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62章 身负诅咒
    在秦岭的时候,胖子确实说过我有一个小姨。

    而且在我出身时,就是我小姨帮我接的生。她也是世界上,最先知道我出生的五个人中的一个。

    其余的四个就是我的父母、爷爷和胖子。

    原本我以为我不可能再见到我小姨,没想到现在却得到了这个消息。

    对方和我说了一个地址,让我明天早上去找哪里找她。

    在挂了孔灵灵的电话后,我直接一个电话拨给了胖子。

    “小橙子,你师叔我就靠晚上养膘了,你这一个电话,你知道要耗费多少脂肪不。”

    电话那头传来了胖子愤怒的声音。

    “我,我小姨联系我了。”我断断续续的说道。

    “你说什么?再重说一遍?”

    胖子在那头直接惊呼了一声。

    “我小姨联系我了。”

    无奈,我只能再次说道。

    “赵曼筠?”胖子缓缓的说出了名字。

    再遇胖子通完电话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的小姨为何会突然找我呢?

    这二十年间,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有个小姨的存在,可现在她居然主动找我,这次的见面真的会单纯吗?

    “是谁?”

    这时,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怒吼,回头望去,只见那操场边上的一个巡逻员发现了我。

    我哪里会让他逮到,几个来回便将之甩掉了。

    唯一可惜的是,那晴儿的棺塔我并没有烧掉。

    我出了校门,连夜打了一个车,便直奔万古阁。

    等我到了万古阁中,胖子早就醒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张老照片。

    在见到我后,胖子便将照片带给我了我。

    “这是那赵曼筠的照片,你先看一看。”

    我接过了这张照片,照片有点泛黄,上面有四个人,两男两女。其中一个应该是胖子,另外的那个男的就是我父亲齐弘一。

    那时候胖子还很小,虽然体型已经凸显,但个头还比较的低。

    另外的两个女孩是一对姐妹花,模样都很漂亮,很有东方女性的知性美,打扮较为朴素。

    “长发的那个是你妈妈,扎着马尾的就是赵曼筠了。”

    我听了胖子的话,眼神在那个长发女子上留恋不宜。

    我从小只有一张我妈妈的照片,还是一个证件照,除了这个模糊的相片外,我就只知道我母亲叫赵曼华了。

    没想到连我都没有的照片,胖子这里居然还有张全身照。

    “我妈和我小姨都是干什么的?”我随口问道。

    “她们都是考古学家,出身在一个考古的世家中,听说当年你父亲和你母亲是在一次考古研究中认识的。其余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听完胖子的话,我才去看了我小姨的模样,她和我妈妈除了发型有些区别外,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明天你和我一起去见她吗?”我缓缓的问道。

    胖子听了这话,有点小尴尬,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不去了。

    “赵曼筠的话我就不去了吧。”

    胖子的话有点吞吐,这两个人之间肯定有什么秘密,但胖子死活不开口,我也只好作罢。

    后来我又与胖子聊了一会,便各自睡了。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我打车来到了一个市中心的咖啡屋前。

    我的小姨赵曼筠就是与我约在了这里。

    我刚上了二楼,孔灵灵就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一把拉住我的手,把我拽到了一处包间前。

    “进去吧!”孔灵灵一脸兴奋的看着我。

    “你咋是这表情?”我无语的看着孔灵灵,虽然只见过一晚,但这个有点天真的女刑警还是给了我很深的好感。

    孔灵灵当即便做出了一个怒脸,一把将我推进了包间中,而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你这孩子,咋还是不知道轻重呢?”

    这时,包间的深处传来了一句责备般的话语,但从语气上来听,这其中根本没有任何的为难。

    “妈!!!”

    这时,孔灵灵托着长长的尾音,一脸撒娇的走到了一位中年妇女的身边。

    从这位中年妇女的样貌上来看,她的确与那照片上的赵曼筠长的很是相似。

    “都长这么大了,和你爸爸还真像。”

    赵曼筠笑吟吟的说着,并示意我坐下。

    我做到了赵曼筠的对面,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

    “你是不是不知道我的存在?”

    赵曼筠率先开了口,脸上还保留着微笑。

    “王进凯曾经跟我说过您。”我淡淡的说道。

    “王进凯?那个小胖子?”赵曼筠在听到胖子的名字后,直接笑出了声。

    “他咋评价我的?”赵曼筠笑呵呵的说道。

    “没咋评价您。”我实话实说,胖子根本不愿意和我多说赵曼筠的事情。

    “这样啊,那就算了。”赵曼筠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还真别说,虽然只是聊了两句,但我对赵曼筠却有了一个不错的印象,也许这就是血缘关系的力量吧。

    “好了,不说他了,咱们说说你吧,你是不是认识霍东?

    赵曼筠的话,顿时让我警觉了起来。

    我点点头,示意自己认识。

    “灵灵,你先出去一下。”赵曼筠对着孔灵灵说道。

    孔灵灵听后,便撅起了小嘴,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

    “霍东这个人你对他了解多少?”赵曼筠说道。

    “一点点吧。有什么问题吗?”我不确定的说道。

    赵曼筠叹了一口气,然后便从身边的包里取出了一封信。

    我结果了信件,拆开一看,里面的署名竟然是我的爷爷。

    “因为你们齐家的身份特殊,所以我在20年前,将你交给你爷爷之后,便只留下了一个联系地址。可最近,这封信却邮到了那个地址。信里说你爷爷已经走了,叫我保护好你。”赵曼筠道。

    我听到这里,就急匆匆的开始看起了这封信。

    与赵曼筠说的一样,我爷爷的确是让她代为照顾我,怕的就是我被他们找到,并将我的身份和情况都写在了信中。

    如果我猜的不错,我爷爷所说的他们,应该指的就是风筝。

    我看了下发信的时间,竟然比我回家的那天还要早。

    “我接到信之后,就开始找你,可你却始终没有回到学校,我便拜托了施红伟教授在学校找你,可他最后却告诉我你被霍东带走了。后俩,我多方打听才知道,你的罪名居然是越狱,但手续却并不全,受害人也并无大碍,我就知道你已经与霍东接触上了。”

    我眉头微皱,在看完信件后的第一个反应竟然不是感动,而是怀疑。

    我爷爷的性格我了解,他是那种轻易不会求人的类型,是什么原因让他要写信让赵曼筠照顾我的呢?

    我看了一眼赵曼筠,这个是一个非常具有东方魅力的女性,大方,知性,温柔。

    但这样的一个女人是保护不了我的。

    “霍东和风筝会加害我吗?”我不解的问道。

    赵曼筠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这倒不是,风筝和霍东并不会加害你,你父亲就曾经是风筝的一员。只不过你的身体不好,如果加入了风筝,他们会让你做很多危险的事情,做长辈的都希望你们能长寿,风筝做的事情太危险了。”

    “我可不可以先问一下,为什么您和我爷爷都说我的身体不好?”我疑惑的说道。

    “你不知道吗?”赵曼筠狐疑的看着我。

    我微微的摇着头。

    “哎!其实你身上是沾了诅咒,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起初我们预计你是活不过二十岁的,但你爷爷是个能人,他硬是用别的办法,让你活了下来。”赵曼筠缓缓的说道。

    “诅咒?”

    我当即懵掉了,我爷爷走的时候,老李头就曾说我从小身子不好,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病,可现在却成了诅咒。

    “呜!呜!其实这个病不光你有,你妹妹也有。”

    这时,赵曼筠哀叹一声,悲落的说道。

    “孔灵灵有和我一样的病?”我不解的看着赵曼筠。

    “不,灵灵并不是我的孩子,她妈妈在生她的时候过世了,他爸爸是带着她和我结的婚。虽然她不是我亲生的,可是我把她当做了亲闺女,这孩子从2岁开始就跟着我了。”

    “哦,是这样啊。”

    我说看着孔灵灵一点也不像赵曼筠。

    “身染诅咒的是你妹妹,蓉蓉。这孩子恐怕也活不过三十。”

    说完这句话,赵曼筠整个人便哭了起来。

    一时间,我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这到底是什么诅咒?”我急忙问道。

    “降头术,是古老夜郎国的将头术,根本解不了。这个诅咒已经粘在了我身上二十多年了,还遗传到了下一代。在你出生的时候,我们才知道这个诅咒有多可怕。后来,我自己不敢生,就找了灵灵的爸爸。但时间的推移让我有了侥幸,可没想到蓉蓉生下来依旧带着那诅咒。”

    赵曼筠说道这里再次嚎啕大哭了起来。

    听到这里,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之后,赵曼筠便说了这个关于诅咒的来龙去脉。

    整个的事情还要从我父母的结识说起。

    赵曼华与赵曼筠是一对姐妹,两人相差只有一岁,而且都是考古方面的硕士,对古代的文化非常的痴迷。

    偶然的一次机会,两人参加了导师所组织的一次考古队,准备去贵州,实地考察一番夜郎国的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