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46章 万年树心
    “杀了这个托斯洛夫?”

    对此,我是没有太大意见的,对于一个正在复活的人,谁也不知道能发生什么。

    “不要杀他。”

    这时,娲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你刚刚去那了?”我缓缓的说道。

    “我在修炼,当你悟出了专属与你的天书之后,我身为你的式神,也同样看到了天书上的内容,习修一番,受益匪浅啊。”娲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他?”我不解的问道。

    “从某种意义上说,你眼前的这个人已经无限接近于人之终极了,他身上的心眼之液可是难得的宝贝,你杀了他就等于得不偿失。”娲缓缓的说道。

    “人之终极?心眼之液?”

    我听到人之终后,便下意识的看了眼欧阳菘瑞,这才发现欧阳菘瑞一直在盯着托斯洛夫的身体,她既没有与我们交谈,也没有陷入沉思,就是这么看着,像一个无知的小孩在看着大人一般。

    “这个死尸重新长肉的过程属于由死而生,这个过程必须吸收心眼之液才可以。我听说人之终极会在由生到死之后,经历由死而生,这样才能最终达到平衡。他现在虽然是在经历有死而生的状态,但他没有道族的施法,所以他只能当做心眼之液的储存体,而不能真正的复活。”娲缓缓的说道。

    听了娲的话,我也算是放下了心,不管眼前的这个托斯洛夫是怎么出来的,只要他能不威胁到我们,怎么样都行。

    而且他身上既然有这么大的宝贝,那有丢弃不要的道理呢?

    就在我准备制止胖子出手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了一阵天旋地转。

    整个通天城似乎再次倾斜了起来。

    这次通天城倾斜的非常严重,整个地面已经倾斜了45度。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一阵剧烈的打斗之声。

    只听砰的一声。

    一个人影兀自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定睛一看,此人正是那姜子牙。

    而打落姜子牙的,则是一个巨大的虚影式神。

    这个虚影式神就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第六天魔王。

    道三爷?

    我透过了那第六天魔王的虚影,看到了里面的道三爷,这时的道三爷已经发狂到了极点,他正在驱使着那第六天魔王对着天之道尊发起猛烈的攻击。

    而他们争夺的宝物,则是一根巨大的绿色柱子。

    “万年树心?”

    在见到这个绿色的柱子后,娲的声音瞬间传遍了我的身体。

    我看着那根朴实无华的绿色柱子,没想到这就是那万年树心。

    “小友,快快助我拦住此人,要是被他夺了那万年树心,终极就真的压制不住了。”

    姜子牙在看到我后,眼神中多出了一阵惊喜。

    这时的姜子牙已是虚弱之极,他全身都透露着疲态。

    看他这个样子,想必那天之道尊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那藏身于虫母身体中的终极有多麽恐怖,我是亲眼所见,对付这样的东西,哪有简单可言。

    看那道三爷的样子,他肯定是在姜子牙与天之道尊操纵那万年树心的关键时刻,出手偷袭的。

    道三爷身为一个人类,原本是打不过这二人的,但是在他们都精疲力竭的时候出手,可谓是事半功倍。

    这时,通天城再次猛降了一层。

    “小友,速速行动啊。现在的乌褚已经在和终极一起破坏通天建木了,如果这万年树心再被抢去,那后果不堪设想啊。”姜子牙焦急的说道。

    “式神,娲。”

    我爆喝一声,娲的身躯直接笼罩在了我的身上。

    连续的攀爬下,我一口气奔到了这顶层之上。

    在这里,无数的道族建筑此起彼伏,而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那中间耸立这的一个巨大无比的石门。

    而这石门之上,则有三个威严无比的古道文。

    南天门。

    当看到这三个古道文的时候,我心中立即涌起一副被嘲弄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那所谓的天庭?

    我没有多少时间来想这个问题,因为那天之道尊已经被道三爷逼的节节败退。

    “海底轮,开。”

    “脐轮,开。”

    我双魄齐开,脚下一踏,便冲着道三爷奔去。

    在快要逼近道三爷之时,我手中的鱼肠一动,娲手中的走刃便直接刺向了他。

    也未见道三爷向后看来,但他的第六天魔王却是回身一档,直接挡住了娲的走刃。

    同时,道三爷也恶狠狠的看向了我。

    在他看我的时候,我也看清他的双眸。

    这是一双泛红的眸子,它已经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与睿智,有的只是暴虐和焦急。

    “齐成,你要是再敢阻碍我,我就对你不客气。”道三爷爆喝一声,挥动着第六天魔王向我刺来。

    道三爷是想要逼退我,但我哪里还会让他得逞,走刃一动,直接挡住了第六天魔王。

    “三爷,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张家是道族的虫人,他们是目的是虫母。那你呢?你身为一个人类,为何非要引动终极?”我厉声爆喝着,手腕一动,走刃便直接斩了过去。

    可就在这时,通天城却再次下降了一截,我已经可以隐约的看到那无边的湖水了。

    在这湖水中,姜子牙的那条蛟龙正在攻击着变成巨人的乌褚,但它很明显不是乌褚的对手。

    乌褚的双拳可谓的拳拳到肉,蛟龙则是被打的节节倒退。

    终于,乌褚找到了一个机会,直接抓住了蛟龙的双鄂,而后用力一掰,蛟龙整个身子便软了下去。

    蛟龙,死了。

    乌褚在做完这事之后,呆滞着走到了通天城边,奋力的击打着通天城。

    我和道三爷都看到了这一幕,脸上的表情,同时难看了起来。

    “齐成,现在的情况你也看见了,如果你不帮我夺下万年树心,咱们都会死在这里。”道三爷焦急的说道。

    “万年树心是控制着通天城的钥匙,要是被拿走,那谁来抵挡这终极。”我大声的叫道。

    “如果你说的终极就是城底下那怪物的话,那你大可放心,别说是一只,就算是来十只也抵挡不住现代的核弹。现在我只问你,帮不帮我?”道三爷厉声回问道。

    “丧心病狂!你觉的我会帮你吗?”

    我刚一说完,娲的走刃便再次给出了一刀。

    而这会,整个通天城便整体再次下降了一截。

    在挡下这一刀后,道三爷的脸色也变的十分难看。

    “如果你还想见到齐少松,就帮我夺回万年树心。”道三爷大吼一声,直接转身向那天之道尊袭去。

    而听到此话的我,则怔怔的钉在了这里。

    齐少松?我爷爷?

    难道道三爷有办法再让我见到我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