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78章 第 欧阳菘瑞的所在地
    “与我父亲的失踪有关?那是什么物质?”我急忙问道。

    “那是一种特殊的细胞,这种细胞的结构可以使人体更具有活力,能延长人的寿命。”霍东郑重的说道。

    “这种细胞应该有很大的缺陷吧?”

    我缓缓的问道,我相信如果真有这种细胞的话,那风筝何必再去执着于“终极”。

    霍东满意的点点头,说道:“不错。我们在你父亲和托斯洛夫身上找到的这种细胞已经死亡,复制出来的细胞不仅没有那种活力,反而更像是我们自己的普通细胞。”

    “那道三爷身上的呢?”我疑惑的说道。

    “他身上的细胞活力非常旺盛,虽然复制体依旧无用,但一旦注入大量的这种细胞,可以使人的寿命大幅增加,这种细胞虽然与你的还无法相提并论,但也已经相当不错了。”霍东道。

    “这个才是你们霸占道三爷尸体的真正原因吧。”我嘴角微微一窍。

    霍东并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你是学历史的吧。”

    “考古。”

    “都一样。既然你知道历史,那也该知道,历史中那些卖弄聪明之人的下场吧。”霍东淡淡的说道。

    “这算的警告吗?”我无所谓的说道。

    “是!”霍东冷冷的说。

    虽然和我预料中的结果一样,但我心中依旧觉的不是滋味。

    但霍东能告诉我这句话,说明他已经把我当成了自己人。毕竟在这种地方,愿意说真话的人,往往比那种背后捅刀子的人要好的多。

    “我明白了。”我点了点头。

    “现在的情况是,这种细胞在道三爷的身体中虽然很有活力,但却是不可再生。道三爷在三年前曾经接触过我们,那次对他的检查中,他的细胞还不具备这种能力,而且在他死时,他的细胞如果是这个样子,那他也不会死。”

    霍东说完,便住嘴不言了。

    霍东的话虽然没说完,但我也听出了霍东的意思。

    他饶了这么大的圈子,就是在说道三爷的细胞是在死后才发生变化的,我的人皇尊玺没有那种能力的。

    能让道三爷细胞发生变化的只有那第六座门。

    “我怀疑,这种细胞的产生与我们拍摄到的那个道三爷灵魂有关。换句话说,这种细胞并不是自然产生的,而是通过灵魂的变化,自然形成的。”霍东缓缓的说道。

    在霍东告诉我道三爷的鬼魂是在他死后第一天就出现之后,我就想到过这个可能,但那个时候的我并没有将我的想法告诉霍东。

    但现在霍东自己知道了,那风筝对道三爷鬼魂的抓捕,也肯定开始了。

    “虽然我父亲身上曾经有过这种细胞,但那又能说明什么呢?”我不解的问道。

    霍东看到这里,微微一笑,说道:“你父亲第一次失踪是在20年前的新疆,他和托斯洛夫身上都带有这种细胞。而道三爷的身上也有这种细胞,那就说明你父亲第一次失踪的地方,与欧阳菘瑞消失的地方,是同一个空间,我们对你父亲的第二次失踪做过调查,地点也在新疆。”

    听到这里,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悸动。

    虽然霍东这么说是在帮我,但他的真实想法,其实是要让我去一趟新疆。那种特殊的细胞是风筝的秘密,再把他想的夸大一点,也可以说这是风筝成立的缘由之一。

    20多年来,风筝肯定想知道新疆当年发生的事情,背后又有什么样的秘密,但他们行动的收获一定不多。

    至于,道三爷身上的特殊细胞和我父亲消失的关系,不能说没有,但却十分牵强,这次他将欧阳菘瑞和我父亲扯进来,就是为了让我上钩,替他跑一趟新疆,查一查那新疆背后的底。

    “哦!”

    我故意做出了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

    霍东眉头微皱,说道:“你不会不知道我的意思吧?”

    我微微一笑,点点了自己的太阳穴,说道:“人不能太聪明。”

    我将刚刚霍东送给我的话,直接还了回去。

    霍东一愣,翻了翻白眼,最后苦笑了一声,说道:“去不去?风筝可以给你提供一切资源。”

    “你的这招算是阳谋吧。虽然用的有些卑鄙,但我不得不承认,你成功了。不管是我父亲还是欧阳菘瑞,都不是我能放下的。不过这次去新疆,我要自己选人。”我淡淡的说道。

    “不错嘛!都准备开始组建自己的小分队了。”霍东笑嘻嘻的说道。

    我没有否认这点,我确实准备建立自己的势力,刚刚的海明瑞明显不是风筝的预备成员,但他的车技确实不错。

    “可以,你自己去挑吧。每一个风筝的正是成员,都可以组建自己的小队。”霍东笑道。

    “你似乎知道我会这么说?”我眼神微微一冷。

    霍东同样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去过夜郎古国的,并不是只有你们家的人啊。”

    霍东这话说的很含蓄,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但却告诉了我很多层意思。

    第一:我与赵曼筠的见面,他已经知道了。

    第二:他也收到了那夜郎古国的诅咒,所以,他的灵魂能力也增强了,换句话说,变聪明的不只是我一人。

    第三:他与我齐家有旧,我父亲曾在夜郎古国救过他的命,他是感恩的,所以不会害我。

    “外面那个人就是你准备的吧?”我淡淡的说道。

    “对!”霍东很爽快的承认了。“小海的车技非常棒,枪法也很好,是个好苗子。”

    这已经算是很明显的推荐了。

    我淡淡的看了一眼霍东,脑中闪过很多的想法与可能。但最终,我选择相信霍东。

    “人我收了,能说下二十年前的事情和风筝的结构吗?”

    霍东点点头,说道:“二十年前的事情,我没办法细说,这是机密。但我却可以告诉你,它和你们八大家有着直接的关系。至于风筝的结构嘛?”

    霍东有些难为情的摇着头,看来风筝的内部结构也是机密啊。

    “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这里面的结构,我也不是很懂,越是深入了解,越是发现这里的水太深。你知道组织为什么要叫风筝吗?”

    “说说看。”我好奇的问道。

    “风筝飞在天上,看似自由,但却有一根极细的线拉着它。所有人都能看到风筝,但不一定能看到那个拉线的人。我们就是那个风筝,我们的身上都有一根线,至于这线在谁手里,我们都不知道。如果你非要了解,那只能靠你自己,但千万不要让人割断了绳。”

    霍东煞有所指的说道。

    “明白了。”

    我不得不赞叹了,这风筝的神秘程度,已经远超我的想象了。

    霍东是没必要和我说假话的,因为他完全可以告诉我一些风筝的事情,我也不会去怀疑他。

    但他依旧没说,这就说明他接触到的风筝内幕,并不一定都是真的,而如果我也去查,则不要让人看出来,以免陷入陷阱。

    这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虽然可以获得短暂的自由,但它的结局,只有灭亡,再也没有了飞在空中的机会。

    “你不会把我叫到这里,就是在门口说点这个吧。”

    我开了一个玩笑,环顾了下四周的环境,那特殊细胞的构造,霍东是没有权利给我看的,而我对一个细胞也没什么兴趣。

    “当然不是,除了道三爷的那个细胞组织外。我们在这里还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霍东神秘兮兮的说道。

    “是什么?”我淡淡的说道。

    “撒骂王的棺椁。”霍东神秘的一笑。

    “撒骂王的棺椁?就是那个与人皇尊玺很是想象的那个?”我略有些惊讶的说道。

    我惊讶的并不是风筝将撒骂王的棺椁弄了回来,而是风筝居然会让我见到它,难道他们就不怕我见了这东西“不小心”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