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52章 爱与抉择(完)
    我连忙松开了欧阳菘瑞的手,我刚刚是打的是爽,可这能量都是从欧阳菘瑞哪里弄来的。

    “你明知道自己会中尸毒,为什么还要这样。”我焦急的说道。

    “没什么,只是有点虚脱而已。你比我更需要那些能量。”欧阳菘瑞温柔的说道。

    这时,我抱着欧阳菘瑞的身体,当这一切都静下来的时候,这才发现她的根本没有完全变成终极。

    那托斯洛夫体内的能量根本不足以完成她身体的再造。

    “吼!!!”

    就在此刻,我的脚下的虫母,发出了一声整天的巨吼。

    而姜子牙的声音,也同时如惊雷般涌入我的耳中

    “天无影,地无踪,天雷浩硕,吾为集上。”

    我抬头向上,只见这时的姜子牙正沉静在那巨大的绿光之中,他的头顶就是那只恐怖的竖眼。

    而在他和那竖眼中间,则有着一张古朴的古龟甲。

    此时的古龟甲上散发着一股绚丽的色彩,随着姜子牙的话落,那古龟甲中间的破洞之上,分别射出了两道彩光,一根插入了那巨大竖眼之中,另一根则插入了姜子牙的体内。

    当我看到这一幕,一股心悸瞬间袭来。

    几乎是在同时,欧阳菘瑞的惊呼声也同时响起。

    “那是天之苍眼!它要射出天道法柱了,快走!”

    在欧阳菘瑞话音刚落之后,那姜子牙的四肢便迸发出四道绚丽的彩柱。

    我连忙带着他们向那通天建木的残遗奔去。

    这些彩柱快速的变粗,变壮,在超过身体之后,速度骤然一增,如飞箭般直射而下。

    幸亏欧阳菘瑞提醒的早,式神娲的虚影身子已经缩小了不少,并跳到了那残存的建木上。

    这道彩柱直接插入了那终极的嘴中。

    “我知道姜子牙要干什么了,他是要再造一个玲珑之眼,他要将自己当做阵眼。”欧阳菘瑞激动的喊道。

    “齐成,终极由我来封印。第六座门,就靠你了。”

    这时,我的耳边传来了姜子牙的声音。

    “玲珑,我来陪你了。”

    姜子牙大吼一声,冲着那西王母的方向深情一望。

    这一吼中,显示出了姜子牙的思念之苦。

    这一望中,包含了姜子牙对西王母最深切的爱。

    而这,就是两千年来,西王母心甘情愿作为玲珑阵眼的所有回报。

    姜子牙是可以不死的,他几乎拥有了永恒的生命,但他为了陪伴西王母,将自己活葬在了蛟龙之头中,在这里陪伴着他的挚爱。

    也许西王母在那玲珑之眼中会陷入绝望的轮回,但姜子牙何尝不是经受了千年思念的苦楚。

    现在,姜子牙更是自我牺牲,再做了玲珑之眼,誓要与那西王母朝夕为伴。

    也许这两个人,此后永远不能再说一句话,但这份陪伴,才是生命中最珍贵的永生。

    在姜子牙自我牺牲成为阵眼之后,那所谓的天之苍眼,直接穿过了金色漩涡,顺着那姜子牙的身体,直接冲入了终极的腹中。

    这时,那终极的身体宛如被石化一般,定立不动了。

    我撤去了式神,将胖子他们放了出来。

    这时的欧阳菘瑞已经虚弱的很,我连忙刺破了自己的手臂,将鲜血滴入了她的口中。

    但这时,我的眼中却闪过了一道红芒。

    抬头看去,只见那姜子牙的胸口处,有一物正在闪动。

    红头恶鬼符。

    只见那红头恶鬼直接冲出了姜子牙的胸口,直奔此处而来。

    我抬手一抓,可那红头恶鬼符却以极度刁钻的角度,插着我的手掌,落在了欧阳菘瑞的身上。

    “哈哈!人之终极,没想到你这个老朋友居然逃过了那一劫。”

    这时,欧阳菘瑞的口中传出了一阵粗犷的男声。

    “你是谁?”我大喝一声。

    “呵呵,我是谁?”欧阳菘瑞轻蔑的一笑。“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谁,但那些道族的人都叫我‘终极’。”

    “你就是终极?”我当即惊道。

    “呵呵,看来我还挺有名啊。”终极嗤笑一声。

    “这具身体真是好,比那坨烂肉要好的多,也亏你们费劲千辛万苦,把我从那坨烂肉里拯救出来。你知不知道,那通天真不是个玩意,怎么说我也算是他的半个孩子,他竟然硬是用那坨烂肉,困了我几千年。”

    “我没心思和你废话,你想怎么样?”我大声的喝问道。

    “怎么样?”终极轻蔑的一笑。“当然是回去了。没看见我连门都准备好了吗?”

    “那就把欧阳菘瑞还给我。”我冷冷的说着,双眼在不断的观察着这个终极,我不知它有什么本事,所以暂时不能轻举妄动。

    “欧阳菘瑞?这人之终极都有名字了?”终极很是不屑的说道。

    我冷冷的盯着他,双手蓦然一动,直接抓向了那红头恶鬼。

    可这终极似乎是知道我的想法一般,直接躲了过去。

    “你想要它啊,那可不行。”

    终极拿着红头恶鬼,笑吟吟的说了一声,而后张开了嘴,准备直接吞进肚中。

    就在他放手的一刻,一声枪响袭来。

    红头恶鬼应声而飞。

    我的脚下一动,直接动手抓去。

    终极也知不妙,同时伸出了手。

    “式神,娲。”

    我大喝一声,虚影之体立探而出,直接抓住了那红头恶鬼。

    落地之后,我这才看清,原来是胖子用那95步枪点射了红头恶鬼。

    “你很在乎它啊?”我笑吟吟的看着终极。

    终极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一脸无所谓的看着我。

    “既然你这么喜欢它,那就好好拿着。”

    终极刚说完这话,身前便闪出一道红芒,向我直射而来。

    “既然你那么喜欢它,那就把你的身体给我吧。”

    当我的耳边传来这句话的时候,就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正扑面而至。

    我知道终极到了我的体内,可我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主人,它在侵蚀你的灵魂。”

    这时,娲的声音在我的脑海中响起。

    我并不知道灵魂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概念,但这东西却绝对不能丢。

    “海底轮,开。”

    “脐轮,开。”

    当我的双魄齐开之后,我立即感受到灵魂的重要性。

    双魄开启,失败了。

    瞬间,我的脸上冷汗直流。

    “主人,用人皇尊玺。”

    娲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立马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到了人皇尊玺之上。

    蓦然,那人皇尊玺上的喜脸瞬间浮现,而这一刻,我的双眸再次一动,阴阳眼开启,心中自动开始默想起了黄字天书。

    在我的阴阳眼中,我的体内的灵魂成透明色,而一股红色的气流就在我的内心深处,这就是那终极了。

    当我默想黄字天书第一卷的嫦娥舞袖之时,一股黄色气流就会产生,这是那人皇尊玺的“喜”面之力,它在黄字天书的加成之下,直接倾轧在了红色气流之上。

    那红色的气流明显受到了压制,终极腐蚀我灵魂的速度也暂缓了下来。

    可就在这时,我头顶的金色漩涡,蓦然增大,而那红色气流明显受到了影响。

    “哈!哈!哈!我已经感受到了族人的招呼,我的力量正在复苏,千年的创伤很快就能恢复。到时候,你的身体就是我的了。”

    终极放肆的狂笑着。

    我心中加速了对黄字天书的默想,但即使加上这人皇尊玺的“喜”面之力也再也难以抵挡这终极的侵蚀。

    就在这时,那金色的漩涡处,一道暗绿色的铁链骤然乍现。

    这与我先前在中央通地之门看到的那条暗绿色的铁链一模一样,那时的人头鹰就是被这铁链拉回去的。

    现在,这跟暗绿色的铁链又出现了。

    这条暗绿色的铁链在出现之后,直奔我而来,虽然我不知道这暗绿色的铁链究竟代表的了什么,但不用想也知道被这东西缠住的后果绝不好。

    我准备离开这里,可着那红色的气流却阻挡了我。

    “哈哈,你放弃吧。这条铁链是来带我回家的,去了那边,我会好好的招待你的。“

    终极的笑声无比的狂妄,可它确实是有狂妄的资本。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暗绿色铁链,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欧阳,再见。记得要照顾好自己。”

    我刚说完了这句话,就感觉手中的红头恶鬼被人一把抢过。

    我瞬间睁开了眼睛,可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美的面容,她直接亲在了我的双唇之上。

    “亲吻的感觉真的很美。再见了,齐郎。遇到你,真好。”

    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那暗绿色的铁链瞬间缠在了欧阳菘瑞的身体之上。

    我瞬间慌张了起来。

    那暗绿色的铁链缠住欧阳菘瑞之后,便直接回拽,直接带走了她,而同时带走的,还有我体内的终极。

    “不!!!”

    我大叫一声,脚下一动,身体如子弹一般飞出,我的速度很快,比那暗绿铁链要快,但这股速度却在达到顶峰的时候慢了下来,我的身体依然在上,眼看着就要抓到欧阳菘瑞的时候,身体却骤然下落。

    我与欧阳菘瑞的距离越来越远,望着欧阳菘瑞那怜爱的眼神,心中一阵悲苦。

    “不!!!”

    我不甘的怒吼一声,眼中闪过的都是与欧阳菘瑞的点点滴滴,从她刚出现是的惊艳,到秦岭时的睿智,再到学校时的可爱。

    现在,难道一切都要终结了吗?

    “主人,踩住我。”

    娲的声音一落,我就看见一个娲的虚影之体浮现,她出现在了我的脚下。

    我当即脚下再次用力,身体飞速向前,冲着欧阳菘瑞急速而去。

    这一次,我终于抓到了她。

    “快离开,要不然你也会被‘他们’带走的。”欧阳菘瑞急切的说道。

    “不!我觉不要离开你的。”我坚定的说着。

    当我说完这句话,我与欧阳菘瑞已经来到了那金色漩涡之处。

    “不要忘记我。”

    这时,我的耳边传来了这么一句话,欧阳菘瑞一把将我的手扒开。

    与此同时,我手指上的人皇尊玺瞬间一动,一个“哀”面瞬间浮现。

    哀面一现,我顺间感到了一股悲凉。

    在我与欧阳菘瑞离开之后,哀面直接笼罩住了我们。

    当我再次往下跌落的时候,我能明显感觉到哀面从欧阳菘瑞身上截留了什么。

    我的身体不断的往下掉,眼睁睁的看着欧阳菘瑞被拽入了金色的漩涡。

    “不!!!”

    我悲吼一声,眼前顿时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