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49章 最后一步
    “你们搞错了吧。他怎么可能是什么人之终极。他出生的那天,我是亲自抱着的。”

    胖子激动了,一下创到了我的身前,一脸警惕的看着姜子牙。

    我疑惑的看着他们,心中也十分的不解,为何他们会将我认成.人之终极。

    “你来说吧。”姜子牙对着天之道尊说道。

    天之道尊点点头,正要说话,却被我打断了。

    “你到底是谁?”我率先问道,对于她的身份,我早就想知道了。

    “你可以把我当做娲祖。但我却不是娲祖,我只是她的一个记忆载体。”天之道尊说道。

    “记忆载体?”我双眼微眯着。

    “没错。”

    “那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人之终极?”

    “这就要从娲祖补天说起。”天之道尊缓缓的说道:“娲祖当年被迫去封印那第六座门,携带着人之终极和许多的实验体一起前往。但人之终极毕竟是道族的心血,娲祖不忍看着她与自己一同消散,便用全身的力量唤醒了沉睡中的人之终极,但醒来后的人之终极却并不完美。”

    “并不完美?”

    我疑惑的看向了欧阳菘瑞,难道她的身体有缺陷?

    “准确的说,并不是人之终极的问题,而是我们的忽略了人类的特点。”

    “什么特点?”我急切的问道。

    “性!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人类的身体男女结构并不一样。将其中的一种单独制成人之终极,是一种重大的缺陷。所以娲祖便将人之终极一半的潜能封印了起来,以待找到人之终极的的另一本,与她一同成为真正的终极。”

    “这个人就是我?”我不置可否的说道。

    “没错。这个人就是你。我不知道你是怎样得到人之终极那另一半能量的,但你体内确实已经有了人之终极的力量,而且已经打开了娲祖当年设下的封印。”天之道尊道。

    “什么意思?”我不解的问道。

    “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便与我接了吻。我体内真好有通天道祖收集起来娲祖气息。当年是娲祖将人之终极的能量封印,而你在和我接吻之后,便彻底开启了这个封印。所以说,你不仅是人之终极的一部分,而且是最主要的那一部分,但真正的人之终极却是你们两个加起来。”天之道尊道。

    听了这话,我无奈的笑了笑,没想到临到最后,我居然成了人之终极,而且还是在诸般巧合之下形成的。

    “不过,你的缺陷也很严重。”天之道尊说道。

    “什么意思?”我不解的看着她。

    “那就是你的身体,虽然你体内的能量很高,但由于你的身体并没有经过终极改造,所以你的身体,并不足以发挥你体内的能量。”天之道尊道。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我不解的看着她。

    “执行终极最后一步。”

    “由生到死,而后由死而生?”我的眉头微皱。

    “你知道?”天之道尊疑惑的说道。

    我微微一笑,便不在说话,现在的情况已经没有时间再去说这些了。

    张灵素已经拿到了万年树心和红头恶鬼,我如果再消耗时间下去,那后果不堪设想。

    “小橙子,你别答应他们,万一你醒不过来,那老齐家就绝后了啊。”

    胖子一脸焦急的说着。

    “师叔,这事总要有人去做。”我缓缓的说道。

    我缓缓的走到了欧阳菘瑞身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额,轻声说道:“等我,我会带你出去的。”

    “嗯。我等你。”欧阳菘瑞乖顺的点点头。

    “你们需要我怎么做?”我回身说道。

    “不是你,而是你们。你们都要去建木心眼哪里,哪里才能完成终极的最后一步。”

    欧阳菘瑞微微一怔,说道:“我也要去?”

    天之道尊点点头,说道:“你们都是人之终极,虽然你经过了最后一步,但并不完美,等你们两个完成了这一步,你们才是真正的人之终极。”

    我和欧阳菘瑞便再次随着他们来到那建木心眼之处,没想到我居然会重新回到这里。

    “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我躺进了树心之中,紧紧的抱住了欧阳菘瑞。

    这一刻,我想起了见到欧阳菘瑞的第一面,同样是一个窄小的空间,我就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亲了她。

    我缓缓的闭上了眼,吻住了她的双唇。

    这是我第一次在欧阳菘瑞醒着的时候亲她,而她在看到我这个样子之后,双眼瞪的极大。

    她极度的想要说话,却被我堵了回去。

    这时,只听那姜子牙和天之道尊的口中就开始默念起了道决。

    而待在建木心眼的我,却渐渐的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

    而后,我便亲眼看到自己的血液在慢慢流散,而那的皮肤也渐渐干瘪。

    欧阳菘瑞也同样如此,只是她已经完全沉睡了过去。

    渐渐的,一阵胸闷之气袭来,我的呼吸为之困难。

    这是一股难言的剧痛,我很像叫,但我的喉咙如同被挡住一般,根本喊不出声。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意识也渐渐的模糊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通天城却再次摇晃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终极不可能这么快就完全苏醒的啊?”

    这时,姜子牙的声音骤然响起,让我本来要沉睡的意识再次苏醒了过来。

    “不,终极还没有苏醒,只是这通天城要塌了。”

    随着这句话的落音,我骤然感觉到体内能量的流逝。

    “不好。那张灵素在利用万年树心吸收这通天城的力量。”

    姜子牙猛喝一声,整个人瞬间奔了出去。

    这时的我,再也支持不住了。

    砰!!!

    一声巨响,如平地惊雷,瞬间将我的意识惊起。

    在我醒来之时,我就感觉到嘴中有一种难言的苦涩传来。

    当我睁开双眼之后,只见天之道尊的一只手臂正靠在我的嘴边,我嘴中的苦涩之感就是她的鲜血。

    这时的姜子牙依旧没有回来,而欧阳菘瑞则是干瘪的如同干尸一般。

    我的身体则比他要饱满一些,

    但当我看向这建木心眼的时候,就知道为何天之道尊会这么做了。

    因为这建木心眼的汁液,已经干涸了。

    我曾清楚的记得那托斯洛夫恢复身体时那建木心眼,满是汁液的状态。可现在,我们身边的建木心眼,却已经干瘪如纸。

    天之道尊一定是在知道这建木心眼根本不足以让我们恢复之后才这么做的。而且看她的状态,显然是活不成了。

    可没有了建木心液,我和欧阳菘瑞根本不可能完成那终极的最后一步。

    “娲?娲?”

    我呼喊了娲几声,可她依旧没有反应,看来我的身体状态,直接影响了她。

    就在我心急如焚,不知如何好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托斯洛夫的尸体。

    我瞬间想到了这托斯洛夫的身体也是用心眼汁液灌溉起来的,他并没有苏醒,体内肯定还藏有残余的心眼汁液。

    我奋力的拜托了建木心眼,爬到了托斯洛夫的身边。

    我大口一张,直接咬了下去。瞬间,一股难掩的苦涩袭便全身,但在这股苦涩之气传走后,我的精神却是旺盛了一些。

    “海底轮,开。”

    “脐轮,开。”

    我瞬间激发了我的双魄,而后大力的吸了一口。

    这托斯洛夫的身体干瘪了一圈,而我的身体则饱满了许多。

    这时,我突然听到了一个狂妄的叫声。

    “将齐成交出来。”

    这是张灵素的声音。

    “你去做梦吧!”

    胖子的声音也同时传来,但从他的口气中我可以听出,他受了不轻的伤。

    我再次大力的吸了一口,便将托斯洛夫的手臂划开,放到了欧阳菘瑞的口中。

    “式神,娲。”

    我召唤了娲,而后奋力一跃。

    当我冲到这顶楼之时,只见那张灵素依旧彻底化成了一只恶鬼模样的人,他一手抓着胖子,一手托着姜子牙。

    “齐成,你终于来了。”张灵素诡异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