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57章 校园鬼事(今天第三更)
    “你不愿意?”冯香蔓冷傲的扭回了头,淡淡的看着我。

    “我有妻子,她叫欧阳菘瑞。”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可她已经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我微微一皱,这件事怎么谁都知道?难道是冯晓苓说的?

    “您也说了,她只是走了,还并没有死。”我淡淡的说道。

    冯香蔓听了这话,微微一笑。

    “没想到老齐家还出了个情种,要是齐少松那老货有你这份专情就好了。”冯香蔓不屑的说着,说完双瞳还想上一撇,很显然她对我爷爷还是有很深感情的。

    “我爷爷已经走了,请您放尊重点。”我淡淡的说道。

    “哈,还挺护短,这性情我很喜欢,想必晓菱过去也不会受委屈。”冯香蔓优雅的说着。“不过结婚这事由不得你。这婚,你结也的结,不结也的结。”

    “你要逼婚?”我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不结就死?”冯香蔓的气势也骤然一升。

    形势,瞬间就剑拔弩张了起来。

    “奶奶,我的事情,我会解决的。”

    冯晓苓的声音当即从我的身后传来。

    “如此最好,三个月后,你不把他的人带回来,就把他的人头带回来吧。”

    冯香蔓冷笑一声,手指一动,再次打出了一个响指。

    我眼前的景色再次一变,这次竟然回到了我刚进屋的一刻,冯晓苓刚刚开了门,眼神发愣的时候。

    我再次走了进来,这次屋内没有冯香蔓,胖子和墨恋从我身后走进了屋内,放下了不少的东西。

    我的冷汗瞬间流了下来,难道我刚一进门就中了幻术?

    这时,我疑惑的看向了冯晓苓,冯晓苓的脸色非常难看,她匆匆看了我一眼,微微的摇摇头。

    我咽了一口气,看冯晓苓这模样,就知道我刚刚遇到的并不假。

    我看了一眼表,这个时间离我们下车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那就说明刚刚冯香蔓确实来过这里。

    看来,她也不想打扰了我出院的兴致啊。

    只是这冯家为何非要逼我成婚呢?

    我叹了一口气,不过冯晓苓既然不愿意说,那我也没有必要多问。

    冯晓苓下厨为我们做了一顿海鲜大餐,单从色泽来讲,这位冯大明星的手艺,那真是没得挑啊。

    油焖大虾,清蒸大闸蟹,鲍汁海参,海鲜汤那是应有尽有,色香味俱佳,足足做了一桌子的好菜。

    “齐成,多吃点,你要是吃不干净,我可是会生气的哦。”冯晓苓用威胁的口吻说道。

    “齐成兄弟,当哥哥的我只会当兵,也没什么好礼物送给你,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射击大赛时得到的一把枪,就把它当做礼物送给你好了。”墨恋笑着说道,并递给了我一把手枪。

    这把手枪是一款********,这虽然是一把制式手枪,但以墨恋的性格肯定会将它改造,而且看这把枪的表面,主人肯定非常的爱护。

    “多谢。”

    我笑着回应了他,收下了他的礼物。

    墨恋看到这一幕,高兴的点点头。

    我淡淡的一笑,由于士兵的工资普遍不高,所以就有互赠奖品的习惯,这把枪代表的就是墨恋的一份心。

    “既然,墨恋这个兵哥哥都送东西了,那咱这个当师叔的也不能小气不是。”

    胖子从身后郑重的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我。

    “这是什么?”我好奇的看着他。

    “自己看。”胖子一脸得色的看着我。

    我打开了盒子,里面居然装的是鱼肠。

    我兴奋的拿起了鱼肠,没想到这东西居然又回到了我身边。

    “师叔就知道你们老齐家的人离不开这个,在走的时候特意带上了这东西,回来之后就找了个师傅给你接了上去,这剑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它估计再也不能再陪你杀敌了。”胖子一脸遗憾的说着。

    “没关系,东西回来就行。”我爱不释手的抚摸着这把鱼肠剑,这把剑陪了我齐家几千年的岁月,也该到了退休的时候了。

    当晚,我们一起嗨到了半夜,我更是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醒来之后,我便辞别了冯晓苓,让胖子送我回到了学校。

    离开胖子,刚走进学校的大门,就遇到了宋小雪。

    宋小雪在看到我后,眉头一皱,但很快就当做没看到我,依偎在了一个男人的肩膀上。

    记得上次遇到她的时候,身边还有欧阳菘瑞,可现在却只剩下了欧阳菘瑞的命魂。

    我抚摸了一下人皇尊玺,瞬间感受到了欧阳菘瑞的气息。

    “你放心吧,欧阳。我一定会想办法唤醒你的。”我喃喃的说道。

    “齐成?”

    这时,我的身后传来了一阵惊呼。

    我回头望去,只见柳方正一脸纳闷的看着我。

    “真是你这臭小子啊,这大半年的你都跑那去了?”

    在确定真的是我后,柳方快步走上前来,一把搭在了我的肩上。

    我淡淡的一笑,说道:“伤筋动骨大半年,去爬山从山上摔下来了。”

    我随口回了一句,这是风筝给我做的记录,一切都是有迹可查的。

    柳方做了一个嫌弃的表情,而后义正言辞的说道:“这都是因为你的身边没有我柳大公子护着,要不然你那会造这份罪啊。对了,你家娘子呢?”

    “在家。”我淡淡的说道。

    “哦。在家就好,最近啊,学校不太平,叫她最好别来。”柳方神秘兮兮的说道。

    “不太平?怎么个不太平法?”我不解的看着他。

    柳方看了眼周围,然后悄悄的对我说道:“闹鬼。”

    “闹鬼?”我疑惑的看着他。

    柳方连忙捂住了我嘴,尴尬的看了眼周围,说道:“现在‘鬼’这个字已经是学校的禁忌了,你可千万不能说。”

    我无奈的耸耸肩,然后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问道:“现在能说了吧。”

    柳方点点头,指着操场说道:“上个月的时候突降暴雨,咱这操场你也知道,年久失修,所以一场大雨过后,那就不能用了。学校便准备花钱重建,可这重建不要紧,在挖开这操场后发现,这操场的地下竟然是一个万人坑。”

    “万人坑?”我呼的一惊,这学校地下有万人坑,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

    “最诡异的是,这万人坑里的尸体,据说都是以‘卍’字排列,而那最中心的一点,则有这一座棺塔,在这棺塔上则是贴满了符咒。”柳方道。

    “这么神秘?”我的脸色有点难看了。

    “这还不算,从那挖掘后的泥土来看,我们脚下的操场下还贴着无数的符咒,而且极有可能还刻了一个阵法在上面,可惜这些被铲车给破坏了,只留下那棺塔上的符咒。”

    “所以出事了?”我立马问道。

    柳方郑重的点点头,说道:“当天学校就把操场给封了,可惜夜里有几个学生不听话,撕了那符咒,打开了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