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54章 道三爷没死?
    我静静的感受着这股气息,她是如此的熟悉,又是如此的亲切。

    当这股气息来临的时候,我的双眼朦胧,不自觉的哭泣了起来。

    “小橙子,你咋哭了呢?”

    胖子眉脸一皱,当即关切的问道。

    “没,没什么,我是高兴。”我缓缓的说道。

    现在的我已经不比从前了,经过了与终极的一战,我也对灵魂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当初哀面从欧阳菘瑞体内留下的,就是她的命魂,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灵魂。

    不过可惜的是,欧阳菘瑞的这个命魂一直处于沉睡的状态。

    我与她是一同成为人之终极的,我们的体内有很多的共通之处,我能感觉到欧阳菘瑞的命魂没有事情,但却找不到她沉睡的原因。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欧阳菘瑞并不是那种处于地狱,必须前往灵界的灵魂,但也不是那种已经摆脱了灵界束缚的鬼魂。

    她似乎处于某一个中间点的位置,就和我们人之终极的身份一样,处于生与死的中间。

    不过,既然欧阳菘瑞的命魂还在,那她就有苏醒的希望,至于欧阳菘瑞的身体,暂时我就没什么办法了。

    特别是那暗绿铁链,它究竟是什么,我根本不知道。

    至于终极,我到是有了一种猜想。

    道族之所以称呼终极的母族为“他们”,应该是不知道如何称呼这个种族。

    凭借着终极的表现,我感觉“他们”应该是与“魂”有关的一个种族,并且没有自己的身体。

    其他的情况,虽然还有所猜测,但我却没有终极的资料,仅仅是一面还真想不出来。

    “能陪我走走吗?”

    这时,霍东将我的思绪打乱,提出了这个邀请。

    我点点头,从宫老的身上,我已经可以看出风筝的强大了,对于这个华夏国中隐藏着的势力,我暂时还没有理由去抗衡它。

    我陪着霍东,走在这个由绿树红花组成的小道中,感觉是这么的悠扬,如果不知道的人看到这一幕,估计会以为我们是父子。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出来吗?”霍东缓缓的说道。

    “是因为体质吧。”

    我淡淡的一笑,眼神中露着些许的嘲讽。

    “你是怎么知道的?”霍东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宫老是一个国内外顶级的医科专家,就算风筝的势力再大,也不可能让一个如此重要的人物心甘情愿的陪我大半年。所以,宫老之所以会留在这里,主要是因为他愿意,而对于他这种人来说,什么才是让他心甘情愿留下来的原因呢?”

    我笑嘻嘻的看着霍东,看着他眉头微皱的表情,心中有了些丝丝的畅快。

    “我。只有我才能让宫老心甘情愿的留在这里。我的体质令他着迷,我曾经查过宫老的一些资料,他最为擅长的领域,正是人体构造学。”

    霍东听了我的这番话,不置信的点点头。

    “你成长了,比我们前几次见面都成长了,能学会用脑子来思考问题,这是一个好事情。”霍东缓缓的说道。

    “你既然承认了,那该我问一个事情了。”

    “什么事?”霍东疑惑的看着我。

    “为什么放我走?”

    我淡淡的看着他,看着这个军人,这个属于风筝的军人。

    我的身体经过了终极最后一步的改造,虽然改造的过程并不完美,但却依旧有了能够永生的可能。

    对于风筝而言,他们难道不想研究我吗?

    不想通过我研究出生命永恒的秘密吗?

    如果他们说“不”,那一定是骗人的。

    霍东听了这话,立即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略微尴尬的笑了笑,而后缓缓的说道:“对于你的研究,我们只能得出一个结果。“

    “什么结果?”我略有些紧张的说道。

    “不可复制。”霍东深叹了一口气。“从你被带回来之后,我们对你的研究就从未停止过,可我们除了得出你的细胞活力要比普通人高处千万倍之外,什么也得不到。千万倍的细胞活力,已经超出了现在科学所能研究的范畴了。”

    “所以,你们放过了我。”我诧异的看着霍东,这一切未免也太戏剧性了吧。

    “也不是,研究不出来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你父亲为我们做过了太多的事情,我们不能这么对待他的儿子。你的身份特殊,所以你自由了。”

    霍东说的这话还有点人情味。

    “那欧阳菘瑞呢?”我问了一个不切实际的问题。

    霍东很是伤脑筋的揉了揉太阳穴,最后无奈的说道:“如果是她在这里,那她很可能一辈子都出不去了。可问题是她不在,所以我们没有翻脸的理由。”

    我淡淡的笑了笑,这样的回答是在我的意料之中,对于我和欧阳菘瑞这种近似于永生的人来说,他们没有理由会放过我们。

    “能说下我父亲吗?”我淡淡的问道。

    “这到底是我找你谈话,还是你找我谈话啊。”霍东无奈的说了一句,最后只能摇摇头。

    “你父亲的资料属于最顶级的机密,包括二十年前新疆的事情也一样,我知道你想问这个。”霍东皱眉道。

    听了这话我只能无奈的耸耸肩,既然这些都是顶级机密,那自然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我没问题了。”我淡淡的说道。

    霍东听了这话,翻了翻白眼。

    “想进风筝吗?“霍东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难道我以前不是吗?”我微微一笑。

    霍东听了这话,嘴角一笑,而后拿出了一份资料。

    “把这个保密协议签了,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说。”

    我眉头微皱,什么事情还需要签保密协议。

    我匆匆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把保密协议递了回去。

    霍东在结果协议之后,看也没看就放在了一旁,他的这个举动十分让我怀疑那个保密协议的重要性。

    “齐成,你听好了,我现在要和你说的你不能对任何人说。”霍东郑重的说道。

    我乖巧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的可靠性。

    “我们怀疑道三爷没有死。”

    当霍东说出这句话,我眉头一皱,这怎么可能,道三爷就死在了我的怀中,这不会有错,而且他也不能承受的住乌褚的那一握。

    “这不可能。”我斩钉截铁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