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66章 灵魂是把双刃剑
    “你们怎么知道这是降头术的?”我疑惑的看着赵曼筠。“这种下咒的方法虽然像极了降头,但降头必须由被下降者的物品,那撒骂王显然机会没有这些啊。”

    “小家伙,你懂的还不少。不过降头术是如何操作的你知道吗?”赵曼筠微笑的看着我。

    我摇摇头,对于降头我并不知道太多,但欧阳菘瑞曾经说过,降头和痋术都是源自上古道门,是道族灭亡之后,人类自己研制出来的,如果确切的讲,那应该是源自商朝之后的旧道门时期。

    上次的通天城一行,我虽然对上古道门的来源与毁灭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但关于旧道门的事情,我们却是没有半点的消息。

    而这旧道门,才是关系到戏志才和徐福的关键。

    “呵呵!知道你就不懂,这降头术之所以需要被下降者的物品,则是因为人身体的毛发和时常使用的物品,会带有主人的一定的灵魂。降头就是通过灵魂之间的联系,将厄运带到被下降者的身上。”赵曼筠道

    “这也就是说,你们在那夜郎大殿的时候,撒骂王是直接通过灵魂在你们身上施展诅咒的。”

    “对,那撒骂王就是通过那石棺给我们降下的诅咒,这个诅咒对我们这一代影响并不大,最主要影响的是我们的后代,而且一代比一代严重。具体的表现,就在寿命上。”赵曼筠道。

    “这你们是怎么看出来?”我不解的问道。

    “在解决掉撒骂王后,我们还在城里进行了一番搜寻,找到了那关于石棺的线索。”赵曼筠道。

    “石棺吗?”

    我喃喃自语了一声,低头看了眼自己手指上的人皇尊玺。

    那石棺上面的五面都与人皇尊玺的有关,同样的喜怒哀乐威。

    我对人皇尊玺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但它的全部作用至今还是一个迷。

    “对,石棺。那石棺很大,起初也根本不是撒骂王的陵墓,而是一个祭台。”赵曼筠缓缓的说道。

    “祭台?”

    祭台的作用一般是用来供奉先祖,或者祈求神灵。

    夜郎古国的那些人居然会做一个与人皇尊玺如此相像的祭台,再加上他们那诡异的半人半鬼体质,很明显他们与那道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个祭台与我们平常使用的祭台作用并不一样,它的目的是为了养魂。根据我们在那夜郎古国找到的资料来看,那石棺曾经是盛放某物盒子,但我们爱那石棺中却什么也没找到。”赵曼筠道。

    “养魂?也就是说那撒骂王能在这几千年中,依旧保持着自己的灵智是因为这石棺了?”

    我淡淡的道,对于赵曼筠说的后半句话,我直觉感到那石棺和这人皇尊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没错,你果然比你爸爸可要聪明多了,一点就透。”

    赵曼筠的这句话虽然是夸奖,但我却略微尴尬了起来,毕竟那笨的人,是我爸爸。

    “那石棺的主要作用就是养魂,对灵魂有着强烈的增幅作用,而撒骂王通过它对我们下的诅咒,增强我们的灵魂之力。”赵曼筠严肃的说道。

    “增加灵魂?这也能叫诅咒?”我不解的看着赵曼筠。

    “人的身体和灵魂是匹配的,如果在年纪太小的时候拥有太过强大的灵魂,那灵魂就会把人的身体给压垮,从而影响寿命。这在我们看来就是诅咒。”

    赵曼筠郑重的说道。

    我听后,也缓缓的点点头,灵魂之力的增强,对普通人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但寿命却不一样,对每个人都是息息相关。

    “灵魂是有一定重量的,我曾经做过一个实验,人在死之前和死之后的体重会相差30克到60克,越聪明的人,死后体重相差的也就越多。”赵曼筠道。

    “你的意思就是说,撒骂王的诅咒让我们增加了灵魂之力,虽然会让我们变的聪明,但这种强行附加的灵魂之力,会在小时候给我们的身体造成太大的负担,最终影响我们的寿命。”

    我缓缓的说出了这句话,得到了赵曼筠肯定的答复。

    我深吸了一口气,没想到我从小得的病,压根就是不在身体上。

    灵魂,问题居然会是这里,怪不得他们要称这位降头术了。

    这时,我再次想到了欧阳菘瑞,对于灵魂的研究,道门肯定要比我们深的多。

    “那蓉蓉表妹怎么样了?”我疑惑的看向了赵曼筠。

    “从小体弱多病,但非常的聪明,我们找过国内外很多的医院,但他们连解决的办法都没有。”赵曼筠有些落寞的说道。

    “去过龙虎山吗?”我悄悄的问道。

    “去过。正是他们的道士帮蓉蓉滋养了灵魂,要不然她现在的情况会更加的危险。”

    听到这些,我略微的庆幸起来。

    如果不是我爷爷一直坚持不懈的救我,我估计也和蓉蓉表妹一样体弱多病吧。

    砰的一声,我们包间的门被猛的推开。

    “你咋还是这么闹腾,如果你以后还这样,就不用去警局了,我请个阿姨来给你教礼仪。”

    赵曼筠脸色很是难看的盯着孔灵灵。

    我也好笑的看着她,这个姑娘,可真够莽撞的。

    “这个以后再说,你昨天让我找的那个人,找到了。”孔灵灵兴奋的对我说道。

    “是柳方吧。”我淡淡的说道。

    “对,就是这个名字。你怎么会知道?”孔灵灵瞪着大眼看着我。

    “小姨,我就先走了。过几天去再登门拜访。”我和赵曼筠告了一个别,没想到这警方的办事效率还挺快。

    “恩,你先忙吧。”赵曼筠微笑着说道。

    我和孔灵灵出了咖啡厅,便上了一辆警车。

    “我妈都和你说什么了?”孔灵灵笑着问道。

    “你难道没偷听?”我笑了笑。

    孔灵灵一听这话,脸蛋猛然一红,很显然,她的确是偷听了,但这包间的隔音效果好,所以没听真切。

    这不,刚一上车就开始问我了,赵曼筠既然不让她知道,我哪里会告诉她。

    “蓉蓉身体怎么样?”我转移了一个话题。

    “很差。从小蓉蓉的身体就很差,现在更是已经到了行走艰难的地步了。我曾经无数次的想把我们的身体换过来,她是那么的小,还没有享受过这人生了。”

    孔灵灵悲落的说着,说完眼泪就掉了下来。

    “对不起!”

    “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

    我们说完这些,车里的气氛就变的尴尬了。

    孔灵灵或许涉世不深,但她的基本功却是尤为扎实,至少这开车的水平,那是一等一的好,表现出了一个刑警应有的专业素质。

    警车已经极快停在了一座夜总会的门前,但我们还是来晚了。

    因为在这夜总会的周围有多辆损毁的警车,一看就知道经过了一场大战。

    那些没受伤的警察,则是一脸警惕的举着枪。

    “呵呵!齐成啊!我就知道这里面有你的份,枉我平日对你那么好,你把这些警察招来,对得起我吗?”

    我刚一下车,没走几部,那夜总会的喇叭里就响起了柳方的声音。

    “你们这些臭警察给我听好了。如果你们还想让这里面的人活着,那就让齐成一个人进来。要不然,我就开始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