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53章 新的开始
    “1号心脏正常。”

    “1号神经系统正常。”

    “1号身体指标一切正常。”

    ·····

    “恭喜你,你的身体恢复良好,现在就可以出院了。”

    我淡淡的看着身前这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听说他是一名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国家的特级专家,在国内外获得过许多的荣誉,是华夏国宝级的医生。

    平时求他看病的人多如牛毛,预约都要排到三个月后,而且这些病人还都是国家高级干部,普通的县市级领导根本排不上号。

    可就是这么一个牛人加忙人加老人,却整整在这里陪了我大半年,专门负责着我身体的全面恢复。

    而那所谓的1号,就是我了。

    “谢谢你,宫老。”

    我站起身来,抱了抱眼前的这个老人。

    现在的我,只要看到老人,总会有种不自觉的亲近感。不管是我爷爷还是道三爷,这些老人都给我最深的爱。

    “小齐啊!出去以后小心点,要是再伤成先前的那样,老头子我可是会伤心的哦。”宫老板着脸说道。

    “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因为这事再找您了。”我微笑着回道。

    今天,是我从通天城回来的第8个月,也意味着欧阳菘瑞也走了八个月。

    当我看着欧阳菘瑞被那暗绿铁链拽走之后,我便从哪空中掉了下去。

    而接住我的,竟是乌褚。

    乌褚是在我杀了张灵素后便恢复了意识,并在最后时刻救下了我。要不然我从如此之高的地方摔下来,是连全身骨折的机会都没的。最后,也是他把我们带出了通天城。

    不过乌褚却把嘟嘟带走了,嘟嘟身具巫祖血脉,是他们巫族在这个世上最后的骨血,他要把嘟嘟培养出来,将巫族的所有东西都传给嘟嘟。

    至于长大后嘟嘟会不会再回到我的身边,这就要看嘟嘟自己的意愿了。

    这些都是胖子告诉我的,当时的那群人中,也只有他是醒着的。

    冯晓苓和墨恋在被乌褚救出来之后,也受了不轻的伤,但却比我轻的多。

    在我住院期间,他们也来看过我几次。

    墨恋说的都是他那些战友的事情,说是这个获得了一等奖,那个在国际大赛中击败了某某高手。

    而冯晓苓就能扯了,东家长,西家短的,都是些娱乐圈里的小道消息。我估摸着要是我将来找不到工作,把这些信息捅给媒体也能赚个百十来万的。

    胖子是来的最多的,每次说的都是些古董行的事,这家伙最近没少坑人,着着实实的赚了不少钱。

    他们和我说的都是开心的事情,目的也很简单,想让我保持乐观,欧阳菘瑞的离开,对我的影响,太大了。

    我在最初醒来的时候,哭的是昏天黑地,也许有些人说男人不应该哭,因为这样很不爷们。

    但我想说,如果哭能把欧阳菘瑞带回来,那我愿意流****的眼泪。

    人这一生啊,能找一个对自己死心塌地的女人,难。

    能找到一个对自己死心塌地还无怨无悔的女人,那更是难上加难。

    现在的我,是非常的后悔。

    后悔没有带她一起周游一下这华夏的大好河山。

    后悔没有带她去享受下现代的生活。

    也后悔没有真正的关心过她。

    男人,总是在女人心甘情愿付出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到了最后却只能无助的忏悔。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那我绝对不会再带她去倒斗。

    可现在,一切都晚了。

    哦,对了。

    我住院的这期间,霍东也来过一次,就告诉我要好好养伤,想要什么都可以和他提,就再也不现身了。

    宫老就是在那次之后来的。

    宫老这个人很逗,一把年纪还会说笑话,说的还都是黄段子,也正是他,让我走出了最初的那段阴霾时刻。

    我至今还记得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小齐啊,我是xx院的宫和平,今后你就是我养的了,你的一切都会由我来负责,所以,从今以后你就可以叫我老宫了。”

    老宫?

    看上去很和谐,念起来就变味了。

    就这样,我和宫老一起待了8个月,他的乐观和开朗直接影响了我。

    虽有的一切都显得很正常,但娲就不是了。

    作为我的式神,我一直都没能唤醒她,要不是代表着她存在的式神纹雕还好端端的刻在我的手上,我都要以为她已经消失了。

    不过既然整个式神纹雕还在,那唤醒她就是迟早的事情了。

    我缓缓的走出了这所军区医院的大门,迎面而来的就是他们几个。

    胖子,冯晓苓,墨恋和霍东。

    这里面除了霍东,我那个都想见。

    “呦!小橙子恢复的不错嘛,师叔晚上带你去全聚德,咱们烤鸭的干活。”胖子兴奋的说道。

    “全聚德?那么油腻怎么吃啊。本姑娘已经决定了,亲自下厨,海鲜大餐。”冯晓苓一脸嘚瑟的说道。

    “烤鸭好。”“海鲜好。”

    这两人一见面就开启了冤家模式。

    墨恋没说话,对着我就是一个军礼,这是他能想到最尊重我的方式了。

    我和他们一一打了招呼,最后看向了霍东。

    “霍将军,你准备什么时候把东西还给我啊?”

    既然他不说话,那我就只能先开口了。

    “人皇尊玺可不属于你。”霍东眉头微皱。

    “笑话。那人皇尊玺已经认我为主,不属于我属于谁,你别忘了,这人皇尊玺是我父亲齐弘一从通天城拿出来的,于公于私,它都属于我。”我直接逼向了霍东。

    “哎!”霍东叹了一口气,从身后的秘书哪里接过了一个文件。

    “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就把这个保密文件签了,签了以后人皇尊玺你可以暂用,但它只能属于国家。”霍东缓缓的说道。

    “嘿!你这话我咋就这么不爱听呢。”

    胖子首先发飙了,说完就准备跟霍东谈谈这拳头的基础用法。

    我出手制止了胖子,把那文件拿了过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霍东这么做其实也是在走程序,为的是面子上能过去。

    人皇尊玺到了我的手里那还有再还回去的道理,所以不管那文件上写的啥,我都签,反正结果都一样。

    霍东没想到我会如此的配合,一脸诧异的看着我。从身后的车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了我。

    我微微一笑,接过了盒子。

    我已经不是从前的哪个小孩子了,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既然我入了风筝,进了体制内,那就要按规矩办事。

    这都是宫老和我说的,做人不一定要守规则,而是要利用规则。

    我打开了盒子,一个威面人脸正冷峻的看着我。

    我的嘴角轻轻一瞥,将它带在了手上。

    在这八个月中,我无数次想要知道那哀面人脸到底从欧阳菘瑞身上带下了什么,可又惧怕知道结果,怕连这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没了。

    现在,我终于再次的带上了它。

    当我缓缓的去感受这人皇尊玺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

    欧阳菘瑞,这就是她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