夫就是本人啊。”冯晓苓疑惑不解的说道。

    听到这里,我便知道自己先前所猜想的极有可能是错的。

    但我眼前的这个托斯洛夫,也不可能是假的啊?

    “我觉的你们继续吵下去根本没有意义。因为他已经醒了,你们可以有机会亲自问他。”

    胖子的话如平地惊雷,直接吓坏了我,我回头一看,只见那托斯洛夫已经慢慢睁开了双眼。

    虽然这个托斯洛夫的双眼无神,四肢更是无力,但他的眼睛确实是睁开了。

    “现在,你们是不是应该再次考虑下‘杀了他’的提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