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79章 玺之魂
    霍东带着我在这个所谓的监狱里一直走着。

    说是监狱,其实这里的环境除了不能看到阳光之外,那都是非常不错的。

    这里有假山,有喷泉,还有健身房,简直就是一个高级养老园啊。

    至于这里的犯人,则都是悠闲的坐在一起,彼此聊聊天,下下棋,吵吵嘴。

    “这里是监狱?”我有些不相信我的眼睛了。

    “是的。是不是觉的很羡慕?”霍东笑吟吟的说道。

    “对啊,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养老院啊。”

    “这里关押的并不是那些穷凶极恶的犯人,而是一些很偏门的人才。虽然他们不能从这里出去,但享受的待遇却绝对是很棒的,就算是有哪方面的需求,也是可以定期配额的。”霍东笑道。

    “都是那些方面的人才?”我好奇的问道。

    “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我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他们能做的事情,绝对配的上这里的待遇。”霍东神秘的一笑。

    我暗骂一声老狐狸,便不再去管这些事了。

    这个和养老院一样的地方只是监狱的第一层,在这一层下面还有一个门。

    过了这个门,那就是第二层了。

    撒骂王的棺椁就在这一层里,霍东带着我进了其中的一个门内,里面放着的赫然就是我小姨说的那个撒骂王的棺椁,也是我们家中诅咒的关键。

    当我亲自看到这个棺椁后,我手中的人皇尊玺微微一紧。

    虽然内心很紧张,但我依旧努力保持着镇定。

    “这个撒骂王的棺椁,在被我们弄回来之后,给它来了一个全方面的研究。研究的资料显示,它的身上的材质地球上根本没有。”

    霍东淡笑的说着。

    当我听到这话,我就知道今天霍东又要开始引诱我了。

    我亲手抚摸在这棺椁之上,一股冰凉的感觉瞬间袭遍全身,这棺椁的表面非常的柔和,似乎并不是一种石头,但也绝不是一种金属。

    我用力抬了下这个棺椁,棺椁并不重。

    而就在我的手与棺椁接触的一刹那,这棺椁上突然显出一阵寒气。

    与此同时,人皇尊玺上的五个人面和棺椁上的五个人面都同时发出一阵白光。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似乎是在倒流,十个指尖顿时全部渗出了鲜血。

    而这鲜血的颜色,竟然红中带黄。

    “这是怎么回事?”

    我有些惊讶的问道。

    “不知道。”霍东的脸上也显现出了一丝惊讶。

    “这两个东西在你手里的时间,可是比我多。”我有些愤怒了。

    “时间再多也没用,它们虽然长的像,但在我们手里却是一点反应都没。”霍东的脸色也已经有些惊恐了。

    霍东的表情看上去并不像是作假,这两个东西这么像,肯定会做很多的实验,如果真的有所反映,那也不会等到现在。

    就这么短短的几秒钟,我的十指已经从渗血变成了流血。

    我努力的想要离开这里,但刚刚还很轻的撒骂王棺椁,已经变的无比沉重。

    “海地轮,开!”

    我爆喝一声,但瞬间提升的力量,却也不足以让我的双手离开棺椁。

    “脐轮,开!”

    双轮齐开,可以说是我当前最强的力量了,但即便如此,我的双手也依旧无法离开这撒骂王的棺椁。

    “你先别急,这个未必是坏事。”霍东脸色有点难看的说道。

    “不是坏事?”我冷笑一声。“现在的我的双手一直在流血,按这样的速度,我会在5分钟后失血而亡。你和我说不是坏事?你到底是何居心。”

    “齐成,我没有理由害你。这两个东西的联系是个人就能看出来,我叫你来也是为了一起研究它。”

    霍东也火了,现在的这种情况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娲,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既然霍东帮不了我,我就只能找娲这个活化石了。

    “主人,这个东西我也没见过。”娲也无奈的说道。

    “那你知道这人皇尊玺的来历吗?”我焦急的说道,希望从这上面能有所突破。

    “人皇尊玺是五玺之一,一直属于娲祖,但却出自伏羲大人之手。但伏羲大人曾经说过,这五玺事关重大,绝不能出任何的差池,所以在制作的时候特意将五玺的魂魄封印。”

    “五玺的魂魄?”

    我暗自嘀咕了一声,立即想到了先前通天城里遇到的红头恶鬼符。

    那红头恶鬼符明显有自己的灵魂,并曾经操纵了张灵素。

    难道这个撒骂王的棺椁就是那五玺的灵魂封印之地?还仅仅只是人皇尊玺的?

    随着我的血流入这棺椁之中,这棺椁的颜色也渐渐变成了红黄之色。

    “主人,虽然我不知道这东西来自什么地方,但以我们那个时代的经验来看,它只是将您的精血作为破开封印的钥匙。而您是人之终极,造血极快,短时间内不会对您造成太大的伤害。”娲缓缓的说道。

    我何尝不知道自己的造血速度快,但即便是再快,也不经不起这样耗费啊。

    突然,这棺椁的同时爆出四声喝吼,正是那喜怒哀乐四个人脸的声音。

    当这四个人脸变成血红色之后,这棺椁上便飘出了四个红色的人脸。

    这死个红色的人脸,在围着棺飞了两圈之后,直接飞向了我的右手,消失在了人皇尊玺之上。

    但也就是这一刻,这棺椁吸血的速度大增,我瞬间被其吸在了棺椁之上,仅仅只是三个呼吸的时间,那威面就已经全变成了血红色,威喝一声,直接冲入了人皇尊玺之中。

    威面进入了我的身体,但这还不够。

    棺椁一直在吸收着我的鲜血。

    即便是以我的造血量,也跟不上了这棺椁的吸收速度。

    难道要等那人皇尊玺上的“太”字也出现,才会放了我。

    人家是度日如年,而我则是度秒如年,如果再被它吸下去,我非成干尸不可,我现在已经在祈求苍天了。

    也许是苍天真的听到了我的呼唤,这棺椁不再吸收我的鲜血,将我弹了出来,而那最后的一个“太”字却始终没有出现。

    我在被弹飞之后,这个撒骂王的棺椁是瞬间崩塌,但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个棺椁里面居然真的有一具尸体。

    不过就在这时,我却听到了更加吐血的一个声音。

    “里面果然有一具尸体。”

    在听到这句话后,惊鸾瞬间浮现,伸手一掷,直冲霍东而去。

    那霍东似乎早有防备,在惊鸾掷出的一刹那,便闪身过去,但我那里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他,纵身一跃之后,飞身一脚,直冲他的面门而去。

    霍东伸手挡了下来,并伸手一指。

    “你看他是谁?”

    霍东爆喝一声,我这才向那尸体的面容看去。当我看到这幅熟悉的尊容之后,我的冷汗瞬间流了下来。